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也該接受醫學教育了

五月廿四日,在司法院舉辦的「九十四年度邀請醫療界參與司法改革座談會」中,鴨嘴大夫僅代表台北市醫師公會發言,首先感謝司法院積極務實,推動醫事專業法庭的決心及魄力,同時發表三點意見和訴求,其中第二項是建言「法學應配和醫學同步進展,接受科學文明的不爭事實」,法院本來就是追求實質正義,首先當然是要能認定事實,才能進一步法律適用。而「許多醫學研究進步一日千里,最近醫學研究顯示『臂叢神經傷害和肩難產完全無關』,許多案例在子宮內早因毒感染已發生,統計上發現剖腹生產並沒有減少臂叢神經傷害的發生率,同理許多腦性麻痺CP,也証實大半都是在子宮內就形成了,而非全都是生產時缺氧所引起,這些醫學資訊都有實驗証據和文獻記錄,有賴我們法官們獨立審判自由心証時,能以更寬廣的胸懷Open mind來接受。」…

話說後來一位傳統型的醫療法律專家,有名的李大律師卻不以為,發言回應說「其實醫學文獻不是萬能的,醫學也有許多原因不明unknown…, 醫學文獻不可用在特異體質案例,必須要用可能的機轉來解釋… 」,言下之意就是對目前醫學研究說臂叢神經傷害和肩難產完全無關的科學事實,無法接受,認為不過是特例而已。鴨嘴大夫不禁回想兩年前同樣點同樣座談會時,鴨嘴大夫也曾提出來『臂叢神經傷害和肩難產完全無關』的醫學研究,也提及統計發現剖腹生產並沒有減少臂叢神經傷害的發生率,當時舉座譁然,尤其一位最高法院女法官更深深不以為然,駁斥說鴨嘴大夫又非身為人母,懂什麼生產過程?把鴨嘴大夫近三十年接生資歷一筆勾消。時空逆轉滄海桑田,如今現代法官們都能開放胸懷,虛心接受醫學新知了,而目前最大的障礙居然是一些食古不化的律師們, 不但不肯鬆口完全否定醫學理論,連不是醫師應負的責任也不願網開一面,放醫師一條生路?間接亦表示非趕盡殺絕,制醫師於死地不可,不知是為了什麼恩怨情仇?

醫療法第八十二條修正說明上很清楚強調:「鑒於醫療服務之提供,依本法之規定乃具有強制性及公益性,與一般消費關係之性質有所差異;而病人之權益亦應予以保障,不容忽視…」。醫療行為的強制性及公益性,若透過學術交流或座談會方式,律師仍不願接受科學研究成果,仍不願給我們醫界更寬廣的行醫空間,最後害得醫師動輒得咎,只好少做少錯,解甲封刀,尸位素餐,到後來,除了律師,大概連民眾都沒有健康生存空間可言了。

其實醫學文獻都是有科學根據,而且這些全世界公認的醫學資訊都有實驗數據和文獻記錄佐證,絕對不是空口說白話,全世界的醫師們都是根據這種研究發展出來的最新醫學理論在治病,在進步,在逐步改善人類健康,難道一遇有糾紛出現,就不再相信相同的醫學道理?就要醫師負全部的結果責任了嗎?,正如目前証實許多新生兒腦性麻痺,大半都是在子宮內就形成了,而非生產時缺氧所引起,醫師多年來背的這種結果責任的黑鍋也該還他一個清白了。其實認定這些有科學事實証據,只是醫療審判的先決條件,法律適用才是法官審判上的重頭戲,最後的公平正義,還是有賴我們的法官們的自由心証獨立審判,但若一開始就不能還原事實真相,任何後來的法律包攝,都不過只是妨礙醫學進步的劊子手罷了。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