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990819

1懷念老爸一場莊嚴盛大的喪禮終於落幕了,老爸還沒失智的時候,對子女來關心他的晚年頗有微詞,曾說了一句話,如果不改變的話,有一天死他看,到時繁文縟節,看他受得了受不了,兩年後的今天,是應驗了他的預言,個人是陪他走完最後兩年的不孝子,小病不,,發燒感冒腳受傷,吃不下,發脾氣,三次病危也沒有讓他死於敗血症 ,胃出血,及中風,雖然最後的心肌梗塞沒有在旁,引以為疚,但至少讓他壽終正寢在兒子自家,急救時証明氣管內沒有一口痰,半夜印尼佣呼呼大睡,還得起來給他用吸痰機吸痰的苦勞,也是唯一安慰。

2.懷念老爸焦慮症候選人

中風後老爸一直在用鼻胃管餵食,二週就要換一條新的,無時不刻都因口水吞不下去而喀嗽不止,馬上就要吸痰才會乾淨,否則有窒息摸危險但兩個印尼佣雖給她們兩人輪大夜照顧(次日可睡覺),半夜照常呼呼大睡,作兒子的工作就是監視老爸有否嗆到,尼佣有否起床吸痰,大約咳三聲沒有吸痰動靜,就會一躍而起去隔壁房吸痰,順便再罵人,有時候氣沖沖跑過去,尼佣才慢條斯理起床,甚至痰吸完了,尼佣還呼呼大睡都有。作兒子的是急的要命,久而久之,都快要得焦慮症了,有時半夜都會幻聽,以為老爸又再叫了而空跑好幾趟。

3.民法陳自強教授強調, 事關每一個人的權利義務的事時,全班意見要通過,就要全數通過, 就是說一件班上的決議或改變,一定要十五名全體都可以接受時才改變,而不是透過投票,以多數人壓制少數人的假民主方式來決定就可以。一語驚醒用夢中人,鴨嘴大夫在研一時,不論決定筆試或寫報告,無論是決定請老師吃飯的日期,無論是決定要不要共筆寫筆記的投票,每次都是因服從多數而從未伸張過一次自己的意願,因為個人限制於工作,年齡及時間,每次代表的都是少數人中的少數意見,所以每次都摃龜敗訴。在上學期民法期末考時,因一位同學臨時有私事,全班在「陳自強原則」下,應陳教授「要改時間就要改每個人都合適的時間才可以」的要求下—的確做到真正的公平,尊重和實質的平等,絕對不是大吃小,大欺小的便宜行事了事。

4.在政大,考試大多榮譽制度,教授考卷給了就走人了,至少敝班上也達到教授要求的境界,其實真要老大不小[的同學們放下老臉,去偷看偷問偷抄也太沒格調了。想也是現在為了及格也罷,為了高分虛榮,面子都不要了,這種律師司法官將來怎麼用?要是國家司法官考試如果能夠選拔出完美法律氣度修養的人材,才是國家社稷之福,只能考選出擅長考試,而只會偷雞摸狗或不懂榮譽制的鴨霸人材或,只會大吃小,強欺弱的未來司法新血,不知對日後國家司法改革又有何路用?。

5.創意工作室--肉色肌肉圖樣的緊身上衣,偽裝雄壯威武。或在衣服上繪上標準身材的三點式祼體裝,以示婀娜多姿。

6.醫師的兒子

暮然回首,兩個兒子中,一個己進入研究所直攻生命統計學公共衛生博士,一個己大一要唸醫前系,都有自己的天地了。小時候不知道他們是怎樣成長的,鴨嘴大夫自己的時間都花在醫院,早上七點要晨會,晚上十點還要去林口長庚看住院患者,早出晚歸,一轉眼他們都長大了;陪伴他們成長的,只有許多玩具供應。他們生病也無可奈何,大兒子小時候拉肚子半年以上,也只有乾著急;小兒子小學時候一直想去八仙樂園,因為一位第四胎隨時會生而不敢外出,等了一個暑假都一直去不成,沒有陪他們成長的遺憾,至今無法去懷。

7.女兒長大時,老爸大多已四十,五十歲,步入老年是正常的生理,性能力的減弱是正常的動物現象,這也是動物的生理;反之若要刻意違反生物本能,加強性能力或不服老,怕老,而故振雄風,追逐聲色,此亂源之來由也。

8.個人隱私和政治何關?許多政治人物雖說是可受公評的,但所指的是他的治國理論或他的領導統御,他或她愛和誰交往,愛和誰上床,只要沒有犯通姦罪,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泛道德化的苛責若不是政治鬥爭就是太無聊幼稚了。

9.輝瑞不賣威爾鋼給婦產科?鴨嘴大夫訂購了三,四次,都不送貨,難道商人也有道德意識,不願賣給女人?可知道有些患者的不孕只是很單純的老公「無法登堂入室」,又不願啟口或請求泌尿科幫忙,威爾鋼于迂迴前進,可用來治不孕症,想生意的人作夢也想不到吧!

10. 結紮後懷孕的醫療糾紛案時,承審法官認為撫養兒女是父母的義務,不可能轉嫁到醫師上,所以即使結紮後懷孕,醫師也不必因害患者懷孕而多生了一個孩子就得替她付撫養孩子到二十歲的全部費用。英美法的法官就沒有這種智慧及高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