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非萬能主義

 

報載高雄某主任醫師,開具不實的殘障診斷證明書給病患,涉嫌詐領保險金一千一百八十萬元,高雄地檢署先依詐欺罪嫌於95年11月底起訴病患姊弟,96年9月10日另依偽造文書罪嫌起訴醫師。本案尚在偵查審理階段,尚無積極証據証明被告醫師之犯罪事實,其實臨床上有時病患為獲取不當得利,在高人指點之下常會利用假病,如裝聾作啞,或行動不變,欺瞞醫師,甚至由地方有利人士出面,一旁偽証聳動博取醫師同情,或推波助瀾催促醫師,而使醫師不查,誤判病情,導致過失開具殘障診斷證明給病人,若檢察官查明該醫師並非故意「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刑法講求「嚴格証據法則」,日後還醫師清白,未必一定會有罪責,此為後話不表。因近日有醫師學者認為醫療行為的行政責任應優先刑事責任,而為文呼籲揚棄刑法萬能主義,文曰:雖行政罰法第26條「一行為同時觸犯刑事法律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規定者,依刑事法律處罰之。」,但是若醫療行為之間行政與刑事責任界限晦暗不明時,作者認為行政責任調查應優先為之。個人對此當事醫師一樣有同理心之同儕情感,若該說法會對醫師有利,亦會深表贊成,唯証之近年來實例所見,恐反陷醫師於不義及更不利,何況自法理角度著墨,揚棄刑法也只不過是咱們醫師的一廂情願之詞,既不可行亦無實益可言,故在此一舒個人之不同意見。

蓋多年來,專心醫術只會看診開刀的醫界人士對醫療糾紛的法律責任一罪三罰,一直都無法接受---先是「刑法」要判刑拘役,接著「民法」要鉅額賠償,最後主管機關還要再湊熱鬧,來個「行政法」的行政處分,尤其對因救人不成反成殺人犯的醫療意外加害人,當事醫師還要擔心刑事責任可能要入監服刑,更是聞風喪膽,而且痛心疾首。每次醫界人士一有機會和法界座談時,都念念不忘要求醫療事故去刑化,老生常談期望法界給予醫師們「業務過失豁免權」,當然結果都只是空口白話而已,誰理您啊?問題就是法理上如何找得到可以獨特優惠醫師的法源?其法律正義的根據又在那裡?

依「罪刑法定主義」,當我們故意或過失(刑法第12條: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罰。)犯了刑法構成要件的違法行為時,還不得因不知法律而免除刑事責任 (刑法第16條:除有正當理由而無法避免者外,不得因不知法律而免除刑事責任。但按其情節,得減輕其刑。),法界都知道:「刑事責任」處罰的是行為人犯罪的惡性程度---故意犯的刑責當然要比過失犯加重,專家業務過失也因具更高注意義務而責任加重;而「民事責任」考慮的只是被害人的損害賠償請求權,包括減少勞動損失,扶養義務等的所失利益的賠償而已;至於「行政責任」則是主管機關自專業立場,檢驗該醫師有否繼續執業的資格和能力,必要時主管機關必須予以停業,歇業,甚至廢止醫師証書,以免再繼續為害民眾。此外甚至還有「醫師法」的同儕制裁第四罰,也就是醫師法第25條的執行業務違背醫學倫理等四項,醫師公會就有「移付懲戒權」,而醫師懲戒之方式包括一、警告。二、命接受額外之一定時數繼續教育或臨床進修。三、限制執業範圍或停業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四、廢止執業執照。五、廢止醫師證書。所以不是一罪三罰,而是一罪四罰啊!

如果依該文所說「但是若醫療行為之間行政與刑事責任界限晦暗不明時,本文認為行政責任調查應優先為之。」,理由為:一、醫師懲戒為衛生行政職權,衛生署或衛生局自應立即調查是否屬實。二、尊重醫學專業判斷。三、行政訴訟法第十二條:民事或刑事訴訟之裁判,以行政處分是否無效或違法為據者,應依行政爭訟程序確定之。四、揚棄刑事萬能主義。但本人認為最擔憂的後果,反而就是放任沒有司法背景的行政人員予以醫師行政處分之後,P訟多年的刑事判決下來竟是無罪開釋時,怎麼辦?

醫療法律史上的第一件醫師懲戒就發生過這樣的烏龍事件,當時SARS事件W情憤慨,眾怒難犯,所以台北市衛生局順應民情,將兩位涉嫌知情不報的醫院院長,逕行處以「廢止醫師證書」的懲戒,殺雞敬猴,以示效尤。當時個人曾為文質疑若將來刑事判決無罪時,覆水難收,當事人情何以堪?何況醫師法第25條移付懲戒項目中第二款即有明文「利用業務機會之犯罪行為,經判刑確定。」者,方能移付懲戒。若該兩名院長的懲戒理由確是因為其犯罪事實萬惡難赦,包括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第40條第1項第1款、第2款及第2項的通報義務,還觸犯刑法第192條違背預防傳染病法令罪及散布犯染病菌罪,甚至可能觸犯刑法第130條公務員廢弛職務釀成災害罪及刑法第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不是更需要等到「經判刑確定」才能懲戒嗎?行政機關又沒司法調查權,一出手就人頭落地,殺無赦,而且沒有三審救濟制度,怎麼能說會比刑事判決慎重其事呢?好在當時衛生局從善如流,懲戒委員會不久即更正懲戒內容,靜候刑事判決確定再議,否則今日刑事判決果真無罪,當年懲戒委員會委員諸公不知將如何自處?

由此看來,亂世用重典固不可取,但法理上並無所謂「刑事萬能主義」可言,甚至醫療業務過失致死時,雖然律師和病家自作聰明,濫用刑事附帶民事,以檢察官當打手,要來恫嚇醫師付出天價的鉅額賠償,結果往往刑事犯罪事實証明,講求必須Beyond the reasonable doubt, 結果往往刑事反而無罪開釋,且依刑事訴法第500條前段明文:「附帶民事訴訟之判決,應以刑事訴訟判決所認定之事實為據。,法院審理附帶民事訴訟時,會以刑事訴訟所認定之無罪事實,而為民事無罪判決之據,反而間接對醫師有利,所以泛言刑事萬能主義,顯然並不當然。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