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產科醫學會應成立發言人制度

 

最近碰到一位司法界學妹說,在電視上看到她們鄰居那位因早產安胎失敗,病人怪罪醫師接生時離開產房,害她的胎兒墬地,頭部外傷而死的婦產科醫師,她不但認識他,也知道左右鄰居都說他是一位熱心的好醫師,但見他被家屬抹黑,被媒體修理得體無完膚,而心生不忍,尤其看到老實的醫師在攝影機前頻頻為自己辯護,堅持他沒有把孕婦架上腳架,所以早產兒頭部也沒有撞擊到產台上的不袗底盤,但支支吾吾,有理講不清,幾乎都沒有人理他,也沒有人同情他,醫師好像在自說自話,百口莫辯,令她覺得你們醫師好孤單,好無助!其實每位婦產科醫師也都心知肚明,這位懷孕六個月陣痛早產的患者是來安胎的,醫師安胎都來不及了,怎會要把她架上產台來接生?留在產台上觀察不過以防萬一,而早產兒顱內出血不過也是因為早產兒本身的生理關係,干接生醫師何事?聞之同行如此被冤屈抹黑,婦產科醫師那個人不心情沈重?就像一群被獵豹追逐的羚羊,眼看著有同伴被獵豹補獲分食了,自身難保愛莫能助,誰又敢捨生取義跳入火坑去救牠?說不定下一回也可能是輪到自己落入豹口,還是逃命要緊,但永遠忐忑不安的是逃得過今天,能逃得過明天嗎?

接著不久,會員中又有因VBAC(剖腹生產後嘗試陰道自然分娩,即產婦第一胎剖腹生產,第二胎要嘗試自然生產者)不幸發生子宮破裂悲劇,結果胎兒死亡,但產婦奇蹟似的被診所的開業會員醫師救活的案例,也轟轟烈烈吵吵鬧鬧上了報。據水果日報報導,家屬振振有辭指証歷歷,說醫師都沒有向他們說過,這樣子生產子宮會破裂這麼嚴重,不然早知道就要求剖腹生產了。剛好第二三天,鴨嘴大夫擔任「司法人員研習所醫事案件實務研討96年第1期基礎班」的醫事專法庭法官培訓課程的講座,為法官們講解產科醫療糾紛案例分析時,就事論事,以該案為例,還特別強調子宮破裂診斷上之困難與治療時保留子宮的搶救手術之不易, 鴨嘴大夫還直誇該開業醫師搶救及時,實在訓練有素,尤其能在發現產婦臉色蒼白第一時點,當機立斷開腹急救,而救回產婦一命,家屬應該感謝他都來不及才對,怎麼會反咬一口?該會員第二天打電話來請教鴨嘴大夫時,在確定他已有善盡說明義務---告知後同意後,鴨嘴大夫馬上贊不絕口給他打氣---子宮破裂能及時診斷急診開刀,救人一命如造造七級浮圖,醫師大恩大德,何有非難之處?我們學會不應該澄清真相,出面力挺會員嗎?

事實上碰到醫療糾紛時,病人確是有點資訊不平等,但現在醫療法己規定病家可以影印整本病歷,病人又有不少高人指點,也都懂得如何「証據保全」,反而是醫師經常陷入媒體不平等待遇的劣勢,加上「人死為大」,醫師又不能和病家一樣理直氣壯,得理不饒人,以致醫師只能囁囁不安的解釋,而舉凡申訴辯護都被認為不過是事後的推脫卸責之辭,誰理您啊!不知為什麼法界只一味要求醫師有事前說明義務,就沒有給醫師事後說明的權利?醫師在救人與殺()人之間竟無一點得以緩衝的空間。家屬更知道,人死不能復生,但搶得先機媒體放話,日後一定可以多拿一些賠償金額,何在乎被冤屈的醫師,因而一生清譽譽毀於一旦?遑論受難醫師還要承受壓力的催殘,精神的打擊,因而隨之而至的醫療業務萎縮,賠償金錢的大量損失,甚至夫妻離異家破人亡,樣樣都是任何醫師無法承受的心理與實質重擔,連醫師的子女也連累飽受驚嚇,眼睜睜看著老爸憂心忡忡,頭髪一夕變白,有錢竟買不到一絲心寧,錢再多又有何用?去年有一位48歲的會員醫師,因產婦羊水栓塞猝死,產婦家屬除提出告訴外,還抬棺至其診所外抗議,該醫師長期飽受醫療糾紛煎熬;竟然發生主動脈剝離猝死的意外,聞者莫不掬一把痛心血淚,更不必談許多醫師在醫療糾紛過後一段期間內不敢開刀,怕見陌生人,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創傷後症候群」,都將一一浮現,甚至歷經多年,膽戰心驚,恐懼永遠在腦海中揮之不去,歷久不衰。針對我們婦產科會員醫師疑因面對醫療糾紛壓力過大猝死案,台中市醫師公會曾痛定思痛,召開醫療爭議處理小組,決定雙管齊下,除商請保險公司針對醫療糾紛參加團保外,也將成立專人處理小組,協助涉入醫療糾紛的醫師,讓他們不再獨自面對,承受過大的心理壓力。固然和本人呼籲兩年的團保觀念不謀而合,蓋有了團保才有一千萬款式成立「財團法人醫師風險管理基金會」,讓我們學會會員在遭受醫療糾紛時,得以退居二線,由律師專人專才出面全權處理。但此時此地火燒屁股,遠水也救不了近火,故本人鄭重建議學會應即時成立發言人制度---以學術立場為醫喉舌,澄清真相力挺會員,發言人並得以學會的立場表明,必須進一步的醫療鑑定才能還原真相之前,針對媒體只持一面之辭,缺乏平衡下的挑釁報導或病家公然放話,侮辱威脅,無的放矢抹黑醫師的行逕,保留法律追訴權利。

為什麼醫師個人會需要有發言人來為他仗義執言?其實發生事故時,身為當事人,醫師自說自話根本沒有立場,而記者還會訪問其他醫師, 亂套話曲解,造成同行落井下石的陷阱,使得當事人受害更深,學會何忍任會員被媒體裁判,人民公審,飽受鞭撻修理,一世功名毀於一旦?若此時身為龍頭大家長身份的專科醫學會或地方醫師公會,能出面來說幾句公道話,至少民眾可以聽聽到底團體的意見如何?醫術立場的真相又是如何?而對其他會員也可因我們有發言人制度,而理所當然的回拒任何媒體採訪的陷阱,以免陷同儕於不義。目前言人制度最成功的當推台大醫院及名發言人林鶴雄醫師,每次看他在電視台侃侃而談,謠言止於智者,只要沒有第二種版本的聲音,任有心挑撥離間的記者也變不出什麼把戲,這是所見發言人制度最成功的一個典範。

回到最近校園內孩童被家長急駛汽車撞傷事件為例,受傷孩童在急診時發現四肢骨折,當時急診醫師病患也作了腦部超音波, 腦部並無出血或水腫現象,惟住院第二天孩童祖父來看他時,忽見童說頭部劇痛,隨即兩眼吊高迅及死亡,連通知醫護人員都不及,這種「延遲性腦部出血」的悲劇,雖不常見但也會有偶發率,聞者莫不傷感,共掬同情之淚,急診醫師心情必然也更難過,但家屬竟然馬上招待記者說,一定是醫師疏失,放話要控告醫師延誤診斷,一時之間風雲變色,昨日急救成功的醫師馬上自「救人者」變成不折不扣的「殺人犯」(業務過失致人於死),這正是榮總郭正典醫師所說的:「醫師在救人與殺()人之間,根本沒有生存空間可言」。此時台北市醫師公會若有發言人挺身而出,為急診醫師出面澄清,說幾句公道話,或由公會理事長在向家屬表達致哀之意後,發表新聞稿聲明,証明急診醫師已盡全力施救,並早已注意到頭部外傷顱內出血的可能性,但第一天確實沒有出血啊,假設第一天就腦部急性出血,醫師絕不可能不動開顱手術,放任意識清醒的病人躺著等死;若公會出面說明時能佐以文獻數據,告訴社會大眾及謀體,真正發生腦部延遲出血的血的或然率少到千分之幾,而這種不可抗力,不可意料的意料神之旨意Acts of God(翻譯為:不可抗力的意外),醫師根本無法未卜先知,如此應更可發揮其公信力,還原事實,取信於民….。相信在這種發言人制度下主動說明,還原真相秉公處理,不要說當事會員心安理得,可以恢復一點信心,全體醫師人溺己溺,也可以減少一點被抹黑,自然也可以多少維護一些和諧與互信的醫病關係,所以站在風險管理者的立場,學會或公會應及早成立發言人制度,面對風起雲湧的醫療紛,風聲鶴唳的醫病關係, 發言人制度更是迫在眉睫。

發言人制度要如何籌備及進行呢? 鴨嘴大夫初步構思如下:發言人可以先由理事長擔任,但必須要有一個學法的醫療法律人擔任「法學顧問兼文膽」左右侍候,對緊急上報的醫療糾紛事件,必須在一天之內,即擬好聲明稿,交由理事長發言,並於次日分送記者一份詳盡的新聞稿,以正視聽。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目前非專職的法學顧問恐難勝任愉快,故首先學會必須要有一名全職,法律系畢業的「法務祕書」,協助法學顧問,全權負責收集案例事實及上網或到圖書館找相關法學資料。發言人制度籌組進行步驟如下:

一.  首先由當事人會員向學會聘請的的「法務祕書」通報意外事件,法務祕書同時必須隨時監控報章雜誌及電視節目,發現會員發生任何問題即需主動提報,或由熱心會員提報要求學會出面處理之事故時, 法務祕書即需馬上著手進行。三種管道下得悉會員事故之後,法務祕書應隨即通知法學顧問及理事長(發言人),並實地著手進行調查,收集資訊。

二.  再由法務祕書聯絡當事醫師,會同法學顧問用電話或親訪以探討事故真相。當日廿四小時內,由法務祕書收集相關資料,交由法學顧問,即時寫成一篇聲明稿或新聞稿,交由理事長(發言人)對外發表,必要時再召開記者會。

三.  學會會要求當事人必須三緘其口不對外發言,並直接告訴來訪記者,我們學會己著手調查接管,理事長(兼發言人)會統一發表聲明及解釋,除接受記者訪問發言外,理事長並會召開記者會,發佈新聞稿,請記者向學會索取資料,或直接訪問理事長(兼發言人) 即可。

四.  其他會員遇到記者訪問時,也可直接婉拒,並請記者向學會要資料即可,或直接要記者去訪問理事長(兼發言人),統一口徑,對外發言。

        事實上,早在楊理事長接任理事長那年即曾向鴨嘴大夫提出全職法務祕書的構想,可以協助並藉重我們醫療法律人為學會處理許多法律事務,甚至吳建樑委員當年積勞成疾發病前,也向鴨嘴大夫提出另外多聘請一名法律系畢業生當學會祕書的期望,兩位高人當年的高瞻遠矚,如今更是應驗其需求性與迫切性。目前在學會的發言人制度未臻成熟之前,可先以台大醫院林鶴雄發言人模式為範本,循序漸進。至少可先由學會聘請一全職法務祕書進行調查真相,收集資料,再委由現時聘僱中的「學會特約律師」擔任文膽,囑其在廿四小時之內完成聲明稿,交由理事長發言人對外發表,日後再逐漸由醫療法律人接手擔任參謀,全權協助理事長處理,執行執發言人任務。相信只要學會能建立起發言人制度,一定可以一解當事會員孤軍奮鬥,徬徨無助的困境,不要忘了,下一個被尖酸刻薄的媒體抹黑公審,又窮打直追,被反目成仇的家屬反咬一口,卻又百口莫辯的受難醫師,可能就是包括鴨嘴大夫在內的您我。

Back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