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何必要集體退出健保?

報載醫界、藥界不滿健保制度,近日同時要分別祭出抵制手段。藥界不滿健保局防範違法門前藥局不力,揚言七月二十六日要上街頭;中部四縣巿醫師公會,則對健保局追扣溢付款反彈,已發動會員與健保局解約。中部民眾也怒吼「拒絕健保費」反制。消基會董事長李鳳?昨說,公會若要醫師集體退出健保即涉聯合行為,公平會應調查是否違法。 

其實依法論法,所謂「聯合行為」,依公平交易法第7 條定義為「本法所稱聯合行為,謂事業以契約、協議或其他方式之合意,與有競爭關係之他事業共同決定商品或服務之價格,或限制數量、技術、產品、設備、交易對象、交易地區等,相互約束事業活動之行為而言。前項所稱聯合行為,以事業在同一產銷階段之水平聯合,足以影響生產、商品交易或服務供需之市場功能者為限。第一項所稱其他方式之合意,指契約、協議以外之意思聯絡,不問有無法律拘束力,事實上可導致共同行為者。同業公會藉章程或會員大會、理、監事會議決議或其他方法所為約束事業活動之行為,亦為第二項之水平聯合。」,其中「同業公會藉章程或會員大會、理、監事會議決議或其他方法所為約束事業活動之行為,亦為第二項之水平聯合」,所以只要「以契約、協議或其他方式之合意」包括「契約、協議以外之意思聯絡,不問有無法律拘束力,事實上可導致共同行為者」都是聯合行為,因而藥界不滿健保局防範違法門前藥局不力,揚言本月二十六日要上街頭抵制是聯合行為,醫師公會對健保局追扣溢付款反彈發動會員與健保局解約是聯合行為,連中部民眾「拒絕健保費」反制應該也全都是聯合行為。

有疑問者為:聯合行為是否只是限定為「作為」?還是也包括「不作為」與「消極作為」?那消極不作為的聯合行為,又要如何和陳情,抗爭,罷工相區隔?其實,醫師又何必要老老實實「集體」退出健保?因為對日進斗金的科別來說,根本不理不睬,算錢都不及了,誰要跟您集體退出?而若健保已令個人開業無法生存,只要醫師個人單獨的,自發性的,逐一逐二的,悄悄的退出健保即可,何必大張鑼鼓,同進同出?最矛盾的是必須退出健保的那些科別都是飽受健保總額貶值之苦,嘗不到健保甜頭,也就是根本沒領到多少健保給的錢者,即使集體退出後,對健保財務支出的改善也不大;反之,目前仍沾沾自喜,戀棧不走的科別才是海銷健保總額的主力,所以號召醫師要集體退出,反正那些利多科別不動如山,也不會影響健保大局,相對的健保財務也根本無法起死為生。鴨嘴大夫的奇想是:健保局應該壯士斷腕,和不想退出健保,利多的科別解約,如牙科,腎臟內科,呼吸治療科,復健科,皮膚科,中醫等等健保錢坑,讓他們回復自由競爭市場,也不會影響他們收入,但保証健保財務馬上就會回復寬裕,不必再增加一分一毛的保費,也可提供國人更好的醫療服務保險給付。

話又說回來,公平交易法第2條曰:「本法所稱事業如左:一 公司。二 獨資或合夥之工商行號。三 同業公會。四 其他提供商品或服務從事交易之人或團體。」,似不包括一般所謂的「人民」在內,所以人民聯合「拒絕健保費」反制有理,並不違反公平交易法,但全民健保法第69-1條有言:「保險對象不依本法規定參加本保險者,處新台幣三千元以上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鍰,並追溯自合於投保條件之日起補辦投保,於罰鍰及保險費未繳清前,暫不予保險給付。」,同法第69條第一項更規定「投保單位未依第十六條規定,為所屬被保險人或其眷屬辦理投保手續者,除追繳保險費外,並按應繳納之保險費,處以二倍之罰鍰。」,不僅如此,同法第30條第3 項更進一步管制「保險人於投保單位或被保險人未繳清保險費及滯納金前,得暫行拒絕給付及核發保險憑證。」, 同法第59條也祭出罰則「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應於保險對象就醫時,查核其保險資格;未經查核者,保險人得不予支付醫療費用;已領取醫療費用者,應予追還。」意思就是說,健保局不但不准反制「拒絕健保費」的人民看病,不符保險資格者,還不准保險特約醫事服務機構給予這些反制的人民醫療,到底政府這種只准官家放火的實質「聯合行為」,其正當性又如何呢?值得檢討。

順便一提的是醫療法60條有明文規定:「醫院、診所遇有危急病人,應先予適當之急救,並即依其人員及設備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 若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的醫師,老老實實聽信健保局的話「暫行拒絕保險給付」(即提供醫療服務),不先予危急病人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導致日後因延誤病情吃上官司,必須自行負責---健保局好官我自為之,倒霉的還是這些保險醫事服務機構的歹命醫師。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