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醫師不知如何幫忙起?

 

日昨有一位住在八里,和鴨嘴大夫一樣老的同年老病人來向鴨嘴大夫通風報信,說有江湖術士在當地號召打「植物性賀爾蒙」的針,一劑三萬元,大打廣告號稱可以維持一年。愚夫愚婦爭相傳誦,有人貧到無立錐之地,但爭先恐後借錢也要去打一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該老病患學歷不高,但至少還知道要來請教醫師一下才敢嘗試。說大豆含植物性雌激素可以補充更年期的賀爾蒙已夠荒謬了---要是植物含有賀爾蒙,鴨嘴大夫天天喝豆漿,豈不早變成娘娘腔了,那僧尼吃素不是反而更是性情浮燥,寢食不安? 鴨嘴大夫可是第一次聽到有打針的「植物性賀爾蒙」,差點跌破眼鏡,說是詐騙集團的愚民把戲,絕不為過。

女人碰到更年期症候群症狀發作時有時真的是生不如死,賀爾蒙補充療法HRT正是對症下藥,勢在必行,但也只有鴨嘴大夫的這位模範病人十分心理健全,才有資格當衛教巡迴大使宣導HRT。她自己就不時提起她現年八十歲的老媽,45歲開始就飽受更年期症候群的折磨,35年前當然只有發揮中國婦女傲世的一流忍功耐性強忍,至今她提起老媽當年的悲慘情狀仍會不禁為之唏噓不已。模範病人不但認同鴨嘴大夫的HRT標準作業流程,而且經常衛教周遭朋友,當需要賀爾蒙補充療法HRT的時候,只要在醫師的指示監督下,當然要按時服用,說怕得癌症?她就會嗤之以鼻,拿鴨嘴大夫的名言「還沒有得癌就先心臟病或中風死了」嚴詞以對。今日國民衛生育失敗,國民健康局顯然難逃其咎,然尚有此唯一死忠病患身體力行支持,也不枉鴨嘴大夫行醫三十三年來的力挽狂瀾了。

今日許多婦女為更年期症候群的病症所苦,尚可以接受一段期間的使用HRT,尤其有些症狀嚴重者,必須長期服用號稱賓士級的利非亞來補充時,難免戰戰兢兢,然也無可奈何,但枉費這些錢多貌美的貴婦人學問好地位高,用起利非亞來時,還真是直教飽讀醫經的鴨嘴大夫也不知如何幫忙起?蓋利非亞藥商的行銷策略異於常態,藥商經常視其銷售量而浮動其批價,以致巿場上價格凌亂,而這些貴婦人買名牌皮包一擲千金面不改色,但吃起悠關自身健康的利非亞時,反而會斤斤計較,所以不少人就會去比價,到後來大都自行購藥補充---反正是醫師介紹的,就一直長期吃,最高記錄還有人自己DIY自購吃了五年,期間偶爾來看鴨嘴大夫時,總不忘提醒醫師說「您介紹我吃的那種賀爾蒙,效果不錯,還可以再吃吧!,可是鴨嘴大夫查看病歷,總共不過開過兩三次利非亞處方,從此消聲匿跡,自行DIY去了,難道鴨嘴大夫就必須因而長期保証她絕對都平安無事了嗎?鴨嘴大夫有時心情不好,不甘老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就沒好氣的跟病人說:「您應該要問賣藥給的那個人,問他看可不可以一直繼續吃,因為醫師沒開處方,您又沒有定期回診,醫師怎麼知道可不可以一直吃下去?,病人就比鴨嘴大夫還生氣,臭著臉理直氣壯的說「是您叫我吃的啊!,而這五年期間,可憐的鴨嘴大夫既沒有處方過;更沒有調劑過一包利非亞,更不知五年來她吃的利非亞藥品會不會是水貨或甚至是偽藥?病人問一句「要不要緊」又不要錢,但病人不肯定期追蹤,又不知有否情事變更原則,誰知道後果會如何?有權利斯有責任,但貴婦人要省醫藥費,又不肯學美國人看病問診,醫師要收診療費的習慣(光向病人說明可以繼續吃否,就可收美金100 元診療費,因為要負法律責任呢!),碰到如此精打細算者,佔醫師便宜事小,萬一日後有事,又都要裁贓到鴨嘴大夫頭上,要鴨嘴大夫為當年一言千金負起全責,那才真是無妄之災。

話說今日又另有一位服用利非亞的老朋友病人出現了,一年不見蒼老許多,以為她早已停藥不吃了。一問之下才知她因另有便宜管道買藥,就自行DIY了,還真枉費鴨嘴大夫當年只收成本價的優待。比較嚴重的問題是,病人自認「久病成良醫」,以為只要有利非亞就從此天下太平了,殊不知期間她仍不時有燥熱、盜汗、心悸等現象出現,代表可能藥量補充尚嫌不足,結果一年來賀爾蒙補不足無異沒補,難怪病人一下急遽蒼老許多。連帶的問題是一直不足量的補充,就永遠沒有擺脫要一直無限期補充的命運,假如HRT可以自己DIY, 不需醫師指示追蹤,那要請問她,婦產科醫師還有啥路用?更要請問她HRT到底要吃到幾歲才要停藥?八十歲嗎?病人當然瞠目結舌無辭以對,理論上依照標準作業流程,HRT首先當然要要先補足自己不夠的,再逐漸減藥量tapering,必要時穿插合用針劑替代,最後才在無症狀出現下完全擺脫對HRT的依賴。如果醫師的剩餘價值只是負責第一次的藥品介紹的角色,就像結婚後就就可以把媒婆一腳踢到老遠去,那還要醫師幹啥? 醫師每六年一百八十個小時的法定繼續教育義務也可以免了吧!(960522)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