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事故民事賠償金額

 

    最近鴨嘴大夫和一些外商保險公司與保險經紀公司有過小接觸,發現國外和國內的保險觀念落差很大,譬如說,國外醫師責任保險,最低賠償金額都是自美金一百萬元起跳,鴨嘴大夫聞之也嚇了一大跳,因為國內目前賠償額超過三千萬元的判決案例不過才三例,已讓許多醫師嚇得六神無主,紛紛提早打了退堂鼓,尤其是高危險科別的婦產科.外科,徵求住院醫師時更是乏人問津。像接生經驗豐富,老當亦壯的鴨嘴大夫早已金盆洗手多年,不再冒險接生了,否則那一天白袍換囚衣,臨老入監獄,,豈不毀了一世英名?

其實許多事故徵結,只有醫、法、保三修的鴨嘴大夫心知肚明,知道只要找出一些死角予盾,予以化解,其實要解決醫療糾紛不但輕而易舉,還可以造成醫病雙贏的局面,可惜六方人馬---先是醫師,病人,保險人都稟持本位主義,各據山頭, 誰也不瞭解誰,誰也不服誰;再加上法律人以刑相逼,充當討債打手,改革者雞蛋裡挑骨頭,專門漏醫師的氣,揭醫師的底,挑釁醫病關係不勝餘,媒體人更是唯恐天下不亂專司攪局,無形中更不惜矮化自己,變身為累積談判籌碼的受害人的代言工具,不乏少數道德低落份子還想從中分一杯羹謀私利;結果六方人馬爾虞我詐,互相猜忌,當然是把醫療糾紛打回到春秋戰國時代,峰火連三月,山水草木驚

自受害人角度來看,重殘死亡,民事賠償金一千萬夠用嗎?答案當然是杯水車薪,怎麼夠呢?但發生醫療事故要叫醫師賠償,必須先要符合三個要件,一是有損害嗎?二是有故意過失嗎?三是有因果關係嗎?也就是說過失責任要賠償Indemnification,無關過失責任要補償Compensation,沒過失責任要救濟 Relief。許多醫療事故根本就是天災人禍,或疾病使然,許多醫療不幸大都是屬於社會救助的救濟或補償範圍,醫師何德何能,要以天下為己任,獨自挑起國家重擔?甚至有不少醫療死亡案例還要歸咎於家屬的故意或過失,延誤送醫所致,像不少老人小病時兒女不理不睬,故意不送醫省點掛號費,待病入膏肓,或出現合併症肺炎了,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送到大醫院急救,這些虐老事件就可以姑息養奸嗎?待老人一死,更不分青紅皂白,死P著向醫師要錢,威脅要公諸媒體,讓醫師身敗名裂。媒體人,改革者只知與狼共舞,譁眾取寵,一味陪著受害人申冤伸手要錢,作賊的喊捉賊,您說人間還有天理嗎?

回到民事賠償金額的主題,有名電腦工程師被中醫師助手推拿頸部成癱,法院判決中醫師要賠償新台幣玖佰陸拾參萬陸仟柒佰玖拾貳元的賠償金,怎夠半身不遂的電腦工程師使用生?但相對的,死了一個當保險業務員的老婆,該老公不但拿到三千萬意外保險金,外加醫師六百四十萬的賠償額,可是再娶四個老婆都游刃有餘,即使就只有醫師賠償的六百四十萬,也夠臭男人生活優越,享盡天福了。但反之,死了一個老公,即使可領六百四十萬的賠償金,女人既無一技之長,沒有工作又要獨立撫養三個小孩,足夠嗎?還有責怪醫師接生不當,娩下腦性麻痺嬰兒的男主人,凶神惡霸的努力脅迫醫師,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拿到了兩百萬的賠償金,馬上揚言,要把小孩丟給醫院處理,出國旅遊去了不聞不問;也可以想像有人爭取到老伴三千萬植物人的賠償金時,以三千萬元要照顧植物人到壽終正寢一定不夠,但植物人平均存活年齡比一般人低許多,只要植物人早點死,家屬不就解脫了嗎?若家屬抽痰動作放慢一點,讓植物人提早上西方極樂世界,不就形同中了樂透,三千萬元落袋為安外,還可不必繳納所得稅呢,這也是不無可能的吧。所以光民事賠償金額一項就衍生出以下那麼多的問題:

一.  經濟來源者(主計者)與居家管理者之死亡,處境不同,夫以妻貴? 妻以夫賤?

二.  主計者死亡賠償金一千萬怎夠?

三.  植物人照護費用與死亡賠償金額有天壤之別,關鍵時刻醫師救或不救?

四.  依內政部編算生命表」統計,九十五年台灣兩性零歲平均餘命為七十七.九歲,比前年增加○.四八歲;而女性平均餘命為八十一.四一歲,男性為七十四.八六歲。植物人平均壽命較短。

五.  領了錢就把植物人送終,應考慮分期給付賠償金額的可行性,活得愈久,領得愈多。

六.  遇到老人病重才送醫的虐老案,急診處醫師要先通報社會局處理,備案。所以當主計者死亡時,理應用保險學估計「被保險人的經濟價值」的方式來計算賠償額,可能才會有較合理公平的安排。保險學上一般採一「人類生命價值法.Human Life Value Approach ,即人類生命價值=對家庭經濟貢獻的現值 –()消費的現值或二「家庭需求法Needs Approach,即主計者若身故時,該家庭為維持基本的生活水準所需的各項費用總和計算:包括(1).善後費用Clean-Up Fund:含最後的醫療費用、喪葬費用 、遺產稅及清償貸款等。(2).家庭重新調整生活水準期(5~7)的生活費用。(3).子女的教育費用。(4).配偶的退休費用。(5).急用金。後者二的「家庭需求法」顯然比較實際好用。

總之牢騷發了一大堆,追根究底,不會重用鴨嘴大夫是今日醫療糾紛成為社會亂源的最大關鍵。大部份人只想把鴨嘴大夫當作免費的御用律師,或六法全書的工具濫用abuse而已,不但不知投桃報李,而且不知珍惜,使用過後更是棄之如敝履。什麼法律問題都要鴨嘴大夫去研究,去寫報告,提供法律意見,但要出面去向長官報告獻媚時,鴨嘴大夫不但不能拿出抬面出席,連研究者的名字都見不得人。法界傳統陋規,替人代寫碩士論文,一篇至少一二十萬跑不了,代寫一篇文章投稿,讓別人估名釣譽,行情也要三兩萬一篇。大概是鴨嘴大夫錢多到視之如無物,本來應該價碼更高才對,孤芳自賞結果,居然連一毛錢稿費也都沒拿到。難怪今日醫療糾紛,綿延不斷,鴨嘴大夫沒名沒錢,也只能乾著急,學富五車滿腹經學,只恨沒有舞台可以發揮己長,徒託空言,徒呼負負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