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室手記2000年12月30日  

 

一.  為舊法的規定服刑而已

最近有三個個案陳水篇總統要來研究是否要赦免,據中國時報十一月三十日社論所言,關於拒服兵役的良心犯的赦免即屬恰當,尤其近數年來社會觀念進步,兵役制度也有明顯的改革,但之前沒有辦法發展出替代役來避免這些良心犯的觸法問題,所以這些人當中有的自年輕起就一直坐牢,一出獄又因兵役徵召再度坐牢,從少年坐到中年,目前因有替代役,這些良心犯所為的行為已不在,但不過是法律不溯及既往,所以仍在為舊法的規定服刑而已,就為了不能否定過去司法裁判的顧慮,所以這些人還是要繼續服刑?另外所謂蘇炳坤案,每個人都知道他的有罪證據是同案的口供而已,但因為現行實務上再審與非常上訴條件與門檻極難跨越,而無翻案的機會,即使當年認定有罪的贓證曾被法院認定為非為積極証據,但至今仍未能宣告平反,只有透過總統的特赦,才能緩和對於過往司法裁判量刑。甚至講曾茂興案因為爭取勞工權益而有激烈的舉動觸犯刑法入獄,社會上都認同而且同情,但是有人認為是因為司法理性用法高於法外人情所以裁判定罪確切。但在人權上不能說沒有疏失..891230

 

.有一天也需要總統用赦免來保障醫師的權利

有感而發的是,醫師的權利是否也要透過總統利用赦免制度來保障,就以最具不可抗力、不可預料的「羊水栓塞症」案來說,不說從前人生產都彷如是從鬼門關走一遭回來的無奈,就是近十多年來,產科醫師碰到「羊水栓塞症」也是束手無策,但至少社會上都還公認醫師沒有醫療疏失的可能性,當然事出突然受害者家屬是很傷心很難接獲的,何況又有很多是經濟上實際上的困難。

但是今天為了要實施公平正義,不明事理的檢察官要發動國家刑罰權,是把無辜的醫師關起來合理呢?還是用補償的制度,即使是道義上的補償,不管是出自醫師身上或是從保險的機制上得到補償,多少讓喪家有一個合理的收入緩衝不是更好解決之道嗎?羊水栓塞的意外事件,就好比是象神颱風、或九二一大地震的不可預料的天災人禍,如果連這種不可抗力的事件都一定要由碰到的醫師來承擔的話,誰碰到就誰倒楣,醫師真的是需要由總統來赦免他的罪責,否則沒有一個產科醫師還能再接生下去了。有的醫師在報紙上發表說羊水栓塞可以治療可以預防,哪一天他碰到了就該為他証詞入獄,這是必然的,因為誰能預料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誰又能因此不束手無策,束手就擒?891230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