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健康交給醫師煩惱

初診病人雍容華貴,自信滿滿,但進到鴨嘴大夫的問診室,一席醫師的病史問診對話,居然把鴨嘴大夫搞得昏頭轉向,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先是她主訴月經一向都很不正常,經常是停了又來,而且還是此血綿綿無盡期。這次更誇張,自十一月七日至今已經來了近半個月,一直都不止血,甚至變本加厲,不時出現血塊,己開始頭昏心悸,氣若游絲,快撐不下去才慕名而來。鴨嘴大夫聽了來龍去脈,顯然不過是應証了「月經該來時不來,不該來時一直來」的亂經口訣,本站忠實網友早已琅琅上口,何難之有?只要不是流產或是子宮外孕,鴨嘴大夫都可拍胸脯,保証一針止血,但問題是病人視若無睹,聽若無聞,才不管您什麼排卵不排卵理論,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病人又說:上次八月份時,她有去大醫院檢查,醫師拿了一排陰道片給她用,出血就好了。鴨嘴大夫拿著她所出示的藥包一看,這不正是抗黴菌的陰道片嗎?奇怪了,陰道黴菌感染和亂經有什麼關係?可是病人信誓旦旦,她只要一出血,塞一顆藥第二天就馬上止血了,所以她也視為瑰寶,當時只用了一兩顆,捨不得用。現在又出血,再拿出來用,就沒有那麼神效了。鴨嘴大夫不禁想要請教她,治療八月份感染的藥片,怎知對十一月份的感染還會有效?可是病人仍堅持本來它對止血有效得很,才不管什麼黴菌不黴菌,鴨嘴大夫費口舌,終於只好承認被打敗了。

接著病人又說她每次出血都是同房後才出血的,不同房就不出血,這也詭異得很,同房和亂娙又有什麼關係?但無論如何,醫師可不能延誤病情忽視子宮頸的病變可能,所以鴨嘴大夫就問她說:有沒有作過子宮頸癌抹片檢查?病人回說八月時,也就是三個月前已做過了,沒事啦!問題是目前仍照常一直都在同房後出血,做過一次抹片就可以保証永保安康嗎?可是病人理都不理鴨嘴大夫的杞人憂天。

折騰半天,雞同鴨講,鴨嘴大夫只好決定重點治療,先止血再說;話不投機三句多,衛教和醫病溝通,只有待來日再重長商議吧!

話說,兩天後病人回診了,出血亂經當然是如期控制住了,不表,但病人又改口主訴她的右鼠蹊部淋巴腺腫得很大,又劇痛,昨天她業已自行用剪刀,把淋巴腺戳破排膿了,真是聳人聽聞。鴨嘴大夫急著內診一看,乖乖,右側大腿根部出現一大片蜂窩組織炎症的紅腫熱痛區。據病人描述,因為這兩天連續熬夜,本來產後就留下來的那顆淋巴腺()又腫起來了。因逢假日,她就自行用火燒烤過的剪刀,剪破淋巴腺,讓膿流出來,問題是古人說癤子未熟不可切,其實就是說發炎時,病菌尚未被控制包圍住前,仍會到處肆虐流竄,而形成「丹毒」,即今日所謂的「蜂窩組織炎」,病人在毫無抗生素保護下,若冒然自行切開,不但會讓原來的細菌又肆虐失守,甚至細菌或毒素會侵入血管,造成菌血症或敗血病,以致病人畏寒,冷顫,且會高燒到40℃,一但敗血性休克了,恐就會嗚呼哀哉,而且日用剪刀消毒不全,難保不會把破傷風菌帶進血液,到時可就回天乏術了,至此病人才稍面露懼色,安靜來聽鴨嘴大夫講故事給她聽了...

話說民國62年間,鴨嘴大夫在馬偕醫院實習時,在加護病房就曾碰到一位用指甲刀修剪胼胝,而致破傷風奄奄一息的住院病患,記憶猶新。更甭談六十年代以前,台灣的「新生兒破傷風症」舉世聞名,而且多到破世界記錄,都是歸咎於分娩時,國人都自作聰明,會用火烤的生蚾聾MDIY斷臍的努力貢獻,時至今日,火箭已奔向月球,國人醫療觀念仍在留地踏步,回歸原始無醫村時代。試想一年四千六百億的健保支出預算,老百姓人在福中不知福,還會自行使用生蚾聾MI&O切開排膿

更慘的是,據鴨嘴大夫檢查結果,該患者發現的所謂的右鼠蹊部,腫得很大的東西,是「皮脂腺瘤加上繼發性感染」者。只要趕緊多休息,併用強力抗生素即可妥當控制住,而不必再胡搞瞎搞,弄得千瘡百孔血肉模糊,還外帶蜂窩組織炎,甚至平白可能得到破傷風或敗血症休克的威脅,何不現在就把健康權,生命權委託專業的醫師去專業處理就好了?自己方能好好臥床休息,安心把自己的健康交給醫師煩惱---這種正確衛教資料的灌輸,應該也是國民健康局,不可或缺的任務之一吧!(961124)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