. 患者可憐醫師無辜,一切都是疾病使然

八月十九日報載十多名接受「胸腔鏡交感神經阻斷術」的手汗症患者,汗水潺潺,滿身大汗群聚衛生署抗議手術不仁道,因為「代償性出汗」讓他們苦不堪言,患者困境的確值得同情。問題是無理性的抗爭只會模糊焦點,而追根究底,一切根本就是疾病使然,而今至少他們的手汗症不是已解決了嗎?在法律上醫師唯一必須要澄清的是手術前對「代償性出汗」的後遺症是否已有善盡「告知後同意」的義務了?也就是說手術前神經外科醫師對該手術的後遺症,有否說明清楚?而患者有否充分瞭解後才簽字同意?還是醫師為賺健保給付,強押患上手術台,不接受「胸腔鏡交感神經阻斷術」,誓不放人?

醫師告知後同意的說明義務,依今年4 28 日新醫療法第六十三條第一項「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和以前舊醫療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規定的說明內容文字,一模一樣,即依法諺「明示其一,排除其他」的原則,醫師只要說明了1.手術原因2.手術成功率或3.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足矣!,因為法諺亦云:「省略規定之事項應認為有意省略」,換句話說,除了此三點之外,其他有關醫療機構可以說明告知之內容,還可能包括說明處置、用藥及可能之不良反應,有否其他替代治療的可能性,或讓患者自己選擇醫療方式等等就都可合法的不須多言。

今天造成患者如此憾事,大家莫不同情患者,怪罪醫師,卻都忘了一件事,其實

患者可憐,醫師無辜,一切都是疾病使然。誠如神經外科泰斗高明見立委所言,此項手術,針對某些職業如電工的手汗症,因為他們工作時會有觸電的危險,所以有時「胸腔鏡交感神經阻斷術」也是種不得不為的必要之惡。今日醫療糾紛所以那麼難解難分,患者對資訊的閉塞固然其來有自,醫師無端承擔疾病原罪,種種莫須有的罪名,也是罪魁禍首。現在婦產科醫師連超音波沒照出手部細微畸形,動輒就要承擔妨礙「生育自主權」和「墮胎選擇權」的滔天大罪,好像照了超音波,音波就造成手部裁肢不發育似的罪大惡極。

民代立委譁眾取寵,不分青紅皂白隨意指責醫師,更形惡化醫病關係,反倒忘了去提醒孕婦懷孕初期不要吸煙喝酒,更不要亂吃了什麼成藥仙丹的不小心。今日醫師多做多錯不做不錯, 難怪許多優秀的醫學生畢業後對皮膚科、耳鼻喉科趨之若鶩,婦科、外科根本缺乏誘因吸引優良頂尖份子去從事研究發展,真是浪費大好人材。現在醫界早已焦頭爛額,十年後新陳代謝,大老枯萎逝去,台灣醫界要靠誰來承先啟後?唯一可肯定的是,這絕對不是今後民眾百姓子孫之福! (930820)

. 安胎不要吃中藥?

有一位近四十歲高鹷婦女,好不容易第一次懷孕了,因為下午陰道出血,下腹不適,有月經要來的陣痛感,趕緊找鴨嘴大夫安胎。超音波檢查發現胚始發育有點不良,正擔心會有受精卵萎縮之虞,而再三要她完全臥床休息外,還要她使用口服的天然黃體素安胎。忽聞患者告知有某中醫師警告她說那種安胎藥會致癌症,千萬不可以吃!就開了一大堆黑漆媽污的中藥草「安胎應」給她喝。該中醫師再三強調,明知道患者老年得子,趁機恐嚇她說吃了天然賀爾蒙會致癌,對大人孩都有危險,絕對不能吃!更令她心服口服…。因為這是鴨嘴大夫第一次聽到有中醫師會主動惡意攻擊西醫,而且居然會用這麼荒謬,沒常識的中傷話語,真是大開眼界。如果患者真的誤聽了該中醫師的胡說八道,因而流產了,其不作為的過失行為,是否也要承擔醫療責任?不無可疑!比較起來鴨嘴大夫就中肯務實多了,口服的天然黃體素是從懷孕三個月以上的婦女尿液中提煉出來的,因為此時胎盤會大量產生這種黃體素,如果中醫建議需要安胎的患者去喝懷孕三個月以上的孕婦的尿,還算比較有學理根據。

另外因為連鴨嘴大夫都曾請教過中醫大師,其實中藥「安胎應」是在用在懷孕晚期.如妊娠七八個月時早產安胎才用的。一個原則!懷孕初期三個月時,胚胎器官正在分化—無中生有,最好什麼藥都不要吃就是了。尤其中藥「安胎應」一大堆藥材,中醫師只知道有安胎結果不知道內容成份是什麼?就是知道內容成份分子式是什麼,又怎可能知道其藥理作用在那裡?即使知道藥理作用,又怎可能知道其劑量含量有多少?一大堆藥材中究竟含有重金屬否,天知道?除非是正統的中醫師,江湖術士什麼時候要騙要誑都沒有關係,但對懷孕前三個月的孕婦務必要請鬆鬆手,不要再鼓勵患者亂吃連中醫師都不可能知道藥理作用的一大堆藥材「安胎應」。

最後患者看到鴨大夫氣得義憤填膺,正義逼人,講得口沫橫飛,滿臉正氣,還以為不過是中西之爭,職業情結,商業競爭,行銷策略,居然隔岸觀火起來,真是又應了鴨嘴大夫一句名言「自古多情空餘恨」,枉費鴨嘴大夫的一番嘮叨雞婆。(930819)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