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也應該接受繼續藥學教育

 

在台灣只有醫師及晚近加上助產人員,兩者需要法定繼續醫學教育,即現在專科醫師和一般科醫師每六年內都要接受一百八十個小時的課程,也就是說如果未達法定標準,未能在期限內修足學分就可能被取消醫師執業資格,但相對於其他醫事人員的「任意性繼續教育」,有最好,沒有也沒關係,叫人簽個名虛與委蛇,也可以,反正像鴨嘴大夫的海軍陸戰隊口號一樣:「一日陸戰隊,終生陸戰隊」,至死不瑜。

依最高行政法院94年度判字第00971號判決理由曰:「如前所述,交付藥劑應為調劑所含括,是以醫師之調劑權如受限制,縱其處方使用單一製劑或成藥治療者,不待調配即可交付病人使用,仍不得未經藥師調劑,逕依醫師法第 14 條規定,交付藥劑於病人。否則,以醫師處方用藥,給予單一製劑或成藥者所在多有之情狀,依醫師法第 14 條為據,認為醫師得不經藥師調劑,逕自交付藥劑與病人,既不合調劑之意涵,又破壞藥事法對於醫師調劑權之限制,且紊亂醫藥分業之政策立法,並非可取。」饒舌繞樑,簡單的大意就是說法官認為「交付藥物」就是「調劑行為」,所以推論出醫師即使交付一顆普拿疼成藥(即單一製劑或成藥),就算是違反藥事法102條。

問題是如今藥師身負調劑大任,居然反而不必接受繼續醫學教育,偏偏醫藥科學日新月異,教科書每七年淘舊換新,而藥師仍用三、四十年前的知識水準,獨攬調劑大權?問題就是出在我們台灣人居然偏頗到可以容忍藥師不必繼續教育又能獨大權,就是不信任飽讀醫書,學富五車的醫師可以親自調劑,如今藥師不但大權在握,可以調劑廿十專科藥物,而且還可以按國民處方集處方調劑一把捉,甚至藥事法居然還有一條「放水條款」(第一百零四條:「民國七十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業經核准登記領照營業之西藥販賣業者、西藥種商,其所聘請專任管理之藥師或藥劑生免受第二十八條第一項駐店管理之限制。」,也就是這些元老級的藥商,不必唸藥學系,只要年高德邵,根本也不必聘請藥師或藥劑生,照常可以自由心証處方調劑;而每五年要進修180個小時醫學新知的醫師們,居然比藥局的小妹或藥師娘還不如,因為至少她們還可以賣成藥,而醫師連交付一顆普拿疼權也沒有,必須假手藥師調劑交付,否則罰鍰三萬元

夫復何言!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