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不為也,乃不敢也

病人打電話或甚至只傳一張傳真單子到鴨嘴大夫診所,上面密密麻麻羅列了許多藥物的商品名,原來是她最近才知道懷孕一個多月,之前因感冒,在不知有孕的情況下,服用了家醫科醫師開的感冒藥,心裡很擔憂,不知道會不會影響胎兒?到底可不可以生下來?故直接先用傳真詢問鴨嘴大夫有沒有關係,待會兒會再打電話來問個詳細。調出病歷,鴨嘴大夫知道這位病人半年前才來看過幾次,最重要的是她的母親原來還是鴨嘴大夫的舊識老病患,雖然茲事體大,鴨嘴大夫還是在百忙之中,花了近半小時以上時間,為她一一查了「常用藥品手冊」,最後慣例給她一個不甚肯定,不滿意但尚能接受的答覆

事實上這種情況正是所謂的「不確定的醫藥關係」---即使上網搜尋遍訪群網,或翻遍常用藥品手冊,除了少數惡名昭彰如四環素、沙厲多邁等正面表列之藥者,幾乎沒有一本書會白紙黑字明明白白地告訴您這個藥能用,那個藥不能用,即使懷孕用藥分ABCDX五級數了,除了X,其他級藥最多也只能說動物實驗結果不好,但人體使用後果不明,而孕婦用藥又不可作人體實驗,所以往往結論也大都是要由臨床醫師考慮使用的利弊安危Benefit vs Risk後再來作斟酌取捨,偏偏那部份僅有的權限,也正是目前最不為人所被尊重,最詬病的「醫師裁量權」的勢力範圍,更遑論統計上還有百分之三的自然畸胎發生率,就是說任何人懷孕時,什麼藥都沒吃的情況下,也有可能百分之三會生出畸形兒,醫師亂下斷語輕言保証,到時不被亂刀追殺砍死,也會被告到身敗名裂為止。記得四五年前有位長官的老婆也是同樣情況,鴨嘴大夫伴君如伴虎,不免稍講了嚴重一點,還慎重其事影印交付常用藥品手冊資料,告知有畸胎之虞,結果長官不聽老人言,事後不幸言中,然至今仍無法原諒鴨嘴大夫,可知並非個人危言聳聽。

和病患博感情的時代似乎早已煙消雲散過去了,鴨嘴大夫何其幸,因拒絕加入全民健保特約診所,目前尚有一些死忠患者可以和她們拼真情,但也何其不幸,經常就要承擔這種沈重的人情債負擔。試想要決定病人要不要生育,可不是問候天氣好不好、吃飽飯沒式的寒暄問好,病人充分信任授權下,也不是醫師寧可錯殺不可漏殺,通通用墮胎一句話就可應付了得。而醫師果真必須如此慎重其事,要回答這麼一個看似簡單無奇的問題,可能比看一個門診病人還要多花上十倍廿倍的時間,相對的有這種困擾的病人根本就不看門診,連掛號費也要省下來,一毛錢都不花,只要一通電話,一紙傳真就要醫師為此疲於奔命;而醫師在面對沒有掛號,尚未成立醫療契約的病例情況下,針對難如登山的懷孕用藥問題,還得再多花上比看診多半小時、一小時的時間,耐心去為她找資料証據,以便等一下病人再來電諮詢時,可以充份告知說明並予承諾保証,而其無因管理後果明知必然「有功無賞,弄破要賠」,無疑是應了「多作多錯、少做少、不做不錯」的咒語,尤其最近醫病關係劍拔弩張,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之下,不知何時醫師還可能會被遷怒的病人控告其專能力不足,注意能力太差,應剝奪其行醫之資格,真是情何以堪?

所以除非死忠舊識的老患友,鴨嘴大夫和許多婦產科醫師們有時也真不得不明哲保身,保持緘默權---可憐醫師真的是「非不為也」,乃「不敢也」(960102)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