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法凌駕醫療法

 

一位六十餘歲的男性鼻咽癌患者,經放射線治療追蹤二十年一向無事,近三個月一直感覺頭痛,遍訪名醫,也到耳鼻喉科追蹤,但耳鼻喉科醫師堅信己治癒過的鼻咽癌不可能再復發,一再拒絕病人與家屬要求用核磁共振MRI作進一步的檢查,而且推說依健保局醫療辦法規定,最快也要到下個月才能再照核磁共振檢查,否則健保局不予醫院保險給付云云。腦神經內科醫師則依病情需要,給病人照了一張頭部的MRI檢查,家屬曾強烈要求醫師順便檢查一下鼻咽部位,因醫師認為不在其醫療服務給付範圍之內而堅拒。腦神經內科的核磁共振檢查腦部雖一切正常,問題是三天後病人突然口腔大量出血,才知道是另外一個新長出來的鼻咽癌腫瘤細胞侵蝕到內頸動脈,造成大動脈破裂出血,後來緊急轉送台大放射線科作動脈血管栓塞術止血,命是檢回來了,但病人已呈植物人狀態,不知是當時出血過多,造成腦部缺氧太久,或是動脈栓塞止血法所造成的腦中風,總之病人從此意識昏迷,萬劫不復了。假如當初耳鼻喉科醫師不要受限健保成規,提早一個月先做了核磁共振檢查,或當初腦神經內科醫師作核磁共振檢查時,應考慮到病人為鼻咽癌患者,理應依其專業判斷而擴大核磁共振範圍,只要往下檢查到鼻咽部位就可能及早發現新的癌症腫瘤,找出病因而提早加以放射治療,就可避免造成今日病患變成植物人的悲劇,結果只因醫師墨守成規,放棄裁量權限,違反醫師診療義務,竟使得患者家庭破碎,連帶整個社會都必須付出更多的代價,但也都彌補不回患者的健康與意識了。

另有一位五十歲婦女罹患肺癌已近五年,不但每月定期赴教學醫院檢查,還自費購買第三線抗癌藥服用,尚能安享餘年。最近該病人因自覺背部離奇酸痛,一再要求定期為她追蹤檢查的胸腔科主治醫師替她照一張背部X光或作骨頭掃瞄看看,怕是否肺癌症轉移到脊椎骨,可以及早放射線治療,但醫師堅持說每年定期追蹤的骨頭掃瞄時機未到,健保醫療服務辦法規定必須要等到兩個月之後才能再做追蹤掃瞄檢查,一再推脫。後來病人堅持自費下才勉強答應,一掃瞄檢查結果,果然証實是癌症已經轉移到整個脊椎骨了,治療為時已晚,引得病人極度不滿,哀怨的向她的主治醫師抱怨說「醫師的心好狠!要您早點檢查一下也不肯?」,醫師聽說也有點害怕會被病人控告醫療疏失而忐忑不安,惟病人不到一個月就天人永訣了……

所以說,顯然全民健保法是醫療法的特別法,醫院與醫師為了能申請到病患的健保給付,而全面限制並剝奪了醫師的醫療裁量權,即可以說,中央健保局挾其一年4700億的財務預算,大權在握,其對提供醫療服務的金錢給付權限大大的限制了醫療法所規定的「醫師診療義務」與「收費規定醫療法56原規定「醫療機構應依其提供服務之性質,具備適當之醫療場所及安全設施。」,醫療法57亦規定「醫療機構應督導所屬醫事人員,依各該醫事專門職業法規規定,執行業務。,雖然全民健保法60亦有重覆規定不得無故拒絕:「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於保險對象發生保險事故時,應依專長及設備提供適當醫療服務,不得無故拒絕。」,全民健保法的醫療服務給付權限彷如尚方寶劍,制了醫師法所規定的「收費規定:醫師法20原只規定:「醫師收取醫療費用,應由醫療機構依醫療法規規定收取。」,罰責只是處新臺幣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全民健保法第   58條復嚴厲規定:險醫事服務機構對本保險所提供之醫療給付,除本法另有規定外,不得自立名目向保險對象收取費用。 並且處以五倍重罰(全民健保法第   75條違反第五十八條之規定者,應退還收取之費用,並按所收取之費用處以五倍之罰鍰。),醫院與醫師莫不聞風喪膽,不敢造次擅越雷池一步,而因此延誤人迫切的診斷與及時的治療。

更荒謬的是身為社會保險,民健保法針對原本就應該強制投保的國民,卻又另訂有「拒絕給付不予保險給付的拒絕診療規定,條文如下:.拒絕給付規定:全民健保法第30條「保險人於投保單位或被保險人未繳清保險費及滯納金前,得暫行拒絕給付及核發保險憑證。」。二.不予保險給付規定:全民健保法第 69-1條保險對象不依本法規定參加本保險者,處新台幣三千元以上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鍰,並追溯自合於投保條件之日起補辦投保,於罰鍰及保險費未繳清前,暫不予保險給付。,健保法凌駕醫療法,因而醫師失去了醫療裁量權,,也因此台灣醫界風雲變色,百姓風聲鶴唳,哀鴻遍野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