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之所存,險之所擔

婦產科醫師未來盼望的「生產風險基金」方興未艾。能否如期成功推出,首先要看用什麼名義來推動,用賠償乎?用補償乎?或用救濟乎?我們依過失定義與歸責原理來看:「過失責任Tort liability要賠償Indemnification」「沒過失責任Liability without fault要救濟Relief」「無關過失責任No fault liability(Regardless of fault),要補償Compensation」可知,賠償名義是不必考慮的,因為生產意外風險絕大多數不是產科醫師的錯誤,何需賠償?而若要用「救濟名義」,雖然作為一種社會救助,基金應該全部都由政府負責募款,但要救濟受害人前,就必須証明整個事件不是醫療過失,確定醫師「沒過失」方行,因而必須歷經醫學鑑定或履行訴訟程序,曠日費時一二年方能定讞,但若用「補償名義」,既然「無關過失,不問對錯,站在保護醫療受害人的立場,當然是先補償了再說,可以「因果關係排除法」(只要不能証明沒有因果關係,就認定為有因果關係)通過檢驗,補償金很快就可以在三個月內完成發放,此時醫師充分釋出了誠意,病家生計也先得以安頓,至少賓主盡歡,少了許多暴戾氣氛,但徵結在,此時醫師就必須自付一半補償金額,方能符合無關過失補償的精神。

問題來了!若產科醫師接受了基金用「生產風險補償基金」這種名義,補償基金得以成立與否的關鍵,將就是決定在占少數的接生醫師們的心結能否打開,視他們願不願意,要不要自掏腰包出錢出力而定?蓋有不少年輕氣盛的接生醫師, 紛紛理直氣壯的指責學會「什麼叫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為什麼使用者就要付費?」。然自「危險責任」的原理來講,「利之所存,險之所擔,不禁懷疑,那難道要叫多數不接生,無利可圖的其他婦產科醫師共同出錢出力,來承擔接生醫師獲利的風險,這才叫公平嗎?

什麼是危險責任的「利之所存,險之所擔」呢?其實危險責任包括三個理論:

一是報償責任理論:即「利之所存,險之所擔」。今天產科醫師接生一個案子, 可以向健保局申請近二萬元的保險給付,生產風險固大,但利益可期,尤其在鄉下地區,成本降低,患者要求不高,生產事業更是財源滾滾,當然理應要由接生醫師來承擔其生產運行中,所可能發生事故帶來的損失的危險責任,方符合經濟理性原理與民法公平、合理原則。

二是危險控制理論:即誰能夠控制、減少危險,即由誰承擔責任。不可能說接生醫師的生產發生意外風險,旁觀醫師不但未能插手,且又無置喙餘地,如何能替他承擔意外風險的危機責任?一切責任當然要由主其事的接生醫師要敢作當。話又說回來,也並非所有的結果責任,包括天災人禍,或不可抗力的生產意外事件都要責無旁貸,由接生醫師一手承擔照單全收,蓋危險責任也有必要通過嚴格責任的施行,間接也可因而促使醫師保持高度謹慎的醫療注意義務,也就是說只要接生醫師能証明其醫療行為已有符合當時當地醫療水準,而且他已善盡注意義務,不但有「預見可能性」,而且有「迴避可能性」,且已有採取迴避措施的準備,即可免責,亦即危險責任主體雖必須承擔所有危險責任,倘若即行為人(醫事人員)得証明受害人所遭受之損害與其無關,如疾病自然過程或壽終正寢,或係不可抗力之事故,如羊水栓塞症等醫療意外,並非出於其之過失所導致者,仍而免責。

三是危險(損失)分擔理論:即因為醫療事故是現代文明的副産品,生產醫療行為更是危機重重,應當由享受現代文明成果的全體社會成員分擔其衍生的損害,其後再可通過提高醫療費用與責任保險的形式,最終將損失轉嫁給整個社會,由全社會成員來分擔醫療事故所帶來的損害。可知目前「生產風險補償基金」只是危險責任下,對生產受害人的初步基本保障而已,最終仍需透過強制責任保險,轉由危險共同體共同承擔。只有結合危險責任與強制責任保險,藉由強制投保,強制分散極易形成之事故責任危險,不僅得以分擔危險責任主體之補償能力,受害人之請求亦得以確定。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