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重以明輕

接連碰兩位急性發炎的患者都晚了一二天才來回診,鴨嘴大夫難免憂心忡忡,深怕抗生素不按時服用或中途中斷服用,會產生抗藥性,以後恐會「無藥可治」.病人卻理直氣壯的應說「我都省省的吃,怕藥吃太多,會傷腎…」。明明抗生素規定一天要吃到四次,因為六小時之內藥物就會因腎臟的解毒功能而代謝排泄殆盡,,她偏偏因怕傷腎而不敢按時吃藥?因怕傷腎而不怕腹膜炎腎盂腎炎或甚至敗血症?,明明急性發炎就必須要吃七到十天的抗生素才能完全痊癒,她也自動縮水,只吃五天,或下腹或傷口不痛了就自認為好了,不必再吃藥了。這兩位患者其中一位是外陰部的蜂窩組織炎,一位是委縮性膀發炎,明明都是化膿性細菌感染肆虐,就是因為自己沒有免疫力可以對抗才發病,而今抗生素是殺菌救主的,她居然怕說會殺人,會傷腎,抗生素就像醫師原罪一樣,好心被雷親。

相對的國人不知吃下多少不知名的草藥中藥,其成分和濃度連中醫師也不知,

(也不必知道),遑論其他外行的江湖術士,電台賣藥主持人更是莫名其妙?這種情況下國人也都效法神農氏,不知吞下了多少重金屬,或服下了多少公克的馬兜鈴,照常面不改色,視死如歸,心中毫無置疑,尤其甚者,每天吃的肉雞肉中,不知飽含多少免費附送的大量賀爾蒙及抗生素,每天無病也都惘然無知大量服用,都還可以氣閒意定,神色自若,而今竟會懷疑起由正規醫師處方,斤斤計較劑量、用法的適量抗生素,把救命仙丹當成腎臟殺手,還自動減藥減量,夫復何言?

.中醫西醫化

10 月12 日發行的中國時報1390期CTW雜誌爆料三個多月前,上桃子10e節目的來賓星座專家薇薇安小姐,強迫中獎,在自稱是正統傳統醫學的尹姓民俗治療師的三公棒治療下「慘遭毒手?」,另一位來賓洪誠陽也沒有好下場,在民俗治療師的一陣亂捧揮舞之下,雜誌上說都被打傷了脊椎骨,女的因而得急性骨膜炎,男的差點不舉。依今年四月廿九日新通過的醫療法第八十六條規定「醫療廣告不得以下列方式為之:一、假借他人名義為宣傳。二、利用出售或贈與醫療刊物為宣傳。三、以公開祖傳秘方或公開答問為宣傳。四、摘錄醫學刊物內容為宣傳。五、藉採訪或報導為宣傳。六、與違反前條規定內容之廣告聯合或並排為宣傳。七、以其他不正當方式為宣傳。,但尹姓民俗治療師不是醫師,當然不受此條規範,又因她使用的是民俗療法,是國粹,也是另類療法,所以不是醫療行為,也因而不必受醫師法密醫罪的制裁。何況醫療法第八十四條只規定:「非醫療機構,不得為醫療廣告。」,沒有說非醫師不可醫療廣告,反面解釋更是說「醫師可以醫療廣告」,結果是只要尹姓民俗治療師証明她不是中醫師,就因為什麼都不是,反而例外什麼都可以了,但….那耶差哈嘴?

正如雜誌上所載正統的廖廣新中醫師評論所說:「棍療原理」類似一般常見的刮痧,以破壞皮表微血管,讓體內的熱氣能快速散出;通常會接受此療法的民眾應該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才可(告知後同意)。他也表示民眾應選擇適合自己身體狀況可承受的法,而且最好還是去醫院就診,比較有保障。其實中醫也應該要嘗試用科學或現代醫學來改頭換面了,有療效的藥草應該趕緊用生物科技來純化,用生化技術來找出分子式,再用人工合成大量使用造福人群,而不是用想當然耳,或用光怪陸離讓人高深莫測的另類療法—死馬當活馬醫,反而讓正者不正,邪者更邪。三公棒療法據說除了可以醫治肉體的病痛,還可以治療靈魂有妖邪入侵的症狀,也就是西醫所說的精神方面症狀,這種觀念也可說是傳統醫學西醫化的開始,其實中醫的確是可以西醫化的。西醫是追求進步的科學,教科書定論都還晚了研究文獻十年,但若西醫師墨守成規仍再使用一、二十年前的醫學理論或舊藥治療,一定都會被同儕排擠或被患者嗤之以鼻,但為什麼中醫反而要回歸到五千年前的古文明中去找尋祕方?而且愈古老愈原始,國人愈趨之若鶩?世間那有雙重標準差那麼多的事情?

在前陣子新加坡一片廢除中醫的聲浪中,國人當然仍不為所動,但鴨嘴大夫相信給傳統醫學重新定位的時機也應該到了,期望今後中醫不要還是死抱著傳統醫學包袱,維持其一貫無人通曉「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神秘色彩。醫學本來就是日新月異,三十年前鴨嘴大夫在高雄醫學院大三唸的生化學,今天怎敢再拿出來當臨床討論使用?而反之中醫竟是唯一不必繼續教育的科別,因為他們的學問是愈舊愈好,學理技術都要回溯到古文明去找。所以正確的醫學觀念應該是1.中醫科學化—之後就應該把傳統醫學納入西醫體系,統一治療標準。2.擷取中醫復健及補身增強免疫力兩大主要功能,發揚光大,之後復健部份可歸入復健科研究,強精補身部份則歸入健康食品管理,繼續傳承發展。. (931016)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