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故意或重大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

---參加中華醫學會醫學法律與倫理研討會心得

 

20006 29 日星期期天上午九點,鴨嘴大夫一大早就趕去榮總致德樓,參加由中華醫學會年會舉辦的「醫學法律與倫理研討會」,聆聽東吳憲法專家林世宗教授,前衛生署醫事處長薛瑞元醫師律師,以及主辦人榮總急重症醫學研究所所長郭正典教授三位大師的演講,主要是想聽聽各路專家英雄的說法,並好好驗証個人博士論文所提出的解決醫療民事糾紛的「三層塔理論」說法,是否可行?檢驗結果,發現鴨嘴大夫的「三層塔理論」剛好可以綜合三位大師的理論,果然是見縫插針,恰到好處,鴨嘴大夫此行顯然收獲豐碩。因為三位專家各自從賠償(林教授演講題目是由全民健保定位全新之醫療法律責任),救濟(薛瑞元醫師律師演講題目是生產風險救濟基金制度規劃)及補償(郭正典教授演講題目是紐西蘭的無對錯補償制度)三個不同的角度去思索,反而各自為政,而若使用鴨嘴大夫的三層塔理論加以印証,剛好可以截長補短,面面俱到,亦即:

第一層以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基本保障---包括(一) 無關過失補償: 無關過失,不問對錯,只要病人有損害,「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就予以限額補償。(二) 輔以「醫療事故特別補償基金」---特別補償基金的適用範圍,正好是符合比照紐西蘭無對錯補償制度的觀念,只是把紐西蘭的社會主義下的意外傷害補償保險,在我國社會福利落後國家,不得不暫以強制醫師責任保險的方式替代,並限制補償範圍在「醫療傷害」耳,但對被害人的週全保護來說,並不遜色多少。

第二層採用風險救濟: 統籌「醫療風險救濟基金」制度,針對醫療意外事故予以定額救濟,正好是生產風險救濟基金制度的救濟觀念,而以「沒過失」為責任基礎。

第三層則以醫師業務責任保險損害填補,針對過失責任Tort Liability,責無旁貸,負起民事賠償責任,方法包括(). 強制醫師投保責任保險 ().被害人直接請求權:有投保責任險之醫療院所,受害人直接向保險公司爭取保險理賠即可,().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出面統籌保險合作社,自己保險。此處所兼持的觀念就是醫療過失,醫師就必須負民事賠償責任---正是也就是符合醫療法第82條第二項所揭示的「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的概念,醫師有錯就必須民事損害賠償,但國家不必要發動公權力,動之以刑,動輒刑之醫師以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罪,而落得囹圄入監一場,結果讓每位醫師行醫之際都成了準罪犯或潛在罪犯(林教授語),進而引發寒蟬效應,醫師們都不得不際起防禦性醫療的保護傘,紛紛減少沒有把握的醫療或放棄救助病況不明的病人,明哲保身。

最後林教授並提及自憲法的角度,醫療糾紛時若醫師被判刑定讞,大可以提起大法官解釋,蓋依憲法第二十三條:「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既然醫療法已明文「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今動用刑法制罪,顯然已侵犯醫師的自由權與工作權, 不但不符合比例原則(用大炮,打小鳥),又不符合憲法條文所謂有「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的必要之要件,所以明顯有違憲之虞。不過茲事體大,鴨嘴大夫倒認為若能修改醫療法第82條第二項為「以故意或重大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添加「重大」二個字,不會動輒得咎,就已心滿意足了,或採用賴清德立委所提的「醫療傷害處理法草案」第29條所曰:「以惡意或重大過失為限,負刑事責任」亦可,因反面解釋,只要醫療行為不是惡意或重大過失,醫師也就可以因而免除刑事責任了,這樣鴨嘴大夫上述苦心經營八年,用以解決醫療民事糾紛的「三層塔理論」,方能推行適用,英雄才有用武之地。

研討會席間郭主持人曾邀鴨嘴大夫表示個人意見,可惜見時間不夠,恐無法暢所欲言而婉謝,但鴨嘴大夫不是無話可說,而是怕話匣子一打開,就等於博士論文發表會,一瀉千里,無法收手,就此發表心得如上,就教大師。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