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0年11月4日  

. 芝麻綠豆大的子宮肌瘤

醫師從頭到尾都要負責病患所有的診斷,壓力當然相當的大,最誇張了的是有時患者從大醫院順便檢查回來,會說那裡的醫師好好都會主動給她們照陰道超音波,居然發現她子宮上有大約一公分或是0。5公分大的肌瘤,言下之意好像怪鴨嘴大夫怎麼都沒看出來?臨床上一般3公分以下的腫瘤,內診是檢查不出來的,但是3公分以下的小肌瘤、小濾泡在臨床上又有什麼意義?只是碰到大醫院大醫師們動輒使用超音波代替內診的方式檢查子宮,也非找個0。5公分的芝麻綠豆交差不可,開業醫師的招牌就因此應聲而倒了---問題是除了增加健保給付外, 超音波檢查有必要當作常規檢查嗎?

.什麼才是尊重生命?

生命絕不是用幾千塊錢的醫藥費用可以相比價的,醫師一台剖腹產收費五、六萬並不代表人命的價值如此,麻醉師上刀一台三、五千更不代表人命更便宜低賤。生命是要值得尊重的,所以鴨嘴大夫永遠沒辦法了解什麼叫安寧死條例,表面上安寧死是在精神方面要製造一個讓患者很平安的接受死亡,但在肉體方面,尊重生命本質,醫師的使命應該還是要讓患者爭取到最後一口氣,還是需要用盡可能的方法給他們氧氣,強心劑,維持呼吸、心跳,和氣道的通暢到最後一分鐘,尊重生命當然不是止於這些表面的形式而已,但如何說老人,病人最後要走了,活的人還吝惜到連一點氧氣都捨不得給他們?讓他們死得青紫黑黝就可以說是在尊重他的意願?

今天這個標準可以不救,明天那個條件可以不救,到最後還有什麼情況需要救了呢?有的人也許認為老爸老媽的生命是他一生最珍惜的,他願意再讓他們多活一分鐘,因人而異也有一些人很不尊重生命,認為老人本來就該死不值得再救,反而要趕快給他們終止生命,以免製造死者和活者的痛苦,還說得振振有詞,而今安寧死條例又把這種心態明文化了,那和愛斯基摩人把光會消耗糧食不事生產沒路用的老人趕到冰天雪地中安樂死,又有何差別可言?

.遠離凡塵的緘默權

鴨嘴大夫開車上下學自己一個人在高速公路上倒也逍遙自在,可以聽聽古典音樂,可以引喉高歌,也可以靜下來冥思,享受不言不語的自由,沒有人理我放浪形骸,沒有人笑我五音不全,也沒有人整天在旁聒噪。平常在診所一天要跟三、四十個女人講話,講得口沫橫飛、精疲力竭,像這樣在高速公路奔馳的時刻能夠不講話才是人生一種快樂,這不是嫌疑犯的自由緘默權,而是正常人的緘默權自由。

身處花花世界,有時候也要讓自己孤獨一下安靜一下,畢竟自己並不是一個耐不住寂寞的人,現實生活上周遭還有許多人都要依靠鴨嘴大夫,所以想要擺脫一切,享受孤獨的快樂,過自己的生活也只有僅存上下學獨自開車的短暫時候,每天下午花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時間去政大上兩個小時的專題討論課,鴨嘴大夫也甘之若飴。也因此實在沒辦法接受有位同學想要鴨嘴大夫下課後,固定順路載她回去的要求,其實並不只是在乎多彎一下路所花的時間(最多沒時間吃晚餐而已),事實上失去自己所能享受的唯一孤獨跟緘默權的樂趣才是鴨嘴大夫最在意的理由。891030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