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宣告無藥可治

近七十歲的老婦人,長久以來困擾她,使她飽受頻尿、餘尿感、解尿困難的「萎縮性膀胱炎」終於治好了,不料最近可能才又遠行撇尿一次再度發作。鴨嘴大夫早再三告知,膀胱炎急性時就要好好治療,只要好好服藥一週就可痊癒,永絕後患,但她以老賣老,堅持說胃不好,只要鴨嘴大夫先開兩天藥吃,她一定會接著再來看病。雖然信誓旦旦,但只見她接著隔了四天,因為尿尿又痛了,才又來要求兩天藥,然後消聲匿跡又隔了一週,尿尿又不適了,才又再來只拿兩天藥就好了,這回見苦口婆心的鴨嘴大夫一再受騙,略有慍色,她的藉口更離譜了,竟說是怕抗生素吃太多會傷腎!鴨嘴大夫當場為之氣結---甚至拒絕拒絕給藥,以免暴殄天物,因為眾所周知,明明抗生素本身是殺菌的,又不是殺人用的,抗生素想吃才吃,時吃時不吃,結果當然不過是在培養細菌的抗藥性而已,否則在醫師的指示下服藥,怎麼可能會傷腎呢?或有患者更自作聰明,把整包消炎藥抗生素等當止痛劑用,不痛就不吃,痛才要來拿藥吃,不就等於是在慢性自殺?

無獨有偶,有一位市立醫院專業護士也一樣,雖是鴨嘴大夫的舊同事,給她處方抗生素,她說吃了胃痛也罷,偏偏她一再抱怨的竟是吃了藥會拉肚子,那關抗生素事?偏又自作聰明,鄭重其事自己診斷是藥物過敏。翻開她的病歷一看,這種凱復力抗生素,她早已不吃吃過多少次,從未過敏過,怎麼會一夕生變,體質改變了呢?這種無理厘頭的說法,打誑騙騙患者還可以,自己醫護專業人員立場,還一再固執堅持是抗生素引起的過敏才會腹瀉,為了佐證,她還強調一停藥馬上就不拉了,把個人的巧合經歷無限引申為治療方針,其實正是犯了鴨嘴大夫的大忌。尤其她又是被竉壞了的,以成本價優待供應的患者,如此棄而不用浪費貴重好藥,真的太暴殄天物了,難怪惹得鴨嘴大夫一肚子氣,宣告無藥可治,不想再開藥給她吃了。(930915)

 

. 不想醫藥分業也難

九月十九日鴨嘴大夫應台中醫事法學會邀請到台中牙醫師公會演講,會後有一位會員朋友問說處方箋是不是一種智慧財產權?事實上後輩小生,徒子孫徒要想學習鴨大夫的處方密笈,雖還不至於要先灑掃應對,逢迎拍馬,但好歹也要畢恭畢敬,跟前跟後或代診實習一段時間才能偷窺一二,好歹鴨嘴大夫許多處方精華都是學自眾名師進們的獨門暗器,包括李卓然,李滋堯,徐弘治等教授大老,更不待言師承陳庵君近十年,再加上鴨嘴大夫自己所獨見而創獲者,這總是攸關一位醫師數十年來心血經驗累積出來的結晶,問是不是智慧財產權?答案當然是絕對肯定的。

該會員之所以憤憤不平,會如此發問其來有自,主要是醫師一但交付處方箋給患者後,不但吃好到相報,最後還就會淪為萬年處方箋,被藥局收歸己有,而且以後不但該患者生病時可以如法泡製,連醫師診療費都省下來了,而且藥房更是通體適用發揚光大,只要有出現類似如骨盆腔炎症之症狀者,藥師就可以類推適用。

在美國,醫師們都力支持醫藥分業,你要叫他調劑保証翻臉。試想醫師開個處方箋,至少可拿美金60~200(高逹台幣7000)的醫師診療費,何樂而不為?至於藥師更保守,藥師收到處方箋,不但不會,也不想要負擔拿錯藥的責任,美國藥師虛懷若谷,他們也自承不會診斷,不敢如法泡製,不懂類推適用,更甚至還主動打電話給開處方箋的醫師杳詢,確定是他本人開的處方箋而且絕非假冒頂替才可以調劑,也才敢調劑,如果台灣能禮失而求諸野?學學披髮左襟的外國夷人,說醫藥不分業也難!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