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醫師法律人一個人情,

鴨嘴大夫每次要去參加醫師公會的醫政會議或醫師團體的法規會議,事前總是忐忑不安,會中才是坐立不安,事後更是寢食不安。蓋作為醫師法律人,醫界期望您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六法全書外,醫療法、醫師法、全民健康保險法十八般武藝都要樣樣精通。所以事前鴨嘴大夫不但要先復習功課,尋找相關法條以備現場任人質詢,腦力激盪。外行人都以為只要唸法研所的人,就一定會要考上律師(不然幹嘛唸法律?),說到考律師,其實醫師法律人才真的是五味夾雜,一肚子嘔氣---若說現在律師麼多,每年製造三百多名,已不再是百中選一, 俯拾皆是,考律師幹什麼?人家一定會批評您是「酸萄葡萄心理」,若說醫師做得的好好的,沒事幹嘛惹塵埃去考律師?人家更會批譏說您是「甜檸檬心理」,但說來說去,醫師但被叫律師,或教授,照常飄飄然,蠻虛榮的。

問題是社會的期望是當律師的人就一定是無所不知,翻法條像上網查詢一樣便捷,頭腦還要像電腦一樣無所不知,明明鴨嘴大夫又沒「敢」去考律師,但每次都硬要叫高律師,高教授的,害得鴨嘴大夫樂不可支,飄飄欲仙,不知不覺自膨脹,竟忘了我是誰,以致會中知無不言,言無不,,會後麻煩事更是源源不絕接踵而來,蓋開會時許多待查或待寫的公文,一定會交付多項工作業給很愛發表意見,大言不慚,自認很懂法的人。掌聲過後,待鴨嘴大夫夢醒回神,才發現自己早已一口承諾, 接下許多,不可能的作業,然為時己晚,結果帶回家再花比開會多兩三倍的時間, 夙夜匪懈,埋頭去寫什麼法律意見書,公文回函,不但不能具名,沒有著作權,而且為善又不可為人知,默默奉獻。人家律師是有償的專業人士,苦的是我們這些冒牌貨,肚子除了油多脂肪層厚又沒有多少東西,考律師又沒興趣, 寫一點法律文意見,又必須絞盡腦汁,夙興夜寐才能交出一點點成績單,又未必為上級所採用,所謂煩惱皆因強出頭,這都是臨場愛慕虛榮的後遺症。

每每想一樣是開會,車馬費也和大家一樣小包,像鴨嘴大夫這種中老 (才三十年年資,尚未成大老氣候),就應該是學學大老做法,只針對法律顧問或年輕醫師法律人的法律意見實務批判,用多年醫界做事的經驗重點指摘,或不要他們衝得太快太遠.把們拉回來,教年輕人多一點為人處事的道理,這樣不但擲地有聲,而且令人心服口服,最重要的是經驗傳承,輕鬆愉快,這也才是大老的風範。那像有少數人臨開會才問到底要開什麼會?到時後吃完便當,喝口熱茶打打屁,領了出席費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真是羨煞鴨嘴大夫。雖有滿腹牢騷,要說醫界欠鴨嘴大夫一個人情,雖不為過,但也不過是發發牢騷自己往自己臉上賠金而已,自說自話,誰理你啊!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