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盡瘁舍我其誰?  

                    ---  一封沒有寄出的理事競選政見信函

 

各位前輩會員代表:

----如果要服務醫師納入勞基法,如果要健保局負責替我們特約醫師買責任保險,只有讓後輩的 鴨嘴大夫代表能破格選上醫師公會理事,才能發揮所學盡心盡力,鞠躬盡瘁舍我其誰? ----

鴨嘴大夫當了三十年婦產科專科醫師,為什麼不甘寂寞去唸了四年國立政治大學法研所,拿到法學碩士後,還要再考進政大風險管理與保險研究所保險法學博士班,繼續進修研究醫師責任保險?抽絲剝繭,不過是領悟拯救危急存亡的醫界,只有用保險政策才能重獲生機,追根究底,自法研所畢業三年以來,在醫師公會醫療政策核心方面,除了跑跑龍套,提供法律書面意見,到處擔任理事的文膽沾沾自喜外,仍然只是一旁搖旗吶喊的份,居然連和當局怒吼叫囂,為醫師爭取權益的機會都付諸闕如,一事無成,為的是什麼?

其實鴨嘴大夫想做,能做的事情佷多,如今個人事業發展,家庭經濟都已告一段落,但放眼看去,當年造就我們功成名就的醫療大環境,為什麼都已不再重現了呢?自法學立場,要改革,能實踐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包括健保局就應該為擔任他民事履行輔助人的特約醫師,出一點保費投保醫師責任保險,包括為辛苦一輩子的財團醫院的服務醫師納入勞基法,除非是公務員沒有退休金終生俸事小,否則服務醫師隨時都可以因個人傷病而遭辭退,一點工作保障都有。此外醫界人才汲汲,許多退休的醫學教授博士應該可以拜託他們擔任專家証人,和司法官建立熱線管道,指引協助年輕後進醫師生存打拼;而今日保險公司對醫師責任保險的無利可圖索然無味時,重新發動當年台北市醫師公會首創,但功敗垂成的醫師互助基金,相信一定有助於協助解決醫療糾紛的民事賠償癥結。其實這些大小瑣事,不但都有法律保留法源根據.而且本人也有十足把握可以運籌帷幄,只嘆人微言輕,沒有發揮所學的空間,似乎除了當上醫師公會理事, 才可能推動運作,否則再多理想也不過只是空中樓閣,也只能束之高閣,供人瞻仰。

目前公會選舉大環境下,當然也能選賢與能,惟除非各位會員代表尚能摒除派系私見,自由心証施捨一票給基層的後輩鴨嘴大夫,否則依配票運作原則下,小弟鐵定一如往日,毫無機會擔任理事重責,現實本就是如此,醫院基層對立,出身學校派系,除非有識之士的會員代表能跳開窟臼私下抬愛,額外圈選一票給有心之士,否則鴨嘴大夫根本毫無機會出線人落選事小,唯一可惜的是正如上面所述的兩件大事,方興未艾,再不把握,再回頭恐已百年身,亦已時不我予了:

一是現階段二代健保當局正在修法當中,兵荒馬亂,正是我們醫界把握時機,據理力爭的大好機會。

二是服務醫師加入勞基法,不但可以即時保障醫師退休養老,還可以抑制財團拖脫托辣斯,唇亡齒寒利害一致,長期下來對基層診所也是同樣受益良多。

尤其甚者,目前礙於某些坐擁全聯會理事大位的醫院經營者,強姦民意,執意自肥,居然把關不給醫師通勞基法,這種荒謬的自肥政治理事,表面是代表民意,私下卻以個人利害關係為決策目標,鴨嘴大夫最渴望的就是點名這些對醫師納入勞基法投反對票的理事,留名青史,日後為阻礙醫界發展的罪名負責,並要求他們說出為什麼堅持反對的理由,否則大可以用法律來箝制他們,罷免他們,不然已夠烏煙瘴氣的醫界,實無法再容自肥理事,圖謀私利膽大妄為,遺臭萬年,這是小弟六年來浸淫法界,學習到得理不饒人的法律人本色的雄心壯志。

這兩年來在醫師公會,小弟擔任醫療法制委員會,和醫療糾紛委員會,在許多前輩的庇護下,陸續圓滿的完成了台北市醫師公會章程修訂,並舉辦了七場法律研習會。尤其甚者,有時前輩醫師次日要到衛生署開法制會議,前一晚十點臨時通知,擔任小弟者就必須在個人門診結束後,徹夜開夜車遍查資料,寫法律意見到清晨七點才完成,交出一份開會資料,如期交給前輩理事去開會。沒人知道小弟午夜操刀之辛苦,除了一聲謝謝,一毛錢酬勞也沒有,本來尚能仍甘之如飴,可嘆開會過後續結果,討論結論的資料也都拿不到,不覺扼腕,還要自己私下打聽才知道許多提案在自己努力下也都順利過關了,聊以安慰。最攸關醫權益的壯舉是一次本來衛生署想要規定診所每一位醫師就必須要聘請一名有照護士登記,也是小弟依法據理力爭,得已低空掠過而擱置, 雖然必須藉助前輩理事開會力爭才能完成任務,功不可沒,但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幕後的無名英雄究竟在那裡?只有孤芳自賞的份耳!

結論是如果要服務醫師納入勞基法,如果要健保局負責替我們特約醫師買責任保險,只有讓後輩的 鴨嘴大夫代表能破格選上醫師公會理事,才能發揮所學盡心盡力,鞠躬盡瘁舍我其誰?但在選舉文化下,除非您能私下破格投下一票給鴨嘴大夫,否則本人今年勢必又再度鍛斷祤而歸,只能一旁搖旗吶喊,使不出力道,為醫師權益乾著急又束手無策,也徒呼奈何。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