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486藥物流產的迷思

患者到鴨嘴大夫診所診療室時,還在猶豫到底要用藥物流產或是要用人工流產手術的方式來優生保健?令本來正吞口水吸口氣,摩拳擦掌,準備要大放厥詞,盡告知說明義務的鴨嘴大夫一臉錯鍔,尚未開口,又聽到患者告知她已在某家婦產科診所服下第一劑口服墮胎藥RU486,更是有點愣然,因為她月經才慢不到一天,才剛驗出有孕,真正受孕才不過兩個星期而已,目前根本無法確定一定就是子宮內孕,何必那麼急著替患者解決困難與問題,要是子宮外孕,豈不無事惹塵埃?惹禍上身?

支吾兩句後,鴨嘴大夫還是要不厭其煩的告訴患者, RU486藥物流產效果和人工流產手術都一樣好,雖然藥物流產過程較費時,也只有低到百分之五以下的失敗率,但醫師必須事先聲明釐清:要接受藥物流產的先決觀念是必須認清,若是因為怕痛才選擇吃藥就得從長商議了,因為事實上吃藥流產,要讓胚胎排出來反而會更痛,而且要痛更久.痛到三、四個小時不等,而唯一最令醫師放心不下的是患者吃過藥回家去,臨時有狀況因看不到病人鞭長莫及,醫師愛莫能助,自然忐忑不安, (是真的,但其實也是怕出事時,被告而寢食不安)

錄音帶尚未唸完,患者已開始埋怨那家給她吃藥的婦產科醫師都沒給她選擇的機會,她現在反倒希望做人工流產手術了,但已服下第一個劑量,又不知會影響多大?患者因而對該汲汲營營給藥的老醫師頗有微詞,鴨嘴大夫也不敢火上加油,只能說醫師熱心過度,總比冷冰冰愛理不理的醫師好一些! 一再請她釋懷。其實鴨嘴大夫聽到一天服用兩次連吃三天的吃法心裡就有數,知道這種Off Label Use—即所謂的「不按仿單用藥法」,就有可能是密醫,採用俗又大碗的中國進口藥「含珠婷」的典型用法,而向為正統優生保健婦產科醫師所不屑採的,但是事不關己,人各有志,還是沈默是金的好。最後患者決定還是選擇要做手術,約定在五日後回診,先照超音波檢查,確定在于宮內後,再做人工流產,但期間若出血量增加就要趕緊回院方緊急處罝,以免不完全流產反而危機重重。

處理結束後,賓主盡歡。鴨嘴大夫方憶起去年四月間也有一位使用RU486的病人來找鴨嘴大夫抬槓,話說她在417號開始吃RU486,第一天早上吃四顆下午三顆,第二天早上三顆下午三顆,第三天早上三顆下午四顆,又是Off Label Use。結果她在第三天419號開始出血,一直到22號仍出血不止。病人說是她的醫師弟弟給她的藥,結果鴨嘴大夫用超音波一檢查,子宮內還有一個不完整的妊娠囊在堶情A表示是「不完全的流產」,必須清除乾淨。病人聽了竟若無其事表示,反正她的家屬有的在台大,有的在馬偕,到處都是醫生親戚,隨時都可以找到醫師,見鴨嘴大夫緊張兮兮怕她隨時會血崩,要她馬上進醫院進一步治療,反而啞然失笑,覺得醫師太大驚小怪了。

其實正規的RU486的用法只要三顆,吃一次就足夠了,是否使用走私進口貨藥物不打緊,但是即使她的醫師弟弟給其他病人吃了都百分百的流產成功,但這次在她自己身上已經驗證,還是會有不成功的時候,病人護短自身弟弟,仍很不服氣。鴨嘴大夫站在照顧病人的立場,只希望她不要發生意外,要她趕快就去大醫院就診做子宮清除手術,不論鴨嘴大夫如何苦口婆心,病人還是老神在在,覺得醫師太緊張啦,夫復何言?(921208)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