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0年7月15日

. 醫師不作剖腹產手術一定被告

最近發生了很多醫療糾紛都是因為醫師不作剖腹產手術,結果因為胎兒出了問題,如臂叢神經受傷或腦麻痺而被告。,情況都是說病人或病家認為難產了,就要伎醫師開刀剖腹生產,醫師堅持認為應該可以自然分娩可不必開刀,寧願多花時間精力再陪患者等等觀察看看,結果十之八九都是醫師對了,許多患者因而少白挨了一刀,但其中可能有一兩例因肩難產造成胎兒出生缺氧因而輕微腦性痲痹或手臂臂叢神經受傷造成短暫麻痺,結果醫師一定被告。相反的從來沒有一位醫師是因為愛開刀濫開刀而被起訴的,這不是很富諷刺性嗎?

.問診討論別人的病情

有一位熟患者有次晚上九點半才來掛號要來質詢鴨嘴大夫有關生男育女的事情,本來是問診自己的事倒也沒關係,一談之下才知道她只是要替同事問清楚再帶她來。偏偏她又選在晚上門診時間結束的時候才來掛號,一開口就儘說別人的私事問,對當事人的情形又一問三不知,花了二十分鐘儘是問一大堆理論,問的實在太多,連護士小姐都不耐煩了。鴨嘴大夫陪著笑臉,心中也很矛盾,為了醫病關係,視病猶親當然不可對病人太嚴厲或起身送客,但見患者意猶未盡天馬行空、不著邊陲的繼續亂問,鴨嘴大夫想到第二天早上就要考「民事訴訟法」期末考了,自此刻下班開始唸到天亮都不睡覺都唸不完了,現在還要陪她在兒討論第三人的私事,實在不習慣, 延誤四名醫護人員的下班的時間,也實在是說過不去---鴨嘴大夫還要付加班費呢。何況這種問診不管問多久,鴨嘴大夫對老患者一向是實在不知道如何收費,所以大都是根本不必付費的(照台北市醫師公會的收費標準至少是是300),但是想到自身都難保了,還要在此受煎熬,真是醫師難為啊!

. 醫師就其業務所知案祕密得拒絕證言

刑事訴訟法強制處分中關於「扣押物的限制」, 林鈺雄教授認為立法取向過於強調追溯利益,以致郵件電報的扣押根本顛倒原則與例外的關係,無論任何人所發所收,只要有相當理由可信與本案有關的郵電都可扣押。扣押物要件相當寬鬆,只要被告處所查獲者,認為有犯罪證據或湮滅、偽照、變照證據或共串共犯或證人之虞或被告已逃亡者,都不必有其他條件就可以扣押。針對醫療糾紛或醫療事故時,就醫師「拒絕證言權」來說,雖然一方面承認被傳訊作證的醫師就其業務所知之個案祕密得拒絕證言(訴第182),然而此時若檢察官仍得扣押診所之該病患病歷公開研讀內容取証,則醫師拒絕證言又有何意義?以此而言,醫師應保守患者的祕密的職業義務,受到考驗。

.中國人除了學問.無所不問

刑訴教授在講到中國人對隱私的觀念,無奈的承認中國人是無所不談,無所不問,一點都有忌諱;他說坐計程車不到十分鐘,所有的身家調查都被調查完成了,包括所從事的工作?收入多少?結婚沒有?幾個孩子?司機都全部都查清楚了。相對的在外國尤其是德國人,他們絕對不問別人的隱私,所以他們只能談足球跟天氣兩個話題,就顯得相當地boring。

問題是中國人不尊重隱私權的後遺症就是,你今天跟他無所不談,明天你跟他談的事情就全世界皆知,他不但不尊重你的隱私權,還要散布你的隱私,替您昭示天下。每個人經過幾次教訓以後,都會漸漸感覺對任何人真的都不能無所不談,希望就經由這種八卦後遺症,而讓中國人彼此學習知道不要去談自己或是問別人的隱私,如果自己的隱私要讓第三者知道,自己直接就跟第三人講就好了,何必輾轉再由第三者再在去講,反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 君無戲言

立法委員洪秀柱針對陳水扁總統演講中提到曾幫第一夫人吳淑珍女士抓刀撰寫畢業論文的說法,痛批陳水扁總統言行失當,等於變相鼓勵學生作弊而不覺得羞恥,知法枉法遊走法律邊緣而不自知,對教育子女作出嚴重錯誤的示範。以當時即席演講的狀況來說,陳水扁只是要發表一些比較幽默的話語,氣氛緩和一點,畢竟不過是一埸輕鬆的畢業典禮而已,未免太小題大作了吧。

替陳總統擔心的是他平常就都是一板正經,在這種場合偶爾開放胸懷講一些輕鬆的話,拿自己的老婆開開玩笑而已,想不到還真有人比他還一板正經要來指責,想家教甚嚴的陳總統回家去,已經煩惱不曉得要怎麼跟吳淑珍交代了,現在又發生這種指責的事情,相信陳水扁現在知道以後講話只能一板正經,總統是不能開玩笑的,也只能這麼說---君無戲言吧,聊以自潮。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