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生下來?

 

廿出頭的年輕病人在得知吃了藥房的四顆成份不明的事後避孕藥,及鴨嘴大夫處方的后安錠後,居然還懷孕了,但並不驚訝;鴨嘴大夫雖有告知后安錠的事後避孕失敗率約2.02%,仍有點忐忑不安過意不去,但因為病人自己也不確定同房時間或真正受孕日子,她倒也神色自若,並且輕言細語輕描淡寫,堅持要生下來。

雖然孕婦一知道有孕開始時就有點陰道出血,表示有流產的預兆,但在安胎後,後續兩次超音波追蹤檢查顯示胚胎發育尚好,但每次鴨嘴大夫都再三提醒這位年輕孕婦,后安錠避孕失敗率雖低,但理論上其致畸胎性可不低,通常醫師都不建議繼續懷孕生下來,尤其另外藥房給的口服避孕藥,其致畸胎性更是惡名昭彰…,但不論鴨嘴大夫如何威嚇警告,如何苦口婆心,如何曉以大義,如何動之以情,病人她總是笑容可掬,老神在在,但又斬釘截鐵執意要把baby生下來。

雖然告知後同意理論的告知內容範圍有所謂「合理醫師說」(一般醫師認為需說明的內容), 「合理患者說」(一般病人希望知道的內容),及「主觀患者說」(針對個別病人在治療期間可預見需接受的醫療做說明),但面對頑固不的冥患者,無知的堅持,無謂的固執,什麼說明也都聽不下去。雖說病人的醫療自主權第一,醫師必須尊重,只怕一旦生下畸形兒,國家必須付出的社會成本,人人也都有份,而更害怕的是事後無辜的患者,一把算鼻涕一把眼淚.招待記者訴說她又不是醫師,怎知道事態如此嚴重,醫師又不講明白?我們外行人根本不懂?到時鴨嘴大夫,豈不必須一頭撞死謝世,?

所以病人近三次來看診時,雖然超音波檢查胚胎發育尚稱正常,鴨嘴大夫都不忘一再給她澆冷水,不但告知一般醫師認為需說明的內容,和一般病人希望知道的,甚至不希望知道的內容,以及針對個別病人,治療期間可預見需接受的醫療做說明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傾巢而出告知,但不論鴨嘴大夫講得多麼慷慨激昂,多麼驚心動魄,多麼聲淚俱下,多麼感性動人,病人最終仍是笑臉盈盈的,簡潔果斷的回應鴨嘴大夫:「我要生下來! 」。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