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相形見拙,羞於示人

病人是自國外回來探親,身體微恙,順便經人介紹來找鴨嘴大夫看病,好在不過是水土不服,加上回國天天往來迎送大魚大肉,疲於奔命困頓不堪,比在美國生活還累,難免多了一點白帶加上搔癢。問題是她在美國有買健康保險,必須要由看診醫師填具乙張制式的看病紀錄表及收費額當做証明。表格可以寫中文,但看上面白紙黑字,明寫著「子宮頸糜爛合併急性外陰炎」,實在怪怪的,這也是鴨嘴大夫對一些法學人士一再要求病歷中文化的最大困惑,幹嘛昭示天下?

因為患者自費找鴨嘴大夫看診,每次都要填寫病情紀錄,已經夠沒有隱私了不提,每次都還要醫師再填醫療費用,鴨嘴大夫也很累,尤其第一次內診,打針,吃兩天藥.才填上新台幣1000,折合不到美金35, 想到同學在美國行醫,一樣是懸壺濟世,他們專科醫師診療費200元已很低俗大眾化,100元大概是赤腳醫師或菜鳥級醫師收費水準,何況這只是診與處方費,要拿藥病人自己再去藥局調劑付費,不干醫師的事。而台灣醫師包山包海,鴨嘴大夫第二次看診時,還一口氣開了五天口服藥及十二天陰道片,總計價也不到美金40 ,真是相形見拙,無地自容。

在台灣一個LV皮包,五六十萬,民眾買得興高采烈面不改色,仲介費,律師費,仲裁費什麼專業服務費用都一一跟上先進國家的腳步,連中藥祖傳密方也是行情看漲,一帖藥方動輒上萬,大家還趨之若鶩。唯有西醫醫師服務費不升反跌,國民健康這麼不值錢, 相形見拙的何止只是醫師而已?(931119)

. 座長難為,歡迎自肥

想不到鴨嘴大夫在台北市醫師公會負責一年開辦四次法律研習會,一年來,三次身兼穿針引線的座長,多領了一份微薄的車馬費,也有醫師大老要講話,以為鴨嘴大夫冒領雙薪,自肥。殊不知平時應邀演講,演講者只要時間到了出場,五十分鐘後結束,拍拍屁股領錢走人,而座長不但要全程參與,而且還要背眾演講者的學歷資歷,講講場面話,專心聽講作評論,而在醫師公會研會,為吸引聽眾,每次鴨嘴大夫還自行提供數本「醫師如何面對醫療糾紛的」著作,以獎勵撐到最後一分鐘的年老會員,推心置腹,鞠躬盡瘁,結果還是有人耳語。

事實真相更是令人啼笑皆非,早先鴨嘴大夫安排法律研習課時,除了到處叩頭請法界朋友賣面子出席演講,其實談何容易?像法官、檢察官日理萬機,豈只是一通電話就輕意答應?何況一次三千元車馬費,連律師的面談一小時的鐘點費都不夠,都不知如何啟口,雖然鴨嘴大夫排除萬難,努力爭取到外賓演講費四千元,問題是要不友誼贊助,誰會為那區區四千元肝膽相照?有時甚至連醫師法律人,威脅利誘,自己人也都不願賞光呢。

話說好歹找好了三至四位演講者後, 鴨嘴大夫同時都會事先排定一位「醫師演講者」擔任座長,大家輪流同歸於盡,全程參與。一來可能是祕書小姐沒有聯絡好,二來因為演講者大都習慣講完就走人,所以第一場研習會時,原訂座長者居然遲到缺席,忘了他要主持,臨時主辦人鴨嘴大夫只好趕鴨子上架,連介紹台詞都背錯了一小段;真有夠糗。另有一場則是兼座長之演講者不幸臨時積勞成疾,生了重病換人,當然又要再趕鴨嘴大夫上架了,這樣子臨時被捉公差當座長,吃力又不討好,已是勞騷滿腹了,居然還被解讀為意圖不當得利,重覆冒領座長費,真是有夠鬱卒。看來鴨嘴嘴大夫不需煩惱不久可能會過勞死,因為再作下去,遲早一定就會因鬱悶失志,提早先行中風,吐血而死了。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