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要懂得爭氣

如果全民健保的制度面有問題,政府及公民為什麼不去設法改變?主要還是因為主其事的醫師們都沒有說話嘛。大多數醫師一向都是逆來順受,習慣了,又死愛面子,美其言說同甘共苦,共體國難艱也罷,結果首當其衝的醫師都無所謂了,當然別人也不會想去為醫師改革,所以健保其實不但本身體質不良,而且毛病百出。一但逼得無辜又天真的醫師民不聊生了,大家只好迂迴曲折,以量補價,智者更進一步鑽營漏洞,吃好道相報,有樣學樣,以致什麼藥價黑洞,門前藥局,假住院,虚看病等等各種名目都紛至沓來,為了生存,醫師理直氣壯,並沒有任何犯罪觀念---結果試想,看一個病人不到300 元的診療費,理當捉襟見肘的醫師,照常日進斗金,發財購屋,互比財富,這豈不令更多嗷嗷待哺的行業欽羡嫉妒?

但問題來了,緊接著私人醫院假住院真報價陸續揭發之後,被捉到的醫院實在很為自己感到抱屈,問題就是行之多年了,大家誰不都是這樣在做?否則健保醫院根本無法生,被捉到的醫院不過冰山一角的替死鬼而已。然後是門前藥局被開鋤砍頭,全國一千家每年吃掉其他醫師數億的總額,數目相當驚人,難怪每次台北市醫師公會開會時,理事代表們都罵聲四起,咒聲連連,最後終於還是被眾矢之的的健保局出賣曝光了,一攤在陽光下,當然無所遁形,成了過街老鼠---健保法第72條行政處分加上刑事詐欺罪,恐亦難全身而退,即使緩起訴最後也必須吐出,過去數年所私吞下的不當得利鉅款,全數連本帶利追討,否則檢察官也有瀆職罪責。鴨嘴大夫本奉全聯會法規委員會之命要研究如何可用「一事不二理」來為門前藥局的同儕解套,結果發現法理愈陷愈深,最後依法可能一罪必須三罰----健保局先二倍罰鍰,接著檢察官詐欺罪偵訊,即使緩起訴也要追討不當得利,一向恨得心癢癢的地方醫師公會羣情憤慨,更會在判刑確定---包括緩起訴後,再落井下石,移付懲戒。

許多制度面的不良本來就要深受其害者,團結一致爭取權益,只有醫師自己才知道如何去反應,如何去改善醫療政策與制度?全民健保一年近5000億的預算,當然是兵家必爭之地,鉅款花落誰家,只是突顯制度面「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畸形扭曲而已---就像產檢本是國民健康局的事情,全民健保何必包山包海,然後再焦頭爛額,找罪受?其實大可把產科分離出來,不加入健保,由國民健康局全權負責,孕婦不必交保費,也都可以免費檢產,到時出生後再給產婦一筆生育輔助十萬,二十萬即可,還可以鼓勵婦女生育,一舉兩得。制度本來就是要設計來供人改善的嘛,醫師們應該要同舟共濟,敵愾同仇,團結一致,絕不是要自相殘殺,惡性競爭,或大家和稀泥,同流合污,一起都死得很難看。(951129)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