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署研究計畫期末報告書 前言

----「醫事人員強制保險制度之相關研究」研究計畫

 

這本長逹三百零五頁的研究計畫報告書終於在眾說紛紜,眾志成城下完整出爐,主要還是要歸功衛生主管單位的高瞻遠矚,深知為全面解決醫療糾紛,除了補償基金,責任保險,還有一塊處女地必須去開發耕耘,那不折不扣,正是本研究計畫要探討的「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明言之,強制調解、任意仲裁不過是解決醫療紛的程序問題,實質損害賠償的部份,絕不是一個保險兩個字就了得。

哈佛報告中昭然若揭,醫療糾紛真正有過誤,有疏失的過失責任Tort Liability,不過只占百分之廿八,那正只是商業性,任意性的第三人醫師責任保險所只能涵蓋的部份而已,好在一個「藥害救濟基金」,小兵立大功,竟然可以輕易的解決了百分之十到十五的醫療糾紛,但那也只是涵蓋到無過誤責任No Error Liability,有因果關係的那一部份,然而無過誤責任又沒有因果關係的醫療意外,天災人禍,就像羊水栓塞產婦的猝死,就可以置之不理,視若無睹了嗎?事實上,醫師自認沒有疏失,病人與家屬最無法接受,雙方爭執不下的也正是這一塊不可意料,不可抗力的地帶,這時就只有靠國家的力量,透過如生育風險補償一類的救濟基金才能來補足,彌爭止訟,也就是說,必須由國家出面,整合目前及將來所有的,包括藥害、疫苗注射、愛滋病及生育風險等各式各樣的補償基金,組織成一系統的醫療事故補償基金辦法,來涵蓋全部真正無過誤責任,不論其有無因果關係者,即正面表列其補償項目,方可解決百分之七十二的無過誤責任那部份的醫療糾紛。

但問題來了,要確定知道醫療事故時醫師有無醫療過誤,就必須做「醫學鑑定」,看醫療行為有否符合當代醫學水準SOP?要確定醫療事故和醫療行為有否因果關係,更要作「醫療鑑定」,看醫療過程有否符合當時,當地醫療水準?那都需要花費冗長的鑑定、調解、仲裁、訴訟過程,經過兩、三年的爭執不休,結果方可能証明只是醫療意外事件,根本和醫療行為沒有因果關係,此時醫師縱然無辜,但早已身敗名裂,病家更是精疲力盡,傾家蕩產一無所獲。所以一發生醫療事故,一定還有更快速解決的途徑才對,而其實這正是本研究計畫精髓所在---就是一但發生醫療事故,「不論對錯,無關過失」,只要用簡易的「因果關係排除法」檢驗---無法証明沒有因果關係,就算是有因果關係的方式來審核,以去除自然死亡或正常疾病變化的可能性時,即可限額定額給付,如此一來,不要說可以解決包含百分之七十二的非過失責任區,有時連過失責任也連帶一筆帶過,醫療爭議自然迎刃而解,這不也就替全面解決醫療糾紛找到了最佳的解決策略了嗎?

本研究計畫得以順利完成,最先要感謝的,是我們國立政治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研究所所長 林建智教授,自申請本研究計畫書開始,以及兩次專家諮詢會議,他都親自出席,不時給予專業評論指導,增進不少學術氣氛。衛生署長官 王炯烺專門委員更是指導有功,三次專家諮詢會議都親自列席指導,令本研究計畫生色不少;承辦的 吳淑慧研究員不時給予政策及行政上的指導支持,令人永誌難忘,而我們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的楊友仕理事會,更是全程參與,不時給予打氣與鼓勵,方使本計畫順利完成,這些重量級人士都是本研究舉足輕重,功不可沒的幕後英雄及貴人。

當然同時更要感謝全程參與第一次專家諮詢會議的學術大師們,有林建智主

,邱清華教授,吳嘉苓教授,黃鈺生消保官,蔡宛芬秘書長,還有長官 王炯琅門委員及地主 楊友仕理事長;以及參與第三次保險專家諮詢會議的學者與大老,林建智主任,凌氤寶教授,保險局林科長,楊誠對董事長,張立義總經理,高榮富前總經理,以及林承斌協理,李家敏經理,蘇金珠副理等青年才俊,還有衛生署的長官 王烔琅專門委員。其中,保險局林科長能親臨指導,給予本計畫許多政策性的指示,更是令人鼓舞。我的大哥 高榮富總經理為此次會議奔走聯絡,賣足面子方能請到產官學保險界大老共襄盛舉,實在辛苦,本研究計畫得以如期推出,都是與會者大家的功勞。

最後不能不提的就是工作人員們的夙夜匪懈,努力以赴。尤其是本計畫的專任研究助理---政大法研所保險法博士班陳俊元同學, 兼任研究助理---政大風管所碩士生王瑄同學,和兼任研究助理---政大法律系呂孟儒同學,以及台灣婦產科醫學會的祕書白小姐及程小姐,協助收集,查詢資料,整理討論,聯絡奔波並實際參與會議的錄音與現場記錄,大家都是努力打拼不勝餘力;連診所的吳淑華護理長,內子陳素禎也都加入行政助理行列,千辛萬苦默默奉獻,真是功不可沒。另外委託政大商學院民意調查中心所做的三份問卷調查結果,彌足珍貴,更是物超所值,有目共睹。林林總總,都是要在此時,研究計畫書完成之際,再三向諸幕後英雄重申感謝之意者---在此深深感謝大家的辛苦與努力!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