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0年7月22日

. 全盤性的科技整合「醫事法學」

鴨嘴大夫念法碩乙班最大的困擾就是,沒有辦法把自己從自己醫師行業

中出人頭地的那種想法捨棄掉,也就是說在念法律的時候經常以為自己很驕傲,相信不但可以念得最好,還要唸最好。結果發現時不我予了,自己在筆試方面真的存在很大的障礙---就像親屬法期末考的時候覺得自己寫得還不錯,結果成績是低空略過。經常考試所寫答案的並不是教授所要看的答案,像民事訴訟法老師在檢討考題的時候,教授說要叫我們答的是法官的闡明權,但明明闡明權在考試之前就背得滾瓜爛熟,也知道這條一定會要考,結果根本不知道原來題目就是要我們寫這個答案,嗚呼哀哉。有時候考完試的時候聽同學在討論,真懷疑自己的考題是不是和他們一樣?

     這種學習和智慧障礙一直無法克服,當然可以自我安慰說考試不過為了成就司法律師的目的,為了考司法官你當然要學習把問題重點抓出來,才能夠成為一個將來合格的司法官,但是對於法律問題學術上的思索或探討,反而是要由能夠跳出這種固定的司法官考試模式窟臼的人才能夠發現一些新的見解,新銓釋。在各行各業就像醫學也一樣,你浸淫久了以後,所受的教育跟思想就固執在那個範疇,所以一時當然沒有辦法跳出醫學領域進到法律境界,同樣的法律的人也只會固守他們的象牙塔,雖然自己是門外漢一直攻不進去,但是預定四年來或即使畢業後的目標就是要找出攻擊方向---經由法津邏輯,法學方法論,法理學,把醫事法學做一個全盤性的科技整合,讓醫界和法律界人士都跳出來看一看對方在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對社會的影響又怎麼樣?---追根究柢就是要融合進入「法社會學」的領域,實際上正如政郭明政教授所說的,民法是十八世紀的法律,現代是「後民法」的時代,法律不是一個條文而已,法律是要用在人群生活之中,法律是活生生的Living Law

. 「精神分裂症」與「肺癌」之間

人有時候要放鬆自己,當自己在「精神分裂症」或「肺癌」之間作選擇時,寧願認為平常抽點香煙讓自己的心情calm down ,這樣對精神方面的慰藉也比自己因沒有寄託,無所適從,而發生精神崩潰的危險性來說應該是比較好一的,所以鴨嘴大夫不會反對兒子們偶爾抽抽煙,就像怕他們變同性戀一樣,鴨嘴大夫都鼓勵他們交女朋友,反正天塌下來,老爸都可以撐著。

.每個人都有自由權

有一種人很講究自己的自由,但就是忘記了別人也有和他一樣的自由權,比如說,你正在開車見到前面有老人或行人,你就要禮讓他的話,後面的車子認為你幹嘛停車?我有開車的自由,我有自由行駛的自由,為什麼開那麼慢,他就在後面亂按喇叭,有時候,紅燈左轉,燈還沒有亮的時候,雖然對面正有來車,或是遠遠有一輛車急駛而來,後面的車不知道就一直按喇叭催促你趕快騎,逼你硬闖過去,險象環生,輪到他老兄他也只能光光等,逼人鴨子上架,因此出人命也有刑責。這個時候,這種人只想到他自己的自由,就根本忘記別人的自由及抉擇選擇安全過馬路的由,免於恐懼的自由,自己的自由固然重要,別人的自由也是同樣的重要,民主國家要先從尊重大家的自由開始。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