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驗結果假陰性--也談三聚氰胺2.5ppm

 

衛生署要把三聚氰胺含量定案為2.5ppm作為檢驗基準,其實是現實考量,無可厚非。先說什麼是ppm, ppm是一種濃度單位,單位為百分比%, 1ppm就是百萬分之一( 1 part per million) = 0.0001%,也就是相當 1000公升的水含1公克的某物質,或等於1公升(1000西西)的水含1毫克的物質的濃度。以已下架的金車廠牌為例,其三合一咖啡,每包15公克含8毫克的三聚氰胺,濃湯每包12,6克含20毫克的三聚氰胺。依歐美標準, 三聚氰胺成人每天可容許攝取量為每公斤體重0.5~0.63毫克, 60公斤重成人其容許量為30~37.8毫克,若一天喝了4~5包金車問題咖啡或2包問題濃湯即超過標準,長期飲用就會提高罹患尿路結石的風險。一般人若用馬克杯(300西西計)沖泡一杯熱騰騰的三合一咖啡下肚,其三聚氰胺之濃度為26.7ppm,而成年人這種濃度的毒奶咖啡每天要喝下足足45 (12001500西西),食入之三聚氰胺,才會超標,所以相對而言,2.5ppm以下濃度的奶製品還算蠻安全的。

但無論如何,三聚氰胺到底也是一種不該在奶精中被發現的毒物,問題是如果目前只能靠一台要價三千多萬元以上的精密儀器才能檢測出0的精確數值,反之大部份的儀器根本都測不出2.5ppm以下的微量時---就像初期懷孕,用超商買的驗孕紙檢驗為陰性反應,未必就代表一定沒有懷孕,今日才會紛紛出現廠商自驗三聚氰胺含量為正常0,但使用衛生署精密儀器測試卻得以測出2.5ppm以下的微量數據,今既產生如此迴然不同的結果,主管機關明知可能含冤,也不得不命其含恨下架,對部份遭無妄之災的清白廠商,多年聲譽竟因而毀於一旦,這才真的是情何以堪?如果今日,大部份不夠精密的儀器都測不出2.5ppm的微量三聚氰胺,檢驗報告上的0雖然可能只是偽陰性,那又和把標準線提高到2.5ppm何異?今日名嘴議論紛紛,眾說紛紜,不過都只是在掩耳盜鈴,譁眾取寵,危言聳聽,人云亦云而已。現實環境下,我們還不都是照常天天都在吃檢驗不出來2.5ppm以下的三聚氰胺,繼續結石下去!尤其在台灣,多年來專家們言之諄諄,聽之藐藐,我們日常生活仍經常在用塑膠袋裝熱湯,用美耐皿碗微波爐加熱,其所溶解釋出的有毒物質質量更是驚人,遠比三聚氰胺更可怕數百倍,然我國民眾食之多年,見怪不怪。眾所周知,香煙有尼古丁會致肺癌,檳榔含致癌物會致口腔癌,然即使衛生署衛教說破了嘴,勇士們吞雲吐霧,口吐紅汁,照常視死如歸前仆後繼,一旦癌症病倒了再由健保局支出,全民為他買單,這種國民健康觀念,又要罰誰下台當代罪羔羊呢?

當然真正問題來了,太精密的檢驗當然可能會出現一些假陽性的烏龍報告,譬如說2.5ppm以下微量的三聚氰胺,根本與奶精無關,可能只是塑膠容器的少量成份溶解出來者,微毒不侵,何況大家早就不知吃了幾百年了,也都相安無事,如今卻遭魚水之殃,就只因為檢測太敏感,而平白無辜被順便揪出來陪葬。試想三鹿黑心商人刻意要添加三聚氰胺,就是為了要造假過關,虛偽表示他們的奶製品含有足夠的蛋白質(其實沒有,會因而造成嬰兒蛋白質攝取不足,這個問題比結石更嚴重),才要參雜只是含氮多的三聚氰胺毒物(含氮量67%,為真正蛋白質的2倍以上)的假蛋白質來頂替,怪來怪用朔本追源,這都要怪國家級食品衛生機關用來檢驗食物乳品之蛋白質含量的儀器不夠精確,標準作業程序有瑕疵,蓋該檢驗只能靠檢查奶製品中的氮質濃度含量,來間接推定其蛋白質含量的多寡,方因而大開方便之門,讓不法商人乘虛而入,昧著良心造假,用三聚氰胺假冒蛋白質闖關,商人要賺黑心錢當然更不可能手軟,蓋三聚氰胺加得愈多,成本就愈節省,企業經營者不可能還會很客氣的只添加幾ppm意思意思而已,否則怎麼可能矇混過關?如何順利檢驗合格?

如今事件爆發,真相大白,在台相關的涉嫌廠商怎可能單單同意退貨,一句道歉一個鞠躬就可撇清責任了事?消保法「產品無過失責任」本來就是在訴求「從事設計、生產、製造商品或提供服務之企業經營者,於提供商品流通進入市場,或提供服務時,應確保該商品或服務,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之安全性。」(消保法第七條第一項),因而責無旁貸,他們必須要承擔起食用者受害的民事損害賠償責任(同條第三項前段:企業經營者違反前二項規定,致生損害於消費者或第三人時,應負連帶賠償責任。)。所謂「利之所存,險之所擔」,因為賺錢的是生意人,錢他們在賺,出了事怎麼可能隨手把責任推給政府,拍拍屁股,就撒手不管,富豪我自為之?所以就賠償層級來說,消保法無過失產品責任的被求償對象應包括1.從事設計、生產、製造商品或提供服務之企業經營者。2.輸入商品或服務之企業經營者(消保法第九條:輸入商品或服務之企業經營者,視為該商品之設計、生產、製造者或服務之提供者,負本法第七條之製造者責任。)。

至於下游製造業者對他們的原料供給廠商之過失責任求償也是理直氣壯,得理不饒人的,蓋上游原料廠商只要是行為犯已足,不必要有危害結果出來(結果犯)就應負全責(一般所認為的行為犯,指只要實施刑法分則規定的某種危害行為就構成既遂的犯罪。而結果犯,是指不僅實施犯罪構成客觀要件的行為,而且必須發生法定的危害結果,才構成既遂的犯罪。),甚至及於台灣政府對中國政府之間的國對國的國家賠償(倒沒聽說過),更是後續衍生出來的另一層面的問題,能否求償概與台灣受害國民無關,台灣廠商更甭想要求我國政府國家賠償。至於中國政府對境內那些黑心工廠負責人的故意詐欺,敗壞國家名聲.動搖國本的大型經濟犯罪,若不拿出鐵腕氣魄,槍斃幾個負責人犯示眾,就太枉費共產主義國家,人治獨裁的便宜主義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