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醫療糾紛態樣

最近有一位法學研究生在入學時照過一張常規胸部X光檢查說正常,兩年後他因久咳不癒又照了X光片發現是肺癌第三期,他再調出兩年前的片子給胸腔內科專科醫師看,發現有一個模糊陰影,就控告當初健診醫師要求賠償因延誤診斷,而導致五年存活率減少的民事責任損害賠償金,病人雖然敗訴,但從此開闢出一種「事後調出片子,追溯當年醫療失誤的醫療糾紛型態」,以及醫師是否要負醫療疏失責任的爭論。

無獨有偶最近有一位衛生高級主管醫師也因幾年前替病人施行攝護腺切除時,手術前常規照了一張胸部X光檢查,X光科醫師的報告是發現一個不規則陰影,也不能確定是什麼,但建議繼續追蹤檢查(報告都會這樣寫),但兩三年後病人發現肺癌發作,轉而控告替他治癒攝護腺肥大的泌尿科手術醫師的疏失。病人難道除了開攝護腺肥大找過醫師,他難道沒有久咳不癒?沒有體重減輕? 沒有胃口變差或體力不支?除了泌尿系問題,他都沒有任何其他呼吸系統的異狀?難道肺癌的發現必須完全依靠一張泌尿科手術常規照的X光片才能早期診斷嗎?此外他是否抽煙過度,或是否經常猛吸二手煙?難道不知道自己就是肺癌的高危險群?如果今天病人只要癌症病發,就要回溯去找所有替他看過病,又沒有看出他後來會長癌的每一位醫師算舊帳,那那位醫師如何半夜不怕被病患敲門求償?事實上醫師真能替病人發現出癌症的也不是什麼光榮的事,病人不可能感激,但也不能長癌就要怪罪醫師不會「未卜先知」啊?鴨嘴大夫有一次內診發現病人卵巢長了一顆腫瘤,連忙照超音波,証實後轉診開刀所幸早期發現不過是潛在性癌病變而已,病人回診第一個反應是哀怨不滿,對著鴨嘴大夫唸唸有詞:「給您看病看了近十年了,怎麼到現在才發現腫瘤?,子宮頸的患者即使在尚未進入零期前就用抹片及病理切片証實了,病人第一個直覺反應就是憤憤不平:怎麼抹左片做了這麼多年,每次還都一直跟我説正常」,對著鴨嘴大夫碎碎唸,十分不滿。

其實真正來說,許多檢驗都有其限制性,世界級的產前胎兒超音波檢查胎兒畸形率的正確性也不過是百分之六十的精準而已。在西方國家,乳癌都用乳房攝影術篩檢,研究發現對針對5069歲篩檢式乳房攝影術可減少20~35%的死亡率。問題是統計發現乳房攝影術的檢查敏感度只有75%,也就是說每一百位得到乳癌的女性,其中有二十五位在之前一年左右的乳房攝影檢查是正常的,換句話說,有四分之一的患者將來恐會控告替她檢查的醫師誤診,因為一年前作乳房攝影術時,醫師明明説乳房檢查正常得很。此外產婦母血唐氏症篩檢率只有百分之六十幾的準確性而已,假如母抽血結果估算唐氏症發生率在270分之一以下者,(例如300分之一以下), 原則上就可不必抽羊水檢查,但若不幸,病人真的是300分之一的那位不幸的唐氏症患者,醫師可否全身而退?反之如果際起防衛醫療的金鐘罩,乾脆每位產婦,不論老少都一律建議她們抽羊水作染色體檢查,明哲保身不就平安無事了?

總之針對「病人事後調出片子,追溯醫師當年疏失,醫師是否要負醫療疏失責任」的爭論,恐是對風聲鶴唳的醫療環境雪上加霜,其實在醫療法律上並不是這樣認定的,在紐西蘭的意外補償法案ACC, 該法案在一九九,二及一九九八年修法時對「醫療錯誤」的定義明文:「醫療錯誤:指任何合格之醫療健康專案人員,為遵行依照該情況所要求之助益程度與技能,而為之醫療所造成任何的疏忽,但是僅因為預期的結果未出現,或於事後顯示,若作不同的決定可能會有更佳的結果者,則不能稱之為醫療錯誤Cf.1992,No.13,S5(1)」。但書即明明白白規定用「事後孔明」來評鑑當時的醫療行為是不合法的,何況更是不公平且不道德的。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