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肚子診斷是腸阻塞

 

一位舊病患因急性骨盆腔炎症,並主訴拉肚子四、五次而來找鴨嘴大夫求診治療。當晚參加公司望年會多喝了兩杯烈酒及辛辣刺激的食物,引發嘔吐與腹脹,被同事送往醫學中心急診處,X,超音波,抽血驗尿全套檢查後,診斷說是腸阻塞而必須馬上住院。次晨病人來電向護士抱怨,還埋怨為什麼鴨嘴大夫沒有看出來她腸阻塞?另外為什麼急診處用陰道超音波還發現子宮有一個2公分大小的子宮肌瘤,也一道興師問罪。

其實病人的主訴是拉肚子,怎麼可能又說是大便不通的腸阻塞?其實是病人誤會了,因為院方出院診斷寫的是「麻痺性腸阻塞」Paralytic ileus,而非機械式的真正三四天解不出大便的腸阻塞。麻痺性腸阻塞大都是腸道神經或肌肉的問題,也不需要手術治療。原因可能是如腹膜炎、內出血、手術後3-7天的直接刺激;或是後腹壁腫瘤或膿瘍、腎臟手術、椎間板突出等 腹膜外間接刺激;或電解質不平衡(鉀離子)、鉛中毒、便秘等內科代謝原因所引起,而不是真的解不出大便,引發腹脹、絞痛、嘔吐等的機械式的阻塞,否則拉肚子還診斷說是腸阻塞,正如説「過失殺人」一樣荒謬,意圖殺人,主觀上就是故意了,要殺人了那還能說是過失?

2公分的小小子宮肌瘤又會怎樣?病人的月經量不但沒有增多,她反而是經常在抱怨經血過少;一般來說,38歲以上婦女百分之三十八以上都會長子宮肌瘤,遑論剖腹生產時年輕產婦的子宮上散發一、二公分不等的小子宮肌瘤,更是家常便飯,為免得引發病人「慮病症」,醫師連提都不提。而今全民健保下,醫院逮到賺錢機會,莫不拼命搶錢,許多不需要的檢驗或治療都follow the money向錢看,收留病人住院與否更視當月配額狀況而定;以至於連被寵壞的病人也養成奢侈的看病習慣,動不動就要求醫師常規給她照照超音波,抽抽血,以求心安。其實3 公分以上的腫瘤醫師用觸診即可檢查出來,何勞超音波?何況超音波檢查根本不是用來找腫瘤的,一般都是醫師內診發現有疑似骨盆腔腫瘤時,才需進一步藉助超音波來分析腫瘤的內容,型態,來源。站在醫院管理的立場,反正檢查有健保局買單,可以增加財源,許多該作不該作的檢查也都拼命主動鼓勵病人多作,讓高價購買的儀器物盡其用,早日攤回成本。加上醫師法第25條規定醫師有下列情事之一者,由醫師公會或主管機關移付懲戒:三、非屬醫療必要之過度用藥或治療行為。五、前四款及第二十八條之四各款以外之業務上不正當行為。許多是醫院管理部門捅下的爛攤子,醫院雖有醫療法第61條規範:醫療機構,不得以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禁止之不正當方法,招攬病人。醫療機構及其人員,不得利用業務上機會獲取不正當利益。,但大都由醫師概括承受不需要的檢查,不需要的治療的罪名與懲戒處分,幕後老闆當然相安無事,安心數錢。

全民健保散財童子政策下,一切按表實施,「得作檢查」的恩澤下,使得醫師沒有裁量的空間,人民沒有拒絕的權利,因而台灣醫學也沒有進步的未來可言。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