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一個悲壯兩字了得?

 鴨嘴大夫為婦產科與家庭醫學科兩個專科醫師,每一專科規定六年之內要修滿240 小時的繼續教育學分才可換照(其中包括十分之一的醫學倫理法律學分)。鴨嘴大夫上週接到家庭醫學醫學會來函通知明年1 16日專科醫師証照必須換証,居然發現仍積欠乙類學分70個小時。主要是近兩年來,鴨嘴大夫每個月至少都會到全國各地演講醫學法律一次,演講者學分為聽眾時數的三倍,所以偷懶,沒有像往年一樣,定期寫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的通訊繼續教育教材作業,但因為邀請單位都忘了,沒有替鴨嘴大夫申報家庭醫學醫學會演講學分,結果連基本的2學分也沒有拿到,今日才會捉襟見肘。

而事實上每月出版的基層醫學月刊,寫起來也是大費周章。該刊每期約130~150 ,至少有五篇醫學文獻,必須花一、兩個小時精讀才能唸完,之後再回答15~20題題目寄回,答對及格了,才可得兩點(2小時)的繼續教育學分,每次寫完擲書而嘆,悲壯之情,不覺油然而生。如今眼看已六月底了,換句話說,鴨嘴大夫必須在六個月內補上完70個小時的醫療研討會,否則明年1 16日就會被取消家庭醫學科的專科醫師資格。情急之下,鴨嘴大夫好不容易就近找到每週五下午1:00~3:00台北市醫師公會有舉辦醫學講座(每次上課可得2學分),以及每週日12:00~2:00,台安醫院社區醫療部也有舉辦社區醫療課程(每次上課也可得2學分,8 月中開始),總之即日起,每週五及每週日,鴨嘴大夫不管是看完門診,開完法規會議,上完博士保險課,或趕完法律意見書後,都還要風塵僕僕,風兩無阻趕去上這兩堂課,全程無缺,如此一來方才可能拿到70以上學分數,補足240學分。

識者或以為鴨嘴大夫一定怨天尤人,憤憤不平,其實不然,反倒自憐一般人都不知醫師難為,養成不易維持艱苦,世人只知儘情詆譭謾罵,不知將心比心。當他們正在玩高爾夫球,引吭高歌卡拉OK,或花天酒地觥籌交錯,閒雲野鶴休閒養生之際,烈日當空或冷風颼颼之下,醫師們還要趕場唸書,為病人權益而追求新知,奮不顧身。鴨嘴大夫不過白髪蒼蒼,齒根動搖五十好幾,但見更多雞皮鶴髮,龍鐘老態的六、七十多歲前輩醫師,午睡時分,放棄含飴弄孫,仍要千里迢迢,群聚一堂,熱心發問討論新藥,追求學問絕不後人,豈真一個「悲壯」兩字了得?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