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醫師的無力感

現代醫師幫病人看病有點伴君如伴虎的感覺,如果治療好了,病人即使很感謝,但通常感謝也是不形於色,這還沒關係,賓主盡歡尚好。萬一一但有了差錯,也還不知道是天災人禍,或到底和醫師的醫療行為有沒有關係,病家馬上翻臉不認人,並且拿你醫師說的安慰鼓舞病人的話語,作為反制處罰醫師的證據。所以行醫之間爾虞我詐,醫師變得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凡是病人有交代過的事,有提醒過的話,將來都可能是呈堂證詞,也是法官判你有罪的証據,不可不如儀遵循。譬如說家屬問你要不要轉診?你如果不答應,出了事故就是醫師延誤轉診;家屬問您要不要剖腹產?你如果沒有馬上剖腹生產,胎兒有問題就是醫師延誤治療;家屬問說可不可能子宮外孕?你如果說怎麼可能,一但腹內出血時,就要怪醫師診斷錯誤,病家說過的這些預言, 最後必然成為醫師有罪的積極證據,而且証據確鑿,罪有應得。

準此可以說,家屬的所有任何疑問,都必須無條件變成醫師治療上的重大考量,醫師要是沒有遵照辦理,事成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您是醫師嘛!),但若事不成,千錯萬錯就是只有醫師有錯,法官也不禁質疑:「連病人都知道要剖腹生產了,為什麼專業的醫師還看不出來? ,整個醫療生態就因此受到扭曲改變,醫師的診斷就必須配合許多防衛的動作,治療上也不再堅持醫學良心或醫療裁量,譁眾取寵才是自保的上策。(900102)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