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科醫師出力不必出錢

 

最近有一位鴨嘴大夫的學弟,因一件羊水栓塞的醫療糾紛歷時五年,終於三審

無罪定讞,還他清白。五年的長期煎熬浪費多少訴訟資源不說,受害人心中之痛也可以瞭解,但面對這種醫療意外,既然不可意料、不可抗力(Act of God),豈是任何產科醫師所樂見?結果一個一目了然的醫療意外居然因一位法醫的誤診錯斷,連法官都被誤導,牽著鼻子走了五年,連帶學弟的醫院因而業務大受影響,損失慘重,心力交瘁不言而諭。

    這種烏龍訴訟更加強認清我國應早日推動「生產風險救濟基金」的必要性。今天若有這種針對醫療意外的不幸發生的生產風險救濟基金,產婦一旦發生不幸罹難,只要確定是羊水栓塞,醫師當然沒有過失責任可言---真正的無過失,即在醫療非過失責任下,三個月內,政府就可以馬上發給二百萬的風險救濟金給受害人家屬,不無小補。再加上醫師若已投保「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因為該強制責任保險採取無關過失、不問對錯的責任基礎,保險人也很快地給付一百五十萬的基本保障的事故補償金,三個月之內,病家至少就可得到三百五十萬的補償與救濟,何必再花五年,光律師費一審十二萬就花了三十幾萬,到頭証明並非醫師過失所致,一毛錢賠償額也拿不到,何苦來哉?

由此實例可知,生產風險救濟基金制度的目的是在提供被害人醫療意外的急

難救助,項目包括產婦或新生兒死亡,產婦殘障或植物人,新生兒腦性麻痺等意外事項。「救濟」不同於過失「賠償」,救濟系針對的是醫療意外,這種醫療意外當然並非醫師的疏失過失所致,而且根本就是不可預料,不可抗力之意外而已。今日勇敢的婦女同胞為配合國家人口政策,冒險懷孕生產,竟然不幸碰到這種醫療意外的生產風險,原則上當然要由國家編列預算支付救濟,所以我們台灣婦產科醫學會必須堅持產科醫師不必為此基金出錢,基金更不可再對接生醫師代位求償,也就是說,除非証明生產傷害是因接生醫師的疏失所引起者,醫師才需自負過失賠償之責,生產意外風險,產科醫師何罪之有?

風險救濟的對象既然是不可抗力、不可意料的醫療意外,這種意外風險雖不一定會發生,何時發生更無法確定,當然醫師不能,也不必為此天災人禍負擔任何責任,此點在生產風險救濟方面表現最明顯,蓋婦女同胞為配合國家人口政策,延續後代培植國力,必須獨自冒著生命危險懷孕生產,尤其在生產風險下,不論是發生產婦或嬰兒死亡的意外,或產婦變成植物人,嬰兒腦性麻疹的後遺症都要由生產的婦女概括承受,當然會直接影響國民生產報國的動機。而醫療風險下造成人亡體傷的醫療意外,國家政策責任居然要任由最下位的接生產科醫師來承擔,也太不公平了,否則這種沈重的無辜負擔,不但會減低醫師從事接生業務的意願,更會間接影響醫療生態,遑論處罰醫師也無法改變這種醫療非過失責任下的醫療意外之發生率,更無助於建立病人生產安全制度。所以生產風險通常都必須要透過福利國家的社會救助力量,來給予受害者急難救助,並為病人配合國家政策與社會責任所面對的風險,協助一臂之力來應付。此所以生育風險救濟基金之基金來源,應主要由國家依出生數編列預算來負擔,而產科醫師出力不必出錢的最大理由。

此外不同於上述藥害救濟基金會及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在返還其領取之給付方面並無規定,或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的訴訟並行主義,受害人在領取生產風險救濟基金之後,若被害人仍執意要控告醫師有醫療疏失,基本上受害人的憲法訴訟權是要被尊重的,一但法院決醫療過失責任成立,意即醫師必須負擔過失的賠償填補責任,此時即代表受害人之醫療傷害並非不可避免、不可抗力的「醫療意外」,亦即並非屬於「醫療非過失責任」之範疇,而真正是「醫療過失責任」損害賠償的領域,則受害人早先所領取之生產風險救濟金就必須全數退還給基金會,而不論過失賠償金額的多少都不在必須退還給付之考量之內。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