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唸醫療法律的人真的沒有舞台空間伸展嗎?

鴨嘴大夫有位學弟開風氣之先,於住院醫師時期就一馬當先,一頭栽入醫療法律領域,但在三年法學碩士畢業後,適逢也要應考婦產科專科醫師,口試時居然有婦產科前輩醫師不屑又坦率的質問他說:「幹嘛去唸法律?想要告醫師嗎?」,令他至今提起仍咬牙切齒不已。想到鴨嘴大夫民國八十七年去政大唸法研所時,每天門診自費患者有時仍有近五十多人,甚至偶有還有接生或子宮手術。為了唸書,三年內要進修74學分,一週六天之中有四個白天整天都在政大校園奔波,到畢業時門診患者人數已減少到三十名,甚至二十名以下,仍嘗試無怨無悔。笨鳥先飛!有人能放著每月數十萬元的收入不要,說他沒有一點理想,沒有一點執著,可能辦得到嗎?此所以有後輩小生在鴨嘴大夫替他夙夜匪懈趕改陳報書或埋頭苦寫答辯文,終於完成不起訴處分後,居然還來電詢問大老(鴨嘴大夫自封的)「要不要送禮呢?」,而在遭本大老「不好氣」的嚴詞拒絕後,果然聽話到不敢送禮的魄力,更是迴腸盪氣令人惆悵不已,此際寂寞心境,又有誰能知曉?豈只是一個悲壯了得?

最令鴨嘴大夫傷心欲絕的不僅於此,而是有一次在門診看病看到一半, 鴨嘴大夫聽到護士通知某某醫師打電話來,雖然不認識,但尊重同行日理萬機不敢怠慢,連忙中止叫病患趕緊接電話,結果對方居然是醫師的女助理,奉醫師指示打來詢問的,心裡一下子掉谷底,忍氣吞聲冷冷的問她說「您們醫師呢? ,她居然理直氣壯的應答說:「醫師在看診,正在很忙? ,氣得鴨嘴大夫事後痛罵自己的護士一小時,還不足以洩忿。從此鄭重規定若有護士來電詢問醫療糾紛,就由同級層的本院護士回答,有些先生娘打電話來詢問,就叫鴨嘴大夫老婆回答,要免費聽唸四年法律的醫師硃磯金言,只有該當事醫師自己肯放下身段,親自來電時鴨嘴大夫才要接,並且親自回答,這樣強迫要求被人尊重的可憐心情,會太過份了一點嗎?

.後輩醫師怕傷律師的心,不怕傷大老的情

每位醫師都知道找律師談話,問法律問題,談話費一小時三千,五千,甚至特殊身份地位的律師要價高達每小時一萬五的不在少數,醫師不但視為理所當然,有的甚至還自認物超所值甘之如飴。有個笑話說碰到學會請大律師吃飯時,有人剛好和陳長文大律師同席,以為機會難得見獵心喜,席間一直緾著大律師問東問西,還以為賺到了,次日接到吃飯時間兩個小時的鉅額帳單才大夢驚醒。

惟獨找到真正精通醫療法律的兩棲醫師,或甚至有律師執照的醫師時態度就丕變了,醫師或先生娘們不但沒有付費的習慣,或一絲想付費的心思,而且認為理所當然也罷,有的精明的先生娘連長途電話費都要省下來,自己打來找鴨嘴大夫詣問的長途電話當然長話短說, 鴨嘴大夫主動打去關心的電話,則放心的暢所欲言近半小時以上,至於事情圓滿結束之後,因電話費不便宜,所以一通感恩的電話也捨不得再打,這都是人之弱點常情,不足為惜。最令鴨嘴大夫啼笑皆非的是有一會員明知他的律師不懂醫學,要麻煩醫法兩棲的鴨嘴大夫替他的律師寫的的答辯文好好修改一番,但又怕他的律師知道有人協助,表示不信任他,怕律師會生氣,還要求鴨嘴大夫偷偷修改或加入法律意見,務必要祕而不宣,鴨嘴大夫無因管理,義務相助,落到這種必須偷改文章的地步,真是可以用「悲情」兩字自嘆。

尤其甚者,鴨嘴大夫 徹夜未眠花了數天心血,主動無償操刀替醫師會員複雜的醫療糾紛案件,嘔心瀝血夙興夜寐精心制作完成了一份自己也很洋洋得意的陳情書,居然棄之如敝屣不獲醫師會員的青睞,不予採用?所謂熱臉去貼冷屁股,還有什麼更能傷害一顆真心,燒熄一片熱情最直截了當的作法?這豈只是「悲壯」兩字可以形容?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