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上次裝避孕器的時候都不會痛?

有一四十出頭的患者要求鴨嘴大夫替她更換新的「子宮內避孕器」,因為五年期限已到期了。在檢查台上,鴨嘴大夫拉著露在子宮頸口外面的避孕器尾巴試圖把避孕器拿出來的時候,就覺得子宮頸口奇緊;記得患者上個月預約要回診更換避孕器時,鴨嘴大夫曾再三囑咐患者,最好在月經期間經血較少時就要來換,因為此時宮口微開,不但可以減少痛苦並且有利操作,但台灣女人都很客氣,非要待月經完全乾淨才敢來看醫師,以示尊重,但不知反而加添不少無謂的麻煩,這位患者也是客氣到待月經完全乾淨兩天後才敢來換。

果真,不聽老人言,第一步拿舊的避孕器出來的時候,鴨嘴大夫稍加了一把勁才能拉出,過程倒也還算順利,雍容華貴的病人只是輕哼了一聲。第二步鴨嘴大夫要使用探針進去子宮內探測子宮深度時,就覺得子宮嚴重後屈,而且頸口扭曲鎖緊,不得其門而入,患者已顧不及形象開始呻吟了,可以想像待會兒,比探針粗上三倍以上的「母體樂」避孕器,要如何平安放入?好在折騰了半天,終於找到一個角度,探針可以長趨直入了,就趁此機會用探針多擴張了幾下子宮頸管道,痛得患者不禁哇哇大叫起來,接著新的母體樂再大費周章,鑽營穿鑿了三兩下,運氣好,居然就這樣放進去了,當時病人當然不免痛不欲生,努力呻吟,事後鴨嘴大夫只能滿懷歉意,像闖禍者搓著手,一旁安慰問候。

這樣重換新避孕器的患者哀號掉淚之餘,慣例一定都會「桑」一句傷醫師於無形的話語,就是:「怎麼這次比上次裝的時候還要痛?我記得上次裝避孕器的時候一點都不會痛的嘛….,其實人對痛苦都少愛留下記憶,她忘了上次還不是一樣痛得哇哇叫?而下次她也一定也會記憶錯誤,說這次可「一點都不會痛的嘛」,鴨嘴大夫明知不少患者每五年後都這麼說,也只能沮喪的陪笑臉。想來人同此此心,心同此理,所以還未待這位患開口正要說完:「怎麼這次比上次.,鴨嘴大夫就自作聰明,很自卑認份的接龍說「更痛,對不對? ,意想不到的是患者居然應說「不對!是更不痛!這次比上次放的時候更不痛多了,然後訴說上次折騰了至少半小時,一直無法把避孕器放進去的悲慟情狀,歷歷可見,傷痛記憶歷久彌新云云。今日病人雖痛在肚子,但好歹也只花了五分鐘不到,雖痛猶存尚感慶幸不已,話中自然留露感激之情,讓恃才傲物又容易受傷的鴨嘴大夫聞之倍感溫馨才終能放下一顆戒備防衛心態,不覺輕鬆自如起來。

.七年猶豫期---斤斤計較

相對於最近有兩名個患者斤斤計較, 童言無忌令鴨嘴大夫瞠目結舌,無以為對,不禁感懷身世,悲由心生。話說這兩位老患者已七八年沒來找鴨嘴大夫看過病,再度見面本來雙方都尚倍感親切。第一位患者主要是年紀大了亂經,鴨嘴大夫治療之餘,同時要求她自己測量基礎體溫作為調經指標,她不禁回憶說她七八年前曾在此診所買過一支基礎體溫計,但不會用,一直看不到水銀,護士小姐就拿出另一支新的基礎體溫計,當場來教她怎麼看,她一看到我們新的廠牌的新基礎體溫計,就見獵心喜的說:「這支比較好看嘛,…那我下次看診時,再拿那支舊的來換這支新廠牌的基礎體溫計,好嗎?   」。

無獨有偶,另一位久違的患者則是外陰破皮潰瘍,必須使用抗生素藥膏。她發現現在診所的外用消炎藥膏,雖內容含量不改變,但外表顏色因為廠牌不同而為綠色的,她也就心直口快,毫無心機的順口說出:「那我之前買的那一條白色包裝藥膏,用了七八年沒用完,下回來看病時再拿來換一條新的綠色包裝藥膏吧!…. 。不知是今日台灣醫師地位淪落至此,一發不可收拾了?還是台灣經濟真的這麼如此末落悲慘了?兩位老病患的心直口快,居然害得老成持重的鴨嘴大夫心情為之陰霾鬱卒, 不禁落落寡歡起來。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