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錯嬰孩如何認祖歸宗

最近親子鑑定檢驗普及化之後,許多名人的婚外生子都陸續曝光,像自稱與辜振甫有婚外情的鄧香妹、張怡華母女都在報紙上鬧得滿城風雨;此外許多婦產科診所抱錯嬰孩之糾紛也時有所聞。民國六七十年代以前,台灣婦女大都習慣在診所接生為主,當時診所的護理工作人員資歷參差不齊,又沒有完備的醫院管理制度,有時是助理護士弄錯姓名手環,放錯床位錯置嬰兒,有時是弱勢婦女承受家庭壓力,出此下策捨棄自己不健康的嬰兒以狸貓換太子方式,帶回比較健康的小孩討婆家歡心,或等而下之,有護士眼紅或挾怨報復醫師者,偷換手環,總之在故意或過失情況下,發生不知多少的抱錯嬰孩件。問題是早年因無基因診斷工具,更無所謂親子鑑定可以認祖歸宗,病人即使懷疑孩子跟自己長得不像,是不是抱錯了,但也根本無法求証。

那知待近十年來生技科學一日千里,DNA的親子鑑定方式,從口腔細胞、血液、培養的組織纖維、或組織細胞和精液中提取DNA,之後利用先進的儀器使相同的基因凝聚在一起,用幾組不同的探針找尋DNA的不同部位,即可得到超過99.9%的鑑定結果;使用這種簡易又最準確的父母與小孩的血緣關係鑑定方法,使得是否真的為自己的婚外子女,或是否生產完抱錯別人家嬰孩,以致錯養別人孩子十多年的事件逐漸曝光,或懷疑成真,真相大白,連帶也引起許多長尾的醫療糾紛事件,更帶給兩邊當事人家庭無窮的困擾,以及血緣親情與養育恩情的衝擊與不忍,兩邊無辜的孩子當事人都必須面對現實,並捲入原來親生父母家庭的婚姻問題與經濟困擾,尤其在雙方家庭若有貧富懸疏的情況時,更會涉及日後繼承權與扶養義務的複雜問題。雙方當事人的一股怨氣只有發在當年診所醫師的身上,連帶許多婦產科醫師也難免忐忑不安,不知什麼時候類似的噩夢事件就會在自己身上應驗。

而理論上,舊的醫療法規定一般醫療院所病歷(含接生)保留年限為十年,十年以上不活動病歷即可合法銷毀,當年接生的醫療情況如何,事隔十五年以上,教接生醫師實在不知從查起?試想產婦連自己出生的孩子面孔神情怎麼可能都認不出來?遑論住院期間產婦都還是自己到嬰兒室親自哺乳,或給嬰孩餵食牛乳,每天六次,生母子女可說朝夕相處,怎麼可能剛好兩位出院的媽媽都會看不出自己小孩的模樣,竟會抱回對方人家的孩子而渾然不知? 診所發生產婦抱錯孩子,醫師固然難逃其其咎,但若無憑無據,把一切相關責任都要由診所負責醫師一個人全權負責,並狠狠要求付出一筆鉅額賠償,也有略失公平,何況嬰兒室平時都有專人處理,產科醫師幾乎都不進嬰兒室,和嬰兒鮮有接觸之機會,所以抱錯嬰兒,產婦自己也難逃一部份「與有過失」之責。或有和事佬緩頰謂:事隔十多年,反正兩位小孩也已長大近成年了,轉眼就要婚嫁出去,獨立生活,自另一個角度來看,雙方孩子都因而多了一位新媽媽新爸爸,也不是什麼壞事,問題是如何去彌補這十多年來雙方空懸的親情,還是很難令人傷感,無法釋懷的。

要如何合法的亡羊補牢,讓抱錯嬰孩的雙方家庭的孩子都能順利認祖歸宗,讓他們能夠儘速合法還原其本姓本籍,並補償其固有的權益才是抱錯嬰孩問題揭發後最重要的事,而依照我國民法,抱錯嬰孩要順利認祖歸宗,其間的法律關係相當複雜,後續更會涉及繼承權與扶養義務的複雜問題。然而當事人大多不思如何解套,反而好像逮到機會,非把當事醫師鬥垮鬥臭,難消其心中大恨,結果把時間都浪費在忙著控訴醫師求償,並訴諸媒體感情用事,罔顧受害孩子心靈創傷與予盾情結而不思彌補。疏不知現實上,面對許多複雜的身分法律上糾葛的釐清,甚至有時都還必須依靠接生醫師的努力配合,或自願贖罪,方能合法圓滿解決。

鴨嘴大夫認為有關抱錯嬰孩的認祖歸宗,在身分法方面似可採取由法院判決,重新更正戶籍登記,並提確認父子關係成立之訴的方式最直截了當。首先由本案接生醫師向法院自首偽造出生証明文書,由法院判決裁定該出生証明溯及既往無效,再由本案接生醫師重開兩份正確之出生証明,交予雙方父母,直接向戶政機關登記,()接生醫師自首過失偽造出生証明文書:本案接生醫師主動向法院自首偽造出生証明文書時,因其當時係觸犯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使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部分,該罪之最高法定本刑為三年,其追訴權時效期間,依刑法第八十條第一項之規定為十年,其追訴權業已逾十年之時效期間而完成,則公訴人不會提起公訴,法院亦無庸予以裁判。何況刑法第214條為「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接生醫師若能証明其非「明知為不實之事項」,亦未必成立該罪(二).重新更正戶籍登記,或確認父子關係成立之訴:法院判決原出生証明無效後,由本案接生醫師重開兩份正確之出生証明,交予雙方父母,直接向戶政機關登記,或由子女附上親子鑑定檢驗証明,向法院提確認父子關係成立之訴。

對抱錯嬰孩正統的認祖歸宗,程序上頗費周章,但若採取這種透過法院判決,重新更正戶籍登記的方式應是比較直截了當,但本法必須由當事接生醫師願意出面,主動向法院自首偽造文書,觸犯刑法第二百十四條之使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惟業已逾十年追訴權之時效期間而免責;接生醫師再據以重開兩份正確的出生証明,分別給予雙方小孩重新戶籍登記,以使兩位年輕受害者迅速恢復其本籍本姓。此方式可說是最直接簡便的途徑,但在已超過十年病歷保存年限下,無憑無據,醫師在法理上未必有義務如此自我犧牲,尤其事發之後,文罵武攻,受盡病家指責騷擾,還要讓這些飽受驚嚇的當事醫師,在如此惡劣的醫病關係下挺身而出,其配合自首的意願可想顯然不高,此法可能亦未必然順利可行。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