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過失之判定

    在醫療過失的認定上,可區分「過失」與「義務違反」兩種不同的概念,專門職業技術人員方面的過失認定上和義務違反上,歸結到最後是同一個標準。所謂「義務違反」之判斷是該醫師本身對病人要負什麼樣的義務,主要考慮是當時的醫療科技水準,一般係依法令、規則、情節及本身關係定之,實例上並以善良保管,為「應注意」之標準[1]若不及該水準,則違反了義務。相對之下,判斷「過失」則必須考慮再到主觀注意義務,換句話說,過失之成立,除同一內容義務的違反外,尚須按一定標準檢驗行為人對該等義務之內容是否符合「可預見性」以及「可期待性」之條件[2]此時卻要回到一個專科醫師在實際情形下應該有的注意義務,也就是說先是檢驗客觀注意義務之有無,再看主觀「預見可能性」及「迴避可能性」,行為人之過失行為雖違反客觀的注意義務,致發生一定的結果,如其結果並無預見或無迴避之可能,仍不能令其負過失責任。是必行為人對於因過失行為所發生之結果,既應預見,且得採取適當措施,以迴避其發生,即所謂具有主觀預見可能性及迴避可能性,竟未預見,又未迴避,始應負過失責任。

至於「預見可能性」,指的是醫師的結果預見的義務,是要求醫師集中注意力、保持足夠的謹慎,以認識到自己的醫療行爲可能産生的後果。預見義務應當注意以下幾點:1.醫療行爲包括診斷、檢查、治療方案的選擇、治療行爲後處理、療養指導等等。預見的內容應包括其全面。如疾病的類型、並發症、大致的醫療費用等等;2.醫師應具有最基本的醫學知識。危險是否有預見可能,以一般醫師的醫學知識爲判斷標準,不能以醫師自己的主觀醫學知識及經驗爲判斷標準,醫師沒有達到相當的知識水平本身就是注意義務的違反;3.預見特定結果對於醫師來說總是要採取特定的診療手段,如必要的檢查、試驗治療等。如醫師應當採取的醫療行爲而沒有進行也是違反預見義務。而「迴避可能性」,指的是醫師結果迴避的義務:醫師僅僅盡到預見義務往往是不夠的,還必須基於對其醫療行爲産生的危險方式和危險程度作出充分的認識和估計,並爲迴避該危險的發生採取適當的措施。一般而言迴避結果的發生有兩種方式:一爲捨棄危險行爲;二爲提高注意並採取完全措施[3]。故依照刑法上對於過失定義為「應注意、能注意、未注意」,因此,在判斷過失時應先探求客觀注意義務的存在,主觀上注意能力為何,最後為事實上的未注意[4]。列表說明如下:

此種情況下,例如即使醫師義務違反,其醫療行為因不符合醫療照護水準而有明顯醫療疏失,但若証實該醫療事故如羊水栓塞症症猝死,醫師並無結果預見可能性,亦無結果迴避可能性,最終不過是一件不可預料(無結果預見可能性),不可抗力(無結果迴避可能性)的醫療意外而已,醫師亦應無醫療過失可言。另以美國來說,在判斷醫療過失時是以個案為之,過失有無之認定係由醫療習慣加以判斷,法官不會介入。所謂醫療習慣,即「一個理性醫師所應具有的注意標準」,若行為與一般標準一致,則認定沒有過失,若低於標準,則推定有過失[5]。我國對於過失的定義是依據刑法第14條,包括「無認識過失」與「有認識過失」[6]。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國審判實務上,民事法院往往盲從刑事法院對於過失的認定,且法官於提送專家鑑定時,通常並未具體指出哪些是應鑑定事項,均籠統地將事實認定與評價性「過失」概念,交由鑑定機構來判斷[7]


[1] 96年簡上字第477號裁判要旨:按因不注意,致構成犯罪事實之發生,令行為人負過失責任者,蓋以其有注意之義務,而不注意之故。注意義務,得分為客觀與主觀注意義務兩種。

[2] 王千維,民事損害賠償責任成立要件上之因果關係、違法性與過失之內涵及其相互間之關係,中原財經法學第八期,民國 91 06 月,頁7-64

[3] 作者佚名,醫師注意義務的概念及其與醫療過失行爲的關係,中建網
http://www.chinalawedu.com/news/21604/7600/81/2006/5/xi9815152718122560027325-0.htm,,2009/2/20最終瀏覽日。

[4] 鍾侑谷,上揭註27

[5] 楊秀儀,論醫療糾紛之定義、成因及歸責原則,台灣本土法學雜誌第三十九期,200210月。

[6] 該條第一項規定:「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者,為過失」,即所謂無認識過失;第二項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以過失論。」,即所謂有認識過失。

[7] 鍾侑谷,上揭註27,頁16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