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0年12月2日  

一.  以法官作打手

刑事訴訟法第326條,第1:「法院或受命推事得於第一次審判前詢問自訴人,被告及蒐集或調查證據,於發現案系民事或利用自訴程序恫嚇被告者,得曉諭自訴人撤回自訴」,在許多醫療糾紛的case中,大部份病家受害人都是要利用自訴程序,以法官做打手,讓醫師恐懼遭受自由刑的威脅,以為醫師就會不得不提出更高額的和解賠償金。其實不然,因為事實上即使醫師沒有過失,息事寧人加上側隱之心,醫師大都願破財消災,道義上付給喪家一點殯葬費或安家費聊表心意,問題是事情一旦鬧對簿公堂,要講法就不能講道義了,最近有件雙胞胎胎死腹中的糾紛,醫師有誠意願意拿200萬慰問,病家本來也欣然接受,偏偏有好事者鼓譟說,告醫師可以拿更多錢,結果最後醫師連一毛錢也不願意出了,因為就是給錢也難逃訟累,結果不過兩敗俱傷而已。法院以後遇到有關的醫療糾紛,應該可以常規使用第326條第1項,要自訴人撤回自訴,就賠償條件履行和解,現實解決,醫療爭議調處也才有存在的價值。890529

.忘了到底在煩惱什麼?

鴨嘴大夫的老婆現在從美國回來了,十年來為兒子往返奔波,終於在老大唸博士班,老二唸醫預科大一後修畢伴讀學分畢業回國。鴨嘴大夫最快樂是從此不必管財務收支的錢事了,實在是鴨嘴大夫對金錢沒有什麼概念,根本不知道自己一個月到底有多少收入,國稅局來訪查代算了一下,他們也很驚訝的說不對啊,這樣子你每個月賺很少,都要虧本了呢,才知道去政大唸了二年半的書「所失利益」非常龐大,不過在不曉得自己入不敷出之前也蠻快樂的。鴨嘴大夫自認頭腦不太好,偶爾想到什麼不快樂、繁瑣的事,一下子轉身就都忘了,也想不起到底剛才到底在煩惱什麼?怪不得老婆都羨慕說鴨嘴大夫電視看到一半,或聊天常常話說到一半就呼呼大睡,打起鼾來了,沒煩沒惱的,實在是太幸福了。

. 健保的後遺症,連市井小民也感受到了。

患者遠從台中來台北找鴨嘴大夫看病,主要是抱怨說看健保診,醫師都說小小的白帶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幹嘛吃藥?要嘛就是給她幾顆陰道塞劑不給藥膏不然就是給藥膏就不給塞劑(健保限制的),結果病雖小也一直不會好---健保至才發揮了一個好處就是讓醫師減少開藥,節省用藥浪費;但是必須開的藥都不開了,患者一整個月都不好,使得她只好不辭辛苦,跑來台北自費拿兩個禮拜的藥回去,至少讓她在2-3個月之間不再一直有白帶的困擾。

. 自怨自哀

人生最悲哀的就是明明是對方在吼你,她又怪罪說你在吼她,明明就是生病的人不講理,生病的人偏又說是你沒有同情心,不講道理。你嘗試著去關心別人,去對別人好,別人不會感受到你的諂媚討好,但若力有未逮或是有一點點瑕疵之處,人們就把這種瑕疵擴大,說你不善待她---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當你表達的是善意,得到的卻不是善意的回應,而且認定你根本就是罪魁禍首,一切紛爭煩惱之源,大概只有跳樓才能洗清罪孽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