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被搶劫了?

 

在別區開業的好朋友何畢索醫師,日昨來向鴨嘴大夫哭訴,因為他認為他被搶劫了,但承辦警員們認知不同,堅持說他只是不小心掉了八千元門診收入,而被路人拾獲去了---因為何醫師根本沒有看到歹徒拿走現金,治安人員認為這怎麼能夠成立搶案呢?所以只要他備案即可,不必報案。何醫師;事後愈想愈不對,認為警察可能只是在欺負他不懂法律,社交白痴。所以才特地要來向鴨嘴大夫討教,詢問人間是否尚有公平正義?事實上何醫師痛惜的不是八千多元失款,錢是拿不回來的了,保住生命破財消災也很慶幸,怕的是歹徒會食髓知味,想如此輕意拉扯馬上就有近萬元收入,而且事後大家都不追究,之後又沒有警察加強巡邏,大開方便之門。挨錢用光後不再如法炮製才怪?何況次日起據何醫師明察暗訪,果然天下太平無事,該暗處該時段,連一名警員或一輛巡邏車也沒有增派過,派出所警員承諾的加設巡邏站,加強巡邏,不過只是為了安定人心的鼓勵安慰,說說而已。反倒令戰戰兢兢,改走他路回家的何醫師,每晚都在自力救濟暗中監視,寄望只要再看到歹徒一眼,一定會先報110 ,當場逮捕歸案。

話說何醫師的「搶劫或遺失」羅生門事件的來龍去脈是這樣的:十月十八日晚上下班時,才十點二十分,何醫師走出診所門口,往回家路上走回時,才離開光亮的辦公大樓,走向十點整方才關門休息的彩券行門口,遠遠就望見站著兩名廿餘歲年輕男子,一高一矮,目光一直注視過來。因該處常見有流浪漢或乞丐在徘徊,何醫師本來也見怪不怪。但見兩人目光如炬,虎視眈眈,當下即有不祥預兆,但他仍傻傻繼續慢條斯理前行,到距離約五公尺前時,對方一邊欺身過來靠近他, 同時一邊開始出言恫嚇說:「您好好合作,我們只要….,,何醫師方感大事不妙,但已成囊中物,高個子己愈靠愈近,無法脫身,矮個子者已向他背後包抄,但直覺兩人口氣平穩,沒帶發抖聲,如此鎮靜,.頗令他覺奇怪。

當下何醫師即反射性向後倒退,心想再走回幾步就到辦公大樓,燈光明亮,就安全了,但看高個子右手持一短物,怕那是刀刃,何醫師連忙用左手緊握住其右手腕,但未見他大力掙脫或惱怒之意,亦覺奇怪。話說矮個子迅即繞到何醫師的後面, 顯然是要拿他後褲口袋的皮夾,但亦未見他動手,且對何醫師右肩背的黒色書包則未置一眼。雙方僵持拉扯之間,皮書包掉落地上,裡面講義,信封等散落一地,何醫師保命要緊忙著掙脫逃走,亦不顧及,但亦並無親眼看見對方拾起何物倒是。雙方在騎樓拉鋸不到一分鐘,即見有一光頭著黑衣男子靠大路邊走過,但他竟視若無睹,未朝裡頭看一眼;何醫師當即高呼「叫警察! 叫警察! ,歹徒兩人則對看一眼後,隨即向北呼嘯而去,跑到對巷騎樓時,兩人還同時往後望,何醫師不甘示弱,還再度高叫「叫警察!叫警察!,作勢要追過去,心想又能如何就放棄了,他們兩人則再繼續沿著馬路往下個騎樓跑去,即不見踪影,兩人當時並沒有騎麾托車,又能從逃逸,也令何醫師感到很奇怪。

當下,何醫師連忙收拾掉落一地的講義,也未詳查兩包門診收入的信封,就一鼓腦兒放入皮包,雖還尾隨該黑衣路人走了一段,見他中途穿越馬路到對面去,就繼續走向回途,前後不過五分鐘時間。當時只因滑倒右手肘磨擦略感疼痛,心想光天化日,才十點二十五分就發生如此搶奪,心有餘悸,愈想愈怕,又想既然沒有人傷財損,報警也沒有用,就想到他們里長,晚上不是都有派人巡邏嗎?怎麼還會發生這種搶案未遂?何醫師就跑到里辦公室找到里長陳述,里長倒很熱心,馬上打電話向110報案,不久即有兩名警員騎麾托車來到辦公室,很客氣要求苦主何醫師到現場講明事情來龍去脈,大約十點三十分何醫師即回現場說明,據警員及偵查員多人研判,極有可能只是和人結怨,或是企圖綁架,或是醫療糾紛報復,但就是不像搶劫。尤其從頭到尾歹徒們也都沒有提到「錢」或「錢拿出來」字眼,他們就不認為是搶劫,何醫師心想反正除了衣服左袖拉破,右手肘擦傷,人也都無恙,又沒有什麼損失,備案就好了,就充分合作.在十點三十五分四十分時,就依現場警員之意,坐上警車,回到派出所作筆錄備案。

話說到派出所之後,警察很客氣,還給他喝茶壓驚,事發後何醫師雖難免有點驚魂未定,但派出所喝口茶後較心平氣和了,等待具結筆錄時方才開始清點固定放在書包內的兩包門診收入各約八、九千元的信封袋,,乖乖!居然不見晚上的那一包,再三找都找不到後方告知警員, 全體警員一聽之下,大家都傻了眼。記錄的警員坦承若真算是搶劫是公訴罪,他們一定要辦,這當然是無庸置疑的, 何醫師再回想現場,歹徒為何會迅即離去,原來應該就是己經拿到錢了,目的已達,當然是迅速欣然離去,但從頭到尾都是猜測懷疑,又沒憑沒據,但要苦主牽就大家辛苦一夜,自承只是遺失巨款,讓路人拾去,豈不是啞巴吃黃蓮,掉了錢又要當傻瓜?最後何醫師還是婦人之仁.感念警員們都忙了一個晚上,折騰半天,若再強報搶案,他們就必須再大費周章,重整旗鼓,在他們信誓旦旦,承諾保護加強巡邏下,折衷同意在備案簿只寫明,苦主事後清點財物,才發現短少一包,極可能是遺失時,被路人拾去云云。眾警員方才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最後還好心好意用警車載何醫師回家,療養身心早點休息,如此仁民愛物,體恤百姓,真令何醫師當晚感動不已。

    問題是次日事後果然天下太平,大家似乎都忘了這件事曾發生過,從頭到尾好像都是何醫師「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而已。本來向何醫師承諾要加裝巡邏箱,加派巡邏車的事,警員也都忘了一乾二淨,未付諸實施。何醫師是真的害怕歹徒們食髓知味,如此輕而易舉,又無人追究,錢一花完,一定會再馬上來如法炮製。員警們再忙,至少可以在晚上十點到十一點時段,輪派到報案現場巡邏一下,說不定會再碰到一高一矮很明顯的兩名歹徒,無目的的在現場或附近路橋下徘徊,伺機而動者,即是當時嫌犯,即可一舉補獲立功,相信,到時要苦主出面指認,何醫師一定一眼即可看出特徵,但若警員一直按兵不動,不理不睬,不把握破案立功機會,縱虎歸山不見任何保安措施,下次若甚至因而鬧出人命,何醫師情何堪?

故最後何醫師特囑鴨嘴大夫一一筆錄記明前情後委為憑,日後若有不測,務必要為他申冤報復。鴨嘴大夫承此重任,不敢掉以輕心,特摘錄其詳情告白,登錄自家網站,昭示天下以表其志。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