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責由作者自負

----台灣婦產科會訊第140期編後語

 

本期會訊內容重點特別豐富,洋洋灑灑近乎六十頁,不僅學術氣息濃厚,有許天綸等醫師的「羊水灌注術」,李耀泰等醫師的「腹腔鏡手術後之腹水化學性腹膜炎」,也是適逢婦產科多事之秋,火藥味道特別重。先是「中央健保局醫療品質資訊公開網」發布的烏龍資訊,誤導民眾,我們學會在蔡理事長領軍下,不但迅速發出聲明稿(詳見本訊頁816),並在黃淑英立委相挺下,於六月一日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全聯會也立即反應全力支持我們學會立場,大家卯足全力抗議,只差還沒有用到行政訴訟法,要求健保局登報更正並致歉而已。另外就是李奇龍醫師對健保局的蠻橫作風,有篇「腹腔鏡子宮肌瘤切除手術納入健保一事之本會努力歷程」的一番始末報告(見頁50),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足見當前婦產科醫師們的寫照如此無奈凄涼。好在會員園地中也看到三篇年輕醫師們國際學術交流的記錄,如陳加祥醫師的「台日青年醫師交流」,林芯仔醫師的「參加第十六屆日本婦產科醫學會之感想」及陳淑湘醫師的「日本國際年醫師交流之四月行」,這些後起之秀,似乎又為我們婦產科界燃起一線生機。

因稿擠,本刊「法律信箱」暫停一次。但編者個人嘴賤,還是要找機會發發牢騷。伏爾泰說過「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以生命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最近編者主持一個會議時,有位列席的來賓大老一進會場就發飆,指責本人為什麼居然提出「強制醫師加入醫師公會有否違憲?」這種提案?一時之間,會場噤若寒蟬,空氣為之難堪僵硬,彷如時光倒流。其實本人只是因為身為醫療法制暨醫療糾紛委員會的召集人,臨時奉命召開委員會討論,集思廣義匯集諸委員們的法律高見提供學會參考,不過是職責所在,什麼時候被掛上提案人名義,連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唯一要質疑的是,什麼時候台灣的言論自由要被限制到連公開討論議題也要被受限或禁止了?不過後來知道只因大老晚到,沒有聽到前因後果來龍去脈,方知是誤會一場,大老也就息怒釋然了,不表。說這段小插曲,其實目的是要引申到本期李奇龍醫師該文,居然也被指定要加註「會員來稿,文責由作者自負,不代表本會立場」一語,編者十分慎重,再三要求祕書致電作者本人是否自願?是否出於本意?否則大可不必怕得罪健保局而自癈武功,編者個人願意立挺到底。其實終止動員勘亂時期之後,台灣政府早已擺脫審核出版品的威權思想,甚至連電視節目都不必審查了,遑論一篇訴苦文章,又非叛離背道至不堪使用,本期執行編輯根本認為不需小題大作,但若作者自認,也就無權干預。

這次第十八屆理事會,編者認為本屆會訊編輯委員會的最大進步,就是終於停止在刊首刊登「本會訊來稿文責由作者自負,不代表本會訊立場」那行警語,因為這句話一竿子打翻一條船,豈不表示包括理事長的話,監事長的話都只是各說各話,不代表本會訊立場?登了六年令人如芒在背,終於在本屆改為由個別文章自附即可,舉例說明,像「法律信箱」經常需對保險公司,中央健保局或司法判決炮聲隆隆,大概每篇文章都有資格被列入黑名單吧,怪不得學法律的醫師,聰明一點的都不想投稿。就以本文編後語來說,編者也有自知之明,不會忘了文後要附上文責自負一語,以示道德勇氣,是為本期編後語。(文責由作者自負,不代表本會訊立場)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