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有權利決定胎兒的生命嗎?

鴨嘴大夫最近曾處理過一位婦產科醫學會會員的醫療糾紛,肇因是產婦在待產時,因主動脈瘤破裂而猝死的案例。該產婦為40歲婦女,平日沒有高血壓的毛病,更無胸悶疼痛現象,待產時忽然昏迷、全身抽痙,接著就休克、死亡。病人心跳雖一時停止,但經醫護人員給予心肺甦醒術急救後,又略恢復生機。十萬火急之際,當時主治醫師曾建議家屬同意,應馬上緊急剖腹生產,生死關頭之際,胎兒急救存活的成功率尚可達70%,但是呢?家屬可能感情作用,口口聲聲說「救大人優先,寧願放棄胎兒」;醫師明知並不會影響終局結果,甚至可能會多救回一命,但當時情勢下又不能強家屬所難,只能暗中扼腕不已。結果不到半小時,就聽不到胎心音了,就因為家屬的無知濫情,一時的錯誤決定,一味盲目以為優先救治產婦己足,結果平白失去救治胎兒一條生命的關鍵時刻,問題是當產婦繼續努力急救,前後歷時4小時之後,還是不治死亡,一屍二命,更添人間凄涼傷感。

這件悲情案例在法與醫的感情立場上,醫師並沒有什麼過失、對錯可茲追究,而家屬更是人之常情,何忍再予呵責。只是當鴨嘴大夫閱覽卷宗時,看到法醫解剖鑑定報告,在子宮上面曾描述說:「打開子宮,在子宮內有一個足月已死男嬰,手肘捲曲、頸部位發現有臍帶纏繞,體重為3500公克,外觀無顏面心異常認定」,直令鴨嘴大夫悵然若失不已,不禁要懷疑:從法律的立場,身為父親者(或其家屬)是否有權利來決定這個胎兒或別人的生命與生存權?甚至要質疑家屬是否有能力,有判斷力,有決策力來決定他人的生死存亡?當時在主治醫師的建議下,胎兒本尚有70%的救出存活機會,為什麼家屬還要平白放棄這個機會呢?家屬是否有向醫師問清楚說:如果救活這胎兒,產婦就一定會必死?或是否仍有機會先救出胎兒下,產婦還是可以繼急救,保持生機?結果碰到家屬感情用事下,即使明知其決定無知,告知後同意帽子一壓, ,家屬的決定才具舉足輕重效力,醫師當然無可奈何,尤其當發生如此意外,家屬先就抱定醫師處置不力的指責心態下,再善意的專家建議恐亦無法平心靜氣的聽進去,此時專家是否仍有置喙餘地,亦很難不懷疑。

最後在法律的立場, 除了良心不安之外,醫師是沒有什麼罪責可循,但家屬就可以這樣子完全免除罪責嗎?但悲劇並不因產婦這種不可意料、不可抗力的醫療意外,因解剖發現「主動脈瘤破裂」曉揭後而安靜落幕,家屬反而訴諸法庭,更因沒有成功挽救胎兒而愈演愈厲,使得醫療裁量權和病家當場違反人權的同意權之間的予盾與隔閡,因而更形無限擴大。 (950915)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