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紮後懷孕意外得子

那一夜積勞成疾昏昏欲睡,鴨嘴大夫躺在床上全身癱瘓四肢無力,還勉為其難眯著眼看著HBO的影片,忽然有通不速電話響起,通常都是婦產科醫會員的求援電話,早已習以為常,惟此番來電者居然是詢問鴨嘴大夫有關他老婆結紮後又懷孕的法律關係的男子聲音。鴨嘴大夫日理萬機心想,每天解決醫師的醫療糾紛早已精疲力盡,實在無力管到陌生病家的醫療法律問題,何況要告醫師的醫療糾紛,最後還不是鴨嘴大夫又要披掛上陣,何必先行無事惹塵埃?何況睡意正濃,正想推辭好好補眠一番,聽這位先生語氣尚好而且說話誠惶誠恐,也是老實人,婦人之仁,實在不忍就此掛上電話翻身大睡,剛好又靈機一動,心想當臥底警探好好開導家,若能因而減少一件會員的醫療糾紛,也總比過兩天,該會員再打電話來傾訴的好,反正一樣是逃也逃不了,不如預防重於治療,因而按著性子忍著睡意,聽他娓娓道來, 其實輸結紮後懷孕的失敗率大約一千例也都會有一例,三言兩語就知道不過舊事重演而已,當場就搶過話來

話說開宗明義就先坦然告訴該先生,尤其因為他老婆是產後馬上做結紮,懷孕時輸卵管會水腫肥大,失敗率當然也會更高,再不忘近乎諂媚的說「何況有的老公身體好,生育力強,更是難免!,事實上鴨嘴大夫也曾碰到病人失敗過,並不稀奇,但我們醫師手術前都一定會事先向您們說明過吧,果然該醫師手術前是確實告知「失敗再懷孕的可能性不是完全都沒有」,接著為了不要太明顯醫醫相護,鴨嘴大夫再坦誠告知如果要求償,最多只能用醫療契約不履行,即所謂給付不全,依民法損害賠償原則應恢復原狀或金錢賠償,所以他最多只可以要求退回結紮手術的費用,並且免費替他老婆作人工流產手術,打打營養補血針,結果病人先生也說這些醫師都已滿口答應承諾了,可見該醫師和該患者互動良好.患者家屬的立場只是要確定法律上是不是真的這樣,竟然如此總算鬆了一口氣了。

不料最後該先生,話鋒一轉,略帶不好意思的口吻說,他們夫妻有想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本人聽了更放心了的說:那就沒有什麼給付不全,債務不履行的問題了,最後還半開玩笑說,您們反而要感謝這位醫師再給您們這個生下寶貝孩子的機會,結果就這樣三言兩語一團和氣中結束一場醫療糾紛,賓主盡歡,。

. 醫療爭議專家協調辦法替代醫療仲裁

鴨嘴大夫孤軍奮鬥,曾經在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立法推動解決醫療糾紛的新辦法,提出「醫療爭議專家協調辦法」。這是鴨嘴大夫獨見而創獲的構想,不但可以說是醫療仲裁的先行準備程序,其實想想今後也是應該是大有可為。其主要內容為1.由台灣婦產科醫學會接受任當事人一方之聲請,舉辦「醫療糾紛與保險爭議的專家協調會」2.聲請後由台灣婦產科醫學會主動發函當事人並尋求當事人同意,安排協調會日期,聘請醫療專家,法律專家或保險專家,讓雙方當面作理性的溝通之外,並指導雙方後續動作之進行。

而醫療爭議專家協調會的好處有1.由專家提供資訊,供雙方參考及諮詢—不涉及「你對我錯」的爭辯問題2.釐清雙方醫療問題,法律關係後,直接進入談判階段,簡單迅速。3.主席為和事佬,化解僵局,給雙方正面建議,合理情況下,雙方各讓一步,當場裁決和解4.協調成功,當場由律師就和解書內容簽訂。

因為對醫療仲裁來說,缺乏實務經驗的醫療法律人材,才是推行醫療仲裁普遍化上的最大障礙,加上標的物求償金額又低,徒勞無功,沒有律師會感興趣。那像如捷運大型工程,或海事保險的商務糾紛,動輒上億糾紛的工程仲裁,或商務仲裁都進行的有聲有色,而最重要的是主導程序的都是由有名的大律師或司法官退下來的法律人材擔任,對醫療仲裁來說,這方面就困難重重了,所以先期若能用醫療專家協調的方式,由醫師或醫療法律人協助雙方當事人釐清醫學背景,並請律師說明雙方法律權益關係,讓雙方充分溝通後再行調解,和解自然水到渠成。何況現在民事庭法官業已經開放可以任由當事人雙方合意自選法官,開始已加入仲裁選仲裁人的意味存在,差別只在仲裁是民間司法官而已。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