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風險補償基金的美夢

在損失填補的侵權行為下,除採過失制度,尚包括了無過失制度。無過失補償對我們醫護人員並不是不好,因為我們現在引用汽車強制險為例,如果碰到肇事逃逸或肇事的人沒有投保強制責任保險時,車禍受害者是否就無法要求理賠?當然不是,因為汽車保險制度下有一個「特別補償基金」之制度。這其實是跟藥害補償基金是一樣的意思,針對無過失或找不到加害的人時,可以運用此種藥害救濟、預防接送救濟等,而黃淑英立委最近也提出了與婦產科醫學會合作的生育風險補償基金,因為現在國人生育愈來愈少,去年才生205 千嬰兒,現在政府要大力鼓勵大家多生,但是若生產風險都仍要產婦負責,概括承受,情何以堪?因此黃淑英才設計了此種「生育風險補償基金」以備不時之需來作補償,如死亡要給予多少錢、重傷要給與多少錢等。將來我們要更進一步整合,做出一個統一的「醫療救濟補償基金」,將預防接種、藥害與儀器傷害等救濟條例或辦法相互結合,像現在藥害救濟制度,只要能證實是合法進口藥物引起的傷害,則由該機構負責賠償,可以幫助醫生解決百分之十五的醫療糾紛,死亡最高還可以賠償到二百萬,如此醫療糾紛也迎刃而解了,因為過敏非醫生過失造成,此種傷害非醫生的錯,且病人需要醫生之證明,協助開具診斷書來申請賠償,這樣醫病之間即變成一個合作的關係,而非對立的關係。

當提到無過失是指醫療過失補償責任的問題,其實並不可怕。「無過失」的真義是「不問對錯」,而不是「沒過失」,「無過失補償制度」是一項救濟措施,其重點不在討論事件發生過程的對或錯,也不在追究該事件所以發生的責任該由誰負責,而是直接把重點擺在受害者所遭的損失該如何補償才公平的焦點上。

如轟動一時的鄭醫師馬偕醫院肩難產的例子來說,鄭醫師並非無過失,因為小孩子非常的大,法院只是希望醫師在胎兒未生產前,應該盡到說明義務,告知後同意,讓產婦選擇自然產或者剖腹產,如果病人表示已經生了三胎,堅持要自然產,則此時風險自負,自然和醫師無涉。這個case錯在鄭醫生「藝高膽大」,他認為他已經接生了這麼多年,應該相當的有經驗,所以問都沒有問產婦,結果造成肩難產,法院當然判賠。醫師大眾卻一直認為此案是無過失賠償的案例,而惶惶不可終日,其實是錯誤的引導。何況在消保法無過失賠償制度下,受害人仍是要提出一些證明,事實上,醫生仍仍然可以舉證其醫療服務已達到科技水準,則無須負責,表示它並非是結果責任或絕對責任。無過失責任在醫療法第八十二條已經修改,提出是「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明確說明我們是過失責任主義而非無過失責任制度。只是法官咬文嚼字,法案中有一條規定「前項規定不適用消費者保護法之規定」,這一條最後並沒有通過,法官則解釋,既然該句未放入條文中,則表示前項情形適用消保法規定。但是醫療法本身本具公益性與強制性,應不能用交易規範來觀之。

修法之後在今年5 24日司法院座談會上,鴨嘴大夫語重心長,道德勸說法官不要把醫療行為適用消保法,但鴨嘴大夫到處演講私下觀察,仍有不少法官認為應該要適醫療行為用消保法之規定,實在不知道其從何適用起?然畢竟法官是獨立審判,連司法院長也無權置喙,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咱們醫師也僅能用道德勸說法官明鏡高懸,聊表心意訴求而已。(20059 17 日周產期醫學會對護理人員員法律責任演講片段摘錄)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