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好痛,好癢!

有一位相當老實的病人不善言辭,每次來看鴨嘴大夫時,她的對話只有一句:「好痛,好癢!,音調和表情都聽不出有什麼程度上的區別。初次來門診的時候,外陰部果真因發炎特別的紅腫,而且真的有潰爛傷口,還卡一層膿在上頭;經過鴨嘴大夫局部用硝酸銀藥水燒灼封隔之後,並囑早晚使用優碘藥水坐浴及擦消炎藥膏。兩天回診發現治療後,原來發炎的部位紅腫已消,傷口也乾淨多了,但是她表情木然還是一句老話:「好痛,好癢!,難怪,原來這次是又加上衛生棉過敏引起大陰唇的「接觸性皮膚炎」,病因是日昨月經正來,她使用了一種新的,從沒用過的衛生棉品牌,不巧竟會過敏,以致大陰唇連肛門部位都腫起來了,又抓破了皮,理論應該是更痛更癢,但她還是一句老話:「好痛,好癢!,沒有平仄起伏,只有叫她把這個換過原來的牌子而且如法泡治,努力坐浴之後,過兩天回診再說。

兩天後紅腫早已消退,傷口乾燥又清潔都在長肉癒合,其實好了大半了,她還是平平老話一句:「好痛,好癢!」,問她和上次檢查時有沒有什麼差別,她仍自顧自語老實回答:「好痛,好癢!」。再問清楚才知道原來她用錯藥膏了,把止癢的藥膏當作消炎的藥膏擦在傷口上,不過這樣雖會使傷口癒合差一點,但也沒有什麼大礙才對?鴨嘴大夫只好再三叮嚀,並囑若仍「好痛,好癢!」就務必再回診。又過了兩天果然再度回診,傷口雖已經看不出來了,但她還是一句老話:「好痛,好癢!,怎麼可能呢? 鴨嘴大夫再問清一下,她才招供說,原來她嫌口服藥太難吃,一直都沒有吃藥,其實除了抗生素,口服藥中也包含一些止痛劑及止癢劑,如果說一直都覺得傷口好痛、好癢,當然一定要吃藥才能藥到病除,除非不痛、不癢了,當然不必吃藥。結果病人每次抱怨:「好痛,好癢!,她還是寧癢不屈,堅持不想吃藥,,一路走來當然照樣:「好痛,好癢!」。雖然病人很老實,也沒有怪罪鴨嘴大夫,但每次喃喃自語「好痛,好癢!,也著實令人有點抓狂,快要受不了了。(9201025)

二.土不土,又有什麼關係?

日昨鴨嘴大夫和政大林教授和博士班羅講師同學相約,到中山北路民權東路口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廳見面,教授要面授機宜,討論談如何選課乙事。鴨嘴大夫年近耳順,還不至於土到沒去過星巴克這種美式咖啡店,聽大兒子說他在哈佛大學就常泡在這種冷氣咖啡廳內,消磨一個下午,研究功課,腦力激盪,難怪四年內博士學位唾手即得,而小兒子更是完全美式作風,走星巴克如走廚房,談笑風生之中輕意拿到社區心理學碩士。而在台的鴨嘴大夫老爸雖沒吃過豬肉也看豬走路,好歹也去過星巴克兩三次(包括新航站內一次),不過通常都是成群結伴,自己又都德高望重,以年老取勝,每次要不是兒子奉承侍候,就是後輩晚生或護士買單打點,一向咖啡來張口,喝完殘廚自動消失,來無影去無踪,全自動化,可說養尊處優不知人間世事,根本不必知道這些末道小節的來龍去脈。

話說當日一行三人,點完咖啡後逕行上樓談學術大事,鴨嘴大夫竟忘了當天是值日生,自己還是保險界中是當中學術位最低的博士班研究生,也大辣辣的尾隨上樓,惟有點飢腸轆轆,兀自引頸企望,奇怪怎麼等了半天,點的早餐咖啡還沒送上桌來?後來服務生忍不住了,才很客氣的送上樓來,婉言說我們這裡是要客人自助的…,才警覺自己疏忽,害眾師長挨餓,罪該萬死!

不過旁人可能以為鴨嘴大夫這麼愛面子的人, 當場一定會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但奇怪的是鴨嘴大夫還大言不慚,自認悟出一番人生哲理,就是說人有時候就是這麼冤屈---表面看是說鴨嘴大夫有夠土,其實真相是被人寵幸服侍習以為常,加上出入都是三井、凱撒,平日還真不沾速食,反倒是因為太不土了,才會被當作劉姥姥出這麼糗,所以土不土又有什麼關係?

今天鴨嘴大夫如此大言不慚,還把這種糗事到處宣揚不當一回事,並不只是鴨嘴大夫的臉皮因年老而加厚,其中飽含新領悟的另一番哲理就是人不必自卑,做人要心存驕傲,價值取捨何必役於物?想想鴨嘴大夫學富五車,活到五十五歲了,DIY喝星巴克咖啡都不會,但這又何損鴨嘴大夫栽培出很會喝咖啡又佷會唸書的兩個兒子的驕傲?土到不會喝星巴克又怎樣? 土不土又有什麼關係? (930830)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