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確定我們是在討論同一件事

---評醫師先進對醫療傷害法之高見

 

國人對賠償、補償及救濟名辭一向相互同用,法律用詞固有甚其專門領域內的用法,但辭以逹意為主。在社會大眾的一般觀念中若未能事先釐清用辭,難免就會讓爭議題變得撲朔迷離,甚至各說各話,各言其是,結果有時發現,雙方未必都是在批判討論同一件事。

以最近在自由時報廣場的多篇社論中,非法學者的醫師們對賴清德立委提案的「醫療傷害法」紛紛發表高見,但各言其事顯無交集,因而作者之間原意常會因此被誤解,彼此針鋒相對,反而變成口水戰爭而已,但其實雙方都未必是在討論同一議題。舉例來說,如「建立第二套保險系統的時候到了」一文中提到:「無過失賠償,雖然醫師在醫療處理上無任何過失,但仍需擔負民事賠償的義務」「假使這位醫師無過失,病患及家屬該獲得賠償嗎?我的答案是應該要賠償他們,... 小孩的父母是該獲賠償的,但是是由這位醫師來賠償嗎?不!絕不,絕對不該由這位醫師來賠償,這位醫師已盡了力。 」[1],作者其實是在表逹no fault無關過失責任的補償的觀念,但誤用了過失賠償一詞。在另一篇「先修醫師責任險保單」針對賴清德委員所提出的「醫療傷害處理法」的正反聲音,認為:「該案所提『賠償』金額由健保給付診療費內提撥一定比例成立基金,等於強制加入的方式....期待患者獲得『補償』後,不得再提告訴。」前後文中就混合使用賠償及補償兩字[2],更令人陷入混亂。

郭教授的「醫療事故專法處理」一文中駁斥謝教授擔心「醫傷法」會把醫界好不容易排除的無過失賠償責任再度引進醫療行為中的誤解,立論十分正確,惟文內提到「新版醫療法第八十二條所規定的是損害賠償責任,而『醫傷法』草案規定的則是補償。『補償』不同於『賠償』:賠償是一種法律責任,補償則是一種社會救濟;賠償之前必須論斷雙方的對錯,補償則不必;論斷對錯必須纏訟多年,補償則否。」,已近真義,惟謂「補償」則是一種「社會救濟」的說法,又把補償與救濟互用,其實嚴格說法應是:補償是一種針對可避免的醫療事故,以不論對錯,無關過失責任下提供一基本保障的醫療事故行政補償,期待減少司法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責任與訴訟勞費,而救濟是針對不可避免的醫療意外,提供醫療風險社會救濟,為福利國家社會安全制度下社會救助之一環,完全不干事件救償。

另外郭文中質疑謝教授曰以「藥害救濟法」已實施六年,而醫糾訴訟有增無減來質疑醫療傷害處理法的可行性」說法不正確的論調十分贊同。蓋藥物傷害處理的是醫療行為無涉的醫療意外,處罰醫師也不能改變意外的發生與否,足見此處徴結只是因為對風險救濟與過失賠償名辭的誤用,誤導而已。也有醫師提到「藥害救濟賠償並非賠償無過失,而是賠償不可測量之因素。」,意思是對的,就是說藥害救濟的目標是針對醫療意外,即不可測量之因素,但在文中,竟把救濟、賠償兩名辭一齊併用,當作同一回事在討論就又因而混淆事實了,理論上救濟既是系針對不可意料,不可抗力的非過失風險,又何必曰與針對過失責任的賠償相同並論?

總之目前國內對法律譯詞並未統一,各自表述之下,瑞典的Patient compensation insurance本來是一種行政補償制度,用以取代侵權行為責任的司法賠償,正確譯名應該譯成「病人補償保險」才對,但目前大都延用一開始就使用的「病人賠償保險」譯詞,延用至今一直也沒改變,後學者亦不得不從之,否則旁人更無法理解是否在討論同一件事。



[1]莊其穆 建立第二套保險系統的時候到了自由廣場

[2]賴佑哲先修醫師責任險保單自由時報96.1.21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jan/21/today-o6.htm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