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0年12月16日  

一.  鴨嘴大夫花了三年時間,放棄月入二、三十萬的診所收入,興致勃勃跑去政大唸法律研究所,想三年畢業後籌組「醫師責任保險合作社」,可以為台灣醫界找出一條生路。最近唸到風險管理提到「當風險頻率低,風險幅度高或風險頻率高,風險幅度低才有保險介入空間」,眼看最近醫療糾紛發生率極高,凡病人死在那裡,即使是壽終正寢,那裡的醫師也就要負責(風險頻率太高了),而賠償金額都是動輒五百,一千萬的(風險幅度太高了),依「風險管理理論」只有「風險規避」一途,就是說「防衛醫療」都不管用了,連醫師都不能作了才能解決這個問題;看來鴨嘴大夫三年的心血也泡湯了。

二.  如果說連醫療史上號稱不可預料、不可抗力的生產第一殺手「羊水栓塞症」,碰到的醫師都要被起訴,大概真的是在台灣的醫師,其是婦產科醫師都不必幹了,印證三年所學的心得「風險規避」,就是要奉勸醫師都移民美加去作寓公或學王永慶轉進到大陸去開醫院算了。本來不能瞭解這些唯利是圖的生意人,明明台灣人大量失業,偏偏產業外移往大陸或新加坡去給當地大製造就業機會,真是居心叵測?現在才豁然開朗,台灣工人忙著綁白布條遊行抗議,在努力爭取周休二日,企業家乾脆就大方一點周休七日算了。現在台灣民眾天天在爭取醫療人權, 努力把醫師當肥羊宰,連富邦醫師責任保險都要宣告破產不幹了, 民眾只信任自己,把醫師都趕盡殺絕,最後就只有自力救助,自己接生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