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病患用藥裁量權

    病人對許多藥物都過敏,甚至平常如阿斯匹靈,百服寧,普拿疼等這類的消炎止痛藥物都碰不得,否則鼻青眼腫一吃見效,一點都不含糊,鴨嘴大夫早就寫了一張過敏卡給她,,囑她除了隨身攜帶外,若到任何診所醫院都必須不忘出示此卡給看診醫師瞧瞧;病人倒很合作,一路走來平安無事。最近她又因工作繁忙,腹痛頻尿腰酸而來看診,鴨嘴大夫檢查起來居然是「急性骨盆腔炎症」加上「急性膀胱炎」,受限她除了抗生素幾乎沒藥可開,但今天第一次發作的膀胱炎,若不好好治療好,日後變成慢性發炎,以後可就和此病難解難了了,只好建議她試吃一種叫做pyridium的尿路消炎止痛劑,當然鴨嘴大夫處方也下得膽戰心驚,所以雖然再三告知,不要怕嘗試,否則治療膀胱炎不知如何正確妥當下藥,但仍不忘千交待萬交待,只要吃了一顆就有眼腫.搔癢或蕁麻疹染浮現,就請她馬上到診所打抗過敏針,當然同時馬上停吃此顆黑漆漆的糖衣綻,若沒過敏,就繼續吃完,三天後再回診。

一夜無事,三天後患者神采奕奕再度回診,鴨嘴大夫看到病人,確定她這三天都沒有打電話來抱怨.且頻尿症狀也大喊了,正要替她慶幸,今後至少像pyridium這種沒用過的藥物,已應証確信她的體質不會對它過敏了;何其幸運!說時遲那時快,病人忽然冒出一句話應說:「那顆藥她連一顆也都沒有吃,有如晴天霹靂,一時之間鴨嘴大夫竟愣住傻了眼,不知下一步應如何治療下去了?只是醫師一頭熱,以天下為己任,又有何路用?病人平時不肯配合師,先嘗試找出自己一生專屬的可用藥,日後一旦罹患腎盂腎炎或腎膿痬,或尿路感敗血症需要用相關藥物時,束手無策,真不知要怎麼辦才好? (931022)

.好意建議,反成多餘?

病人主訴有血尿,但是尿液分析,高倍顯微鏡驗尿檢查結果,尿沈渣中並沒有看到一顆紅血球,但病人仍一再堅持她每天都有排出血尿,尤其都是在早晨兩、三點上廁所的時候最明顯。不過醫師說話本來就不可以太滿,何況鴨嘴大夫生性多疑,想到這種無痛性的血尿,最怕的就是會有尿路癌症的可能性,當然不容忽略,雖然患者才三十歲不到,這麼年輕的年齡幾乎根本不可能會有泌尿系統的癌症,但鴨嘴大夫仍請患者去醫學中心的泌尿科詳加檢查,至少做過一系列尿路相關的檢查正常了才能放心。只是病人還是一再堅持她有血尿,一直都沒辦法治好,甚至她也跑到長庚醫院做完全套檢查,也都沒法確實或發現她真正有血尿的證據,她仍一而再,再而三的堅持訴說,她的血尿都是在半夜兩、三點發生的,到了白天就又沒有了。

最後鴨嘴大夫只好建議病人早上有血尿的時候,不妨先把尿液留下來,放置冰箱裡面,再拿來診所檢查,確定是不是真正的血尿再說?但是病人又嫌麻煩,執意不肯。不曉得患者是否有什麼精神失意或情緒困擾,談笑風生中突然話鋒一轉,最後居然反而責怪起鴨嘴大夫說:如果只是輕微的發炎為什麼還要將她轉診到大醫院,害她到泌尿科飽受折騰?答案雖是因為泌尿科檢查正常沒有發現癌症,我們才要開始懷疑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血尿,而最重要的是即使現在檢查不出癌症,也不能代表就一定沒有癌症,病人竟因為檢查結果正常,反而怪說醫師建議她去詳細檢查的好意,竟然變成了多餘的雞婆?(930815)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