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病人錯誤的選擇.

有時鴨嘴大夫實在搞不懂,明明可以合法的流產,為什麼還要用吃藥的方式來流產?因為惡名昭彰的墮胎丸RU486,固然效果頗佳,但曠日費時,而且具不確定性,依照衛生署2001/04/16公佈的正常作業程序[行政院衛生署加強美服培酮(Mifepristone、RU486)管理]還要按部就班,分兩次給藥一絲不苟,繁文縟節就不必說了。第一次給藥時還要當醫師面前喝水吞下, 醫師要確實看著病人服用下去,再留院觀察一小時,一方面是要確定病人沒有對藥品過敏,也沒有嘔吐而致無藥效,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避免未成年少女冒名買藥,違反優生保健法。第二次給藥的時間在36~48 小時之後,病人必須要到診所觀察病房內,留院等待4~6小時,因為第二次給的是前列腺素,吃了不久就會開始陣痛出血,也才會逼使胚胎自然流產出來;不明而喻,此刻當然是愈痛愈好,愈痛愈快流產出來,否則若是不痛不癢,醫師護士一堆人痴痴的等,再等到10 小時也不可能會流產,診所為了安排護士看護照顧,當然也因而人仰馬翻。

其實藥物流產最重要的是流產過程中,不但不是不痛,因為要靠子宮收縮出血來流產,病人反而會覺得更痛,所以對這方面不甚瞭解的病人,醫師必須事先聲明清楚,否則一痛起來,不是後悔未及,就是破口大罵。加上藥物流產有百分之五的失敗率.,即病人對RU486搭配前列腺素幾乎完全沒有反應者,最後還是必須要回歸做人工流產手術,理論上又必須重新再付一次人工流產的費用,所費不貲。站在醫師的立場也是心知肚明,人工流產手術固然也許有麻醉的危險,但病人從頭到尾都完全在醫師監視掌控中.一定是最安全的,何況不過只是短短的十幾分鐘內的事,醫師都是使用真吸引器,三兩下就清潔溜溜,那有什麼刮子宮,子宮壁會變薄的想像空間?

但即使經過醫師詳加解釋,威脅力誘,告知可能的惡果,鴨嘴大夫還會贈送一本RU48安全使用手冊,讓她比較分析,偏偏臨床上還是有近三分之一的早期懷孕婦女,前卦後繼都會視死如歸,堅持要求用RU486藥物流產。主隨客便,鴨嘴大夫不動聲色,表面上是不會有什麼情緒表示,因為病人自主權一定要尊重,對錯不論;雖然也明知幕後推動吃藥流產的黑手,居然大都是出自一知半解的男友也無可奈何。身為教唆流產的男友,可能因為內疚,為了了盡心意,不得不加倍體賠貼,要說為了比較不會傷害女友的子宮,為了不要讓她承受手術的危險,所以堅持或聳恿女友,一定要去接受藥物人工流產。問題是到時出血疼痛了半天,終究排出妊娠物了還好,最怕痛了半天妊娠囊仍是高高在上,或根本不出血不疼痛,最後乃必須淪落到再花一倍價錢,回歸重作一次流產手術,賠了夫人又折兵,就不是男友錯誤決定的權限範圍所及。

    病人資訊不足,辨識對錯的能力不夠。台灣社會上許多似是而非的假醫療資訊充斥,更常是生意人利用來哄騙吹噓病人的,素材。偏偏許多女病人,什麼人都信,就是不信任她自己的醫師,如果醫師堅持強迫推銷實証醫學理論,更是曲高和寡,所以在不妨礙生命權與健康權的,有時也必須忍辱負重,尊重病人錯誤的選擇。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