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醫療糾紛案例研析--損害賠償的細目      高添富

(本文為980617政大法律系上課講義)

 

 

[授課大綱]

前言

壹 醫療糾紛民事賠償項目

.醫療費與看護費用

.增加生活上之需要

.勞動力損失: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

. 喪葬費

五法定扶養義務

.精神慰撫金

貳 案例研析:

.植物人民事賠償金額

.未能診斷畸形兒妨礙婦女生育自主權的民事賠償---扶養畸形兒的費用

.小兒科病人的平均餘命(簡易生命表)

參 醫療糾紛民事賠償的現實問題

.杯水車薪賠償夠不夠—分期給付的必要性

.植物人的壽命

.腦性麻痺兒的命運

肆 討論

. 衛生法庭health court與行政補償administeactive compensation

.檢討衛生署布有關「無論過失醫療救濟補償辦法」的立法綱要

伍 結論---終局醫療糾紛的多元化途徑

自由討論

 

 

前言

 

.民事責任的請求權基礎

(一).債務不履行

患者於就醫時與醫療院所間所訂立之醫療契約,由於醫療事件本身並無法對患者病情保證康(即包醫其性質並不認為是承攬,通說認為醫療契約屬委任或準委任契約,若是醫療機構有可歸責的過而造成患者契約結果不如預期,則 可能會有債務不履行的損害賠償責任。

(二).侵權行為

醫療行為的過失亦可能侵犯到患者生命、身體、健康、自由等權利,亦有民法第 184 條第一項之侵權行為損害 賠償責任,若是違反醫療行政法規(如醫療)尚可能依違反保護他人法律(民 法第 184 條第二項)的侵權行為責任。

(三)連帶損害賠償責任

在醫療糾紛的民事責任,常會以僱用人之連帶責任而使得醫療員與醫療機構須連帶負責在醫療糾紛之民事求償責任中,都會要求對於該醫療人員與雇用之醫療機構,依民法第188條負起連帶損害賠償責任,而使得被害人可以得到較多的保障,不過僱 用人(即醫療機構)賠償損害之後,對於為侵權行為人(即該醫療人員)仍有求償權利。

 

.消保法之無過失爭議

馬偕肩難產所產生之無過失責任爭議,當時判決馬偕醫院(並非醫師須賠償 100 萬元(參照台北地院 84 年度自字 427 號判決即造成醫界與法界的爭執,即使司法實務內部亦意見不一,然自新醫療法於民國 93 年 通過後,其第八十二第二項規「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 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則其明文排除醫療行為適用為無過失責(若參照該條文之原修正草案: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除能證明其無故意或過失者外,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不適 用消費者保護法之規。則對其修正用意係排除消保法適用之用意即更加明;此後司法實務上又有最高法院 93 年台上 2302 號判決指出「另醫療行為經核並無消費者保護法之適用。從而,上訴人依民法侵權行為法律關係及消保法第七條第一項、第三項、及第五十一條規定,請求被上訴人連帶賠償損害及給付懲罰性賠償均無理

91年上字第215號判決曰:醫療行為適用消費者保護法無過失責任制度,反而不能達成消費者保護法第一條所明定之立法目的。是應以目的性限縮解釋之方式,將醫療行為排除於消費者保護法適用之範圍之列。蓋但就醫療行為,其醫療過程充滿危險性,治療結果充滿不確定性,醫師係以專業知識,就病患之病情及身體狀況等綜合考量,選擇最適宜之醫療方式進行醫療,若將無過失責任適用於醫療行為,醫師為降低危險行為量,將可能專以副作用之多寡與輕重,作為其選擇醫療方式之惟一或最重要之因素;但為治癒病患起見,有時醫師仍得選擇危險性較高之手術,今設若對醫療行為課以無過失責任,醫師為降低危險行為量,將傾向選擇較不具危險之藥物控制,而捨棄對某些病患較為適宜之手術,此一情形自不能達成消保法第一條第一項之立法目的甚明。另相較於種類及特性可能無限之消費商品,現代醫療行為就特定疾病之可能治療方式,其實相當有限,若藥物控制方式所存在之危險性,經評估仍然高於醫師所能承受者,而醫師無從選擇其他醫療方式時;或改用較不適宜但危險較小之醫療行為可能被認為有過失時,醫師將不免選擇降低危險行為量至其所能承受之程度,換言之,基於自保之正常心理,醫師將選擇性的對某些病患以各種手段不予治療且此選擇勢將先行排除社會上之弱者,而此類病患又恰為最須醫療保護者。此種選擇病患傾向之出現,即為「防禦性醫療」中最重要的類型,同樣不能達成消費者保護法第一條第一項所明定之立法目的。而醫師採取「防禦性醫療措施」,一般醫師為免於訴訟之煩,寧可採取任何消極的、安全的醫療措施,以爭取「百分之百」之安全,更盡其所能,採取防禦性醫療,以避免一時疏忽,因未使用全部可能之醫療方法,藉以免除無過失責任。醫療手段之採取,不再係為救治病人之生命及健康,而在於保護醫療人員安全,過渡採取醫療措施,將剝奪其他真正需要醫療服務病人之治療機會,延誤救治之時機,增加無謂醫療資源之浪費,誠非病患與社會之福。

目前司法實務與學界雖還有不同意見,然多數已採醫療行為並不適用無過失責任的見解。

 

. 舉證責任之倒置          

                             依據民事訴訟法第 277 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

任,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其修正理由則特別 提及「我國現行法就舉證責任之分配,本條設有原則性之概括規定、惟關於舉證責任之分配情形繁尤以關於公害事件、交通事故、商品製作人責任、醫療糾紛等事件之處理,如嚴守本條所定之原則,難免產生不公平之結果「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雖法院大多尊重醫療鑑定意見之結果,然即使鑑定報告對醫療人員有利,若是法院以舉證責任倒置之方式要求醫療人員舉證其確無過失,仍恐會因舉證困難而尚有敗訴之風險。

 

. 民法侵權行為得請求賠償項目

 

(一)死亡事故:

1.殯葬費用。民192

2.扶養費的損害賠償--因法定撫養義務所生之費用 民192

3.精神慰撫金的損害賠償。

4.被害人死亡前的財產上損害賠償。

 

(二)傷害事故:造成他人受傷,不論是否殘廢

1.醫療費用。

2.增加生活上需要的損害賠償。增加生活需要,民193

3勞動力損失: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的損害賠償。肯定說是認為倘直接受害人為一家經濟支拄時,頓失收入才是更加嚴重的問題,蓋在無法開源的情形下,即使積極損害獲得填補,但仍有一般生活所需[1]

4停業的損害賠償。

5.精神慰撫金的損害賠償。民195

 

 

壹 醫療糾紛民事賠償項目

 

.醫療費與看護費用

被害人因受傷需人看護,而由親屬看護時,雖無現實看護費之支出,亦應認被害人受有相當看護費之損害而得向加害人請求賠償,蓋親屬照顧被害人之起居,固係出於親情,但親屬看護所付之勞力,並非不能評價為金錢,只因兩者身分關係密切而免除支付義務,此種親屬基於身分關係之恩惠,自不能加惠於加害人,故應衡量及比照僱用職業護士看護情形,認被害人受有相當看護費之損害,得向加害人請求賠償。又被害人是否有看護之必要,應綜合其受傷部位、傷勢程度等情狀,綜合判斷是否影響其行動能力致無法自理生活而定。(97年訴字第57)

所謂診斷書,係書面診斷報告,為診斷費之性質,自應解釋為包括在醫療費之內。又縱認診斷書費,並非診斷費,但所謂傷害之侵權行為與損害之因果關係,並不限於回復身體健康所必要之治療費用,而應解為凡因傷害行為所引起之直接間接損害,均應包括在內,否則被害人提起損害賠償訴訟,必須向法院提出診斷證明書,而被害人負擔診斷書費用,實因加害人侵權行為所引起,其中自有相當因果關係,若將其劃歸被害人自行負擔,實欠公平,故原審將診斷書費排除在外,顯有疑義。(87年上字第978)

(一).95年度醫上字第17號(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死亡):醫藥費新台幣 (下同)33,524元。

(二).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五0號(最高法院植物人狀態): 醫藥費新台幣六千七百二十九元。

 

.增加生活上之需要

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所稱之增加生活上之需要,係指被害以前並無此需要,因為受侵害,始有支付此費用之需要而言。其因身體或健康受不法侵害,需人長期看護,就將來應支付之看護費,係屬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加害人固應予以賠償,惟被害人是否確需依賴他人長期看護,仍應以最後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時之事實狀況為認定之標準。(88年台上字第1771號)

(一).95年度醫上字第17號(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死亡):無。

(二).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五0號(最高法院植物人狀態): 增加生活上需要:一百十八萬九千九百二十元。

 

.勞動力損失

身體或健康受侵害,而請求賠償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害,於估定被害人喪失或殘存勞動能力之價值時,應以其勞動能力在通常情形下可取得之對價為標準。僱主於給付薪資時,基於稅法或其他法律規定,代為扣繳之所得稅、保險費或公務人員之退休撫卹基金等,乃原薪資之一部分,於估定被害人勞動能力之對價時,自應計算在內。(94年台上字第2128號)

##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損害額之計算方法[2] 
(1).勞動能力之減少程度:因殘廢而全部喪失勞動能力時(100﹪),計算損害賠償較為單純,如減少一部時,實務上有送請法務部調查局鑑定者(65年台上字第12109號判決),有送請醫院鑑定者(43年台上字第916號判決)。如由法院自行審定時,專門醫師之診斷書及採用勞工保險條例第53條附表所定殘廢給付標準表(共15級)所定殘廢等級為參考資料:

殘等-->勞動減損 
15----->7.69%  14---->15.38%  13---->23.07%  12---->30.76%  11---->38.45%
10---->46.14%  9------>53.83%  8------>65.52%  7------>69.21%  6------>76.9%
5------>84.59%  4------>92.28%  3------>100%   2------>100%   1------>100%
惟應注意被害人之職業、年齡、再教育、再就職或轉業之可能性作適當之認定。

(2).勞動年數:勞動年數,實務上有計算至50歲者(58年台上字第160號判決),有計算至55歲者(58年台上字第1269號判決),有計算至60歲者(61年台上字第1987號判決)。實務上應斟酌被害人年齡、職業、退休制度及健康狀況等決定之,例如職業運動選手、女明星、年輕時固可得甚高收入,但年齡稍為增加,即不得不退休轉業,故宜從嚴認定,又勞心者比勞力者勞動年數為高。

(3).被害人之所得額:所謂減少及殘存勞動能力之價值,依實務見解,應以其勞動能力在一般通常情況下,所可能取得之收入為標準(包括成年、未成年或有無收入均涵蓋)。茲分述如下:(一)不以現階段(而是指目前狀況下實際已發生,及住院期間無法工作之損失)為限。(二)至於將來之謀生能力,在可預期之情形下,亦得情求損害賠償(此種將來之謀生能力,如由於身體或健康現在受有侵害,至預期有減少之情形時,於現在非不得向加害人為損害賠償之請求;至其損害賠償額,因被害人將來之職業現在不可預知,當可斟酌其資質、性格、及其家庭狀況,與其他情形以認定之(參61年台上字第1987號判例、72年台上字第1550號判決及82年廳民一字第13700號函)。

A. 我民法第193條規定及實務上係採勞動能力喪失說,故作為評估勞動能力損失之被害人所得額,應僅限於勤勞所得,因此利息、房租、地租、股息等資產所得,不得作為評估勞動能力之資料。評估被害人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害,應就被害人受傷前之身體健康狀態、教育程度、專門技能、社會經驗等各方面酌定之,不能以一時一地之工作收入為準(63年台上字第1394號判例)且評估殘存勞動能力,應以其能力在通常情形下可能取得之收入為準(61年台上字第1987號判例)。

B. 惟關於財產者之運用,被害人雖因而喪失管理能力,除可請求僱用與自己有同等能力之管理人之費用外,不得請求所失利益之賠償(三60年台上字第2245號判決)。

C. 減少勞動力之年損害額則以年收入乘以減少勞動能力之比率計算。參勞工殘廢給付標準表及喪失勞動能力比率表,但此與被害人依侵權行為法則計算勞動能力損失之工作年限有別(參88年台上字第2208號判決)。

D. 臨時工的計算,基本上必須扣除星期例假日之部分;否則實務上將會被駁回。

若被害人於受傷後薪資並未減少,是否可請求賠償?關於此部分,依實務見解,認為因勞動能力減少所生之損害,不以實際已發生者為限,即將來之收益,因勞動能力減少之結果而不能獲得時,被害人亦得請求賠償。所以只要有影響勞動能力的事實,則縱使因原公司安排簡易工作而使薪資並未減少,也只能算是現在所受損害已受補償,對於將來可能的損害,仍然可以請求加害人加以賠償(參81年台上字第749號判決)。

(一). 95年度醫上字第17號(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死亡):無

(二).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五0號(最高法院植物人狀態): 喪失勞動能力損害:四百十九萬一千零七十五元。

 

.喪葬費

(一).95年度醫上字第17號(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殯葬費256,950 元、太平間費用9,300元

(二). 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五0號(最高法院植物人狀態):無。

 

.法定扶養義務

按扶養義務云者,謂特定人對不能依自己之資產或勞力謀生之特定人,為必要之經濟的供給之親屬法上義務。通說將扶養義務區分為「生活保持義務」與「生活扶助義務」。生活保持義務,為父母子女、夫妻間之扶養義務;此義務為父母子女或夫妻身分關係之本質的要素之一,若無此義務,則不可稱為父母子女或夫妻,保持對方即是保持自己。而生活扶助義務,例如兄弟姊妹之扶養是;此義務為偶然的例外現象,為親屬關係之補助要素之一,須因一方有特殊情形不能維持生活時,他方始負扶助之義務。生活保持義務,無須斟酌扶養供給者之給付能力,亦即雖無餘力,亦須犧牲自己而扶養他人;反之,生活扶助義務,以扶養供給者之扶養能力為前提,須扶養供給者為身分相當之生活尚有餘資時,始以餘資予以扶養。又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扶養義務人經濟能力不足,定其扶養順序,其第二款之「直系血親卑親屬」,並不包括未成年而未結婚之子女,因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此充分表現親權之本質(民法第一千零八十四條)。足見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不能視為生活扶助義務,而應視為生活保持義務;換言之,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之扶養不適用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六條之規定,應適用民法第一千零八十四條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之規定。

再參以此對於業已成年之直系血親尊親屬與配偶,尚且限制扶養義務人不得全部免除其義務,僅得減輕其義務;則對於尚處於年幼待哺育之未成年子女,扶養義務人是否得藉其不能維持生活為由,而完全免除其義務以觀,足見於論及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扶養義務時,亦應比照排除適用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六條之法理,更而排除第一千一百十八條有關扶養義務免除規定之適用,應適用民法第一千「扶養義務費」時,均本於民法第一千零八十四條第二項規定之精神,論以「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均負扶養義務」,而將其所負之扶養義務除以二。(93年判字第52)

().95年度醫上字第17(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死亡): 蔣俊彥生前擔任空軍401聯隊第5修補大隊場站中隊上士,月薪44,220元,被上訴人等受扶養權利之需要程度,以案發時91年度未滿70歲之受扶養尊親屬每人免稅額74,000 元計算,即每人每月6,000元。而被上訴人等二人現已離婚,互不負扶養義務,其共同生育3子,惟其中1子尚未成年,則蔣俊彥應負擔對被上訴人戊○○、丁○○之扶養義務均為1/2,即每月3,000元。另被上訴人戊○○、丁○○分別為45715日、5037日生,算至蔣俊彥死亡之日止,其年齡分別為46歲、41歲,依內政部統計處之90年台灣地區國民平均壽命男性為72.8 8歲、女性為78.74歲計算,其得享受扶養年限分別為27年、37年,則被上訴人戊○○在受扶養利益方面的損失為36,000元乘以27年的年別單利5%複式霍夫曼係數16.00000000即為604,961元。被上訴人丁○○在受扶養利益上的損失,以36,000元乘以37年的年別單利5%複式霍夫曼係數20.0000000074 2,517元。

(二). 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五0號(最高法院植物人狀態):無

 

.精神慰撫金

(一).95年度醫上字第17號(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被上訴人戊○○、丁○○,分別是被害人蔣俊彥之父母,千辛萬苦將蔣俊彥養育成年後,突遭喪子之痛,白髮人送黑髮人,精神上的打擊甚鉅,且被上訴人等係一般平凡百姓,收入微薄,而上訴人丙○○係上訴人長庚醫院主治醫師,收入甚豐,另眾所週知上訴人長庚醫院營運甚佳,每月請領全民健保醫療費用金額即高達數十億元,是被上訴人等各請求上訴人等應連帶賠償2,000,000元之慰撫金。

(二).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五0號(最高法院植物人狀態): 精神慰撫金:二百萬元。

 

.賠償金總額TOTAL:

(一).95年度醫上字第17號(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上訴人等應連帶給付被上訴人戊○○新台幣2,904,735元、丁○○2,742,517元,及均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之法定遲延利息;願提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九十六年度台上字第四五0號(最高法院植物人狀態);爰求為命被上訴人給付七百三十八萬七千七百二十四元, 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算週年利率百分之五之利息之判決。

 

 

貳 案例研析:

.植物人民事賠償金額

 

一.  植物人的民事賠償項目金額之比較       

    

案由

賠償項目

一新光

92年台上字第1057號

二婦幼94年台上字第2128號

三中國醫學大學

 

第一審

更審前判決

最高法院

 

 

總金額

701萬9936

686萬7363

701萬9936

1478萬3405

3120萬

醫護費用

醫療費

200萬

59萬5027

39萬637

89萬3676

 

1300萬

看護費用(人力照顧費用)

457萬4921

338萬1782

481萬4069

394萬4500

每月看護費

2007.9~判決:4萬9,

判決確定~黃女去世:4萬

生活費用:

植物人日常生活必需用品及其費用

 

 

 

59萬9232

 

特殊教育費用

207萬7132

289萬554

243萬

 

 

減少勞動力之損失

 

 

 

薪資:321萬:5239

退休金差額:213萬758

1100萬

精神慰撫金

0

 

 

160萬

520萬夫妻與二子

 

.人力照顧費用

家庭監護工合理聘僱標準為月薪一萬五千元至二萬三千元, 張敬華自八十二年十二月一日出生至八十七年七月三十一日之期間,為四點七年,以每月基本工資一萬五千八百四十元計算,四點七年為八十九萬三千三百七十六元。八十七年七月三十一日至一百二十二年九月二十日之期間,共三五點二年,以每月基本工資一萬五千八百四十元計算,為六百六十九萬零八百一十六元,扣除中間利息後為三百九十二萬零六百九十三元,故人力照顧費用共計為四百八十一萬四千零

六十九元。

 

. 茲就何○○減少勞動力之損失請求之賠償,說明如下:

(一)薪資:

依銓敘部八十七年七月二十日八七台特二字第一六四七八六○號函及何○○薪津清單所示,何○○係三十七年十月十四日生,於受傷時任職行政院農業發展委員會,為薦任七職等本俸五級四七五俸點之公務員,領取八十六年七月份薪津五萬三千五百五十五元,其因本件傷害無法復原,而於八十七年四月十九日辦理退休。自八十七年四月二十日起至其年滿六十五歲退休即一百零二年十月十四日止,原可領取之薪津,因受傷致未能領取,自受有損害;惟損害額應以何○○每月實際領取之薪資,即扣除附表一所列所得稅、退撫基金、公保費、健保費及福利互助費,再扣除附表二所列其受傷前本應支付之經常性支出而為計算。就已發生部分(以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之九十三年三月十六日為基準)不扣除中間利息,未發生之部分,依霍夫曼公式,扣除中間利息後,其金額為三百二十一萬五千二百三十九元。

(二)退休金差額

○○主張如於六十五歲退休,服務年資最高以三十五年計算,新舊制年資以八十四年七月一日公務人員退撫新制實施之日為基準,其於八十七年四月十九日辦理退休,其退休年資之計算,在舊制時之年資經定為十八年,此有銓敘部八十七年七月二十日八七台特二字第一六四七八六○號函可稽,則計算何○○退休金之給與,在舊制服務年資方面,亦應以十八年計算,則何○○於年滿六十五歲退休時,可領取之一次退休金為三百九十三萬四千五百七十元、公務員退休金其他現金給與補償金為二十四萬五千九百七十六元、公務人員退休福利互助金十二萬八千元、公保養老給付一百五十九萬五千五百二十元,總計為五百九十萬四千零六十六元,扣除何○○於八十七年四月十九日退休時已請領之二百六十一萬五千四百零二元,差額為三百二十八萬八千六百六十四元,依霍夫曼式扣除中間利息,應一次給付之金額為二百十三萬零七百五十八元。又何○○因本件醫療事故而須提早退休,其請求一次給付差額部分始須扣除中間利息,至於因實際退休而領取退休金部分,則無須扣除中間利息。

(三)增加生活上需要:

何維莊因成為植物人,無獨立生活能力,需人照顧,有診斷證明書可稽,其請求因此增加之生活上必要支出,自屬有據。茲分述如下:

1. 醫藥費:依何○○提出之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七日起至八十七年六月八日止之醫藥費用收據,其支付之金額為八十九萬三千六百七十六元。

2.看護費部分:

○○成為植物人,必須二十四小時看護,故每日至少應有一人次以上輪替看護,其請求支付看護工駱○○十六萬六千五百元(自八十六年四月十六日起至八十六年六月三十日止,每日二千二百五十元);林○○六十八萬四千元(自八十六年七月一日起至八十七年六月七日止,每日二千元);林○○七十萬元(自八十七年六月八日起至八十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止,每日二千元);黃○○二百三十九萬四千元(自八十八年五月二十四日起至九十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止,每日二千元),合計三百九十四萬四千五百元部分,除林○○出具證明書證明屬實外,證人黃○○亦證述每日工資二千元;又財團法人○○社會福利基金會(下稱○○基金會)九十一年九月二十六日創社字第九一○○四○號函載對於植物人之照顧部分之人事費用支出,以三班制照顧,平均每位植物人每月之看護費用為六萬五千元,較何○○所主張之每日二千元之費用高,是何○○主張支出上述看護費用,應屬有據。

3.看護墊、抽痰管及衛生紙等日常必需品之支出:

其主張自八十六年四月起至九十一年八月止,每月以九千三百六十三元計算,共五十九萬九千二百三十二元;而依○○基金會前函所示,植物人日常生活必需用品及其費用,每月約為一萬八千九百八十八元(含胃管、氣切管、紙尿褲、看護墊、三m紙膠、普通棉棒、口腔棉棒、Y紗、優碘、衛生紙、安素食品、抽痰管等),何○○以每月九千三百六十三元計算,顯未過高,應屬有據。J自八十七年六月八日轉至○○醫院接受治療,○○醫院應負擔如附表三所示之醫療照顧部分,尚屬合理,○○醫院以應由其他設有植物人收容照護之機構負責照顧,尚無可採。

(四)精神慰撫金:查何○○係三十七年十月十四日出生,取得國立台灣大學獸醫學研究所博士學位,任職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有學歷證明及任職證明可按。於本件醫療事故發生時,年僅四十八歲,學識及人生閱歷趨於成熟穩定,正可將所學貢獻社會,卻遭逢此一變故,不僅無法貢獻社會,原本美滿之家庭生活亦頓成泡影,並累及家人,所受之損害至深且鉅。參酌傅○○為醫師,每月收入約二十萬元,○○醫院為市立醫院,經費來源不致匱乏等一切情狀後,其請求賠償之精神慰撫金以四百萬元為適當。至於何○○受領中央信託局公務人員保險處業給予之全殘給付八十三萬七千元,係基於公教人員保險法第十三條規定,核屬公法性質之給付,○○醫院不得主張於賠償金額中扣除。其次,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該父、母、子、女或配偶得依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三項準用第一項規定,請求賠償非財產上之損害。民法債編施行法第九條並規定修正之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之規定,於民法債編修正施行前,不法侵害他人其他人格法益或基於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亦適用之。查何○○因本件醫療事故而成為植物人,並宣告為禁治產人,賴○○為其配偶,與何○○間之關係至為親密,此種親密關係所生之身分法益被侵害時,其在精神上自必感受莫大之痛苦,不可言喻,賴○○自得依上開規定,請求賠償慰撫金。爰審酌賴○○因何○○成為植物人,須予照顧,原本美滿之家庭生活亦成泡影,所受精神上之痛苦至鉅,其每月收入約十萬元,及上述傅○○○○醫院之收入及財產狀況等情狀,其請求之慰撫金以一百六十萬元為適當。

 

 

.未能診斷畸形兒妨礙婦女生育自主權的民事賠償---扶養畸形兒的費用

九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一○五七號判決:

朱秀蘭在誤認胎兒係正常之情況下,未施行人工流產手術,朱秀蘭因而產下患有唐氏症、無肛症、動脈導管閉鎖不全,為多重重度障礙之男嬰張敬華,須負擔龐大之醫療費用、特殊教育費用、人力照顧費用、生活費用,受有財產及非財產上之損害。新光醫院之羊水分析處理流程既有重大瑕疵,顯已違反善良管理人應盡之注意義務,自應負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而黃建榮、黃詩嘉之行為妨害朱秀蘭之「墮胎自由權」及「生育決定權」,二人屬共同侵權行為,新光醫院為該二人之僱用人,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三人亦應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等情。

    上訴人新光醫院、黃建榮、黃詩嘉則以:…再者,依我國現行法律規定,懷胎婦女墮胎係侵害胎兒生命之行為而認為不法,並非婦女有傷害自己身體與健康之自我決定權,墮胎行為非屬婦女之自由權,至優生保健法之規定僅阻s其違法性而已。對造上訴人朱秀蘭認為新光醫院及黃建榮、黃詩嘉侵害其「墮胎自由權」、「生育決定權」,尚屬無據等語,資為抗辯。

次按刑法墮胎罪所保護之客體固為在婦女體內成長之胎兒,該婦女依優生保

健法第九條所得施行之人工流產,僅屬於刑法墮胎罪之阻卻違法事由。但民法上侵權行為之被害客體為權利或利益,只要係權利或利益,即得為侵權行為之被害客體,此與刑法墮胎罪之保護客體為何,及其違法阻s事由是否存在,實屬二事。婦女已妊娠,於具備優生保健法第十一條第二項所定:「懷孕婦女施行產前檢查,醫師如發現有胎兒不正常者,應將實情告知本人或其配偶;認為有施行人工流產之必要時,應勸其施行人工流產。」之「醫師發現有胎兒不正常」要件時,法律即課醫師以「應將實情告知懷孕婦女本人或其配偶,認為有施行人工流產之必要時,應勸其施行人工流產」之義務,於此情形,就另一方面而言,應是給予婦女選擇之權利(自由),即婦女對其體內未成獨立生命,又患有法規所賦予婦女得中止妊娠之先天性疾病之不健康胎兒,有選擇除去之權利,倘因醫院及相關人員之疏忽,未發現已符合此一情況之事實,並及時告知懷胎婦女,使其依優生保健法第九條第一項,自願施行人工流產,致婦女繼續妊娠,最後生下不正常嬰兒,自屬侵害婦女對本身得決定施行人工流產之權利。

朱秀蘭請求新光醫院、黃建榮、黃詩嘉賠償醫療費用、人力照顧費用、特殊教育費用,係因新光醫院等人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致損害朱秀蘭自由選擇之權利,產下非其所預期而患有唐氏症等多重重度障礙之男嬰張敬華,使其現在及將來必須支出之費用損害,朱秀蘭請求賠償者,顯屬一種積極損害,而非消極損害。查「『唐氏症』如果在早期不因先天性疾病死亡,其壽命可存活五十至六十歲,比正常人約略少十至二十歲……」,有三軍總醫院八十七年四月十七日(八七)善利字第○四○九三號函可稽(重上字卷第二一三頁)。且唐氏症患者一生皆需受照顧,尤其四十歲之後,必定出現老人痴呆症,僱用家庭監護工所需之支出亦屬必要費用,且患重度唐氏症者,除需受特殊教育外,其生活起居仍需專人照顧,並無自我照顧之能力,亦據證人蔡阿鶴及宗景宜證述在卷(重上字卷第一七四、一七五、一九二、一九三頁)。至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八十七年北教五字第八七二七三五八八00號函所稱:「患有唐氏症之孩童.就學係依特殊教育法第十三條規定以滿足學生學習需要及最少限制環境原則下予以安置;修業年限、收費標準係按義務教育年限及一般收費標準辦理」云云(重上字卷第二九四頁),即與唐氏症兒之實際學習狀況有異,一般學校之特殊教育班,恐非本件多重重度殘障之唐氏症兒張敬華所得適用,朱秀蘭主張張敬華應送至特殊教養機構接受特殊教育,並非無據。張敬華因先天性疾病,一生皆需受人照顧,尤無自行謀生能

力,故其縱使達成年之年齡,一生之醫療費用、人力照顧費用、特殊教育費用,均須由朱秀蘭負擔,造成朱秀蘭財產損害,是其請求給付醫療費用、人力照顧費用、特殊教育費用,尚非無據。本件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受害人係朱秀蘭而非張敬華,自應以朱秀蘭有生之年,所受之損害,為其請求之基礎。

 

.小兒科病人的平均餘命(簡易生命表)

依內政部編算生命表統計,九十五年台灣兩性零歲平均餘命為七十七.九歲,比前年增加○.四八歲;而女性平均餘命為八十一.四一歲,男性為七十四.八六歲。

(一).95年簡上字第155號(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損害賠償(傷害罪):

此傷害事件之發生,對僅為稚齡孩童之而言,其幼小心靈受有傷害乃屬必然,惟其精神上傷害尚未達相類精神疾病之焦慮反應而需後續在精神科追蹤治療之程度。按孩童或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常因不當肢體動作或因不善表達、互動不良而發生小衝突或肢體碰撞,在所難免。次按身體權及健   康權受侵害,得依法請求財產上及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均係以給付金錢方式填補賠償,並不包含書立保證書之賠償方式。

 

(二).九十二年度台上字第一○五七號:

查「『唐氏症』如果在早期不因先天性疾病死亡,其壽命可存活五十至六十歲,比正常人約略少十至二十歲……」,有三軍總醫院八十七年四月十七日(八七)善利字第○四○九三號函可稽(重上字卷第二一三頁)。且唐氏症患者一生皆需受照顧,尤其四十歲之後,必定出現老人痴呆症,僱用家庭監護工所需之支出亦屬必要費用,且患重度唐氏症者,除需受特殊教育外,其生活起居仍需專人照顧,並無自我照顧之能力,亦據證人蔡阿鶴及宗景宜證述在卷(重上字卷第一七四、一七五、一九二、一九三頁)。至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八十七年北教五字第八七二七三五八八○○號函所稱:「患有唐氏症之孩童.就學係依特殊教育法第十三條規定以滿足學生學習需要及最少限制環境原則下予以安置;修業年限、收費標準係按義務教育年限及一般收費標準辦理」云云(重上字卷第二九四頁),即與唐氏症兒之實際學習狀況有異,一般學校之特殊教育班,恐非本件多重重度殘障之唐氏症兒張敬華所得適用,朱秀蘭主張張敬華應送至特殊教養機構接受特殊教育,並非無據。張敬華因先天性疾病,一生皆需受人照顧,尤無自行謀生能力,故其縱使達成年之年齡,一生之醫療費用、人力照顧費用、特殊教育費用,均須由朱秀蘭負擔,造成朱秀蘭財產損害,是其請求給付醫療費用、人力照顧費用、特殊教育費用,尚非無據。本件債務不履行及侵權行為之受害人係朱秀蘭而非張敬華,自應以朱秀蘭有生之年,所受之損害,為其請求之基礎。朱秀蘭於四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出生,依八十八年公布之台北市女性生命簡易表所示(更(一)字卷第五八至五九頁),其生存期為八十一•五五歲,即應算至一百二十二年九月二十日。朱秀蘭自八十四年三月一日至八十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合計支出醫療費用六萬五千五百四十元(一審卷證十三、四九、外放證十一、上證十五),除以四十一個月,每月為一千五百八十一元。故自八十七年八月一日起至一百二十二年九月二十日止,共三五點一年,其醫療費用共六十六萬五千九百一十七元,扣除中間利息後為三十九萬零六百三十七元。朱秀蘭關於醫療費用之請求,在三十九萬零六百三十七元範圍內為正當,逾此範圍之請求,即非正當。

 

 

 

參 醫療糾紛民事賠償的現實問題

 

.杯水車薪賠償夠不夠?

-經濟來源者(主計者)與居家管理者之死亡,處境不同,主計者死亡賠償金一千萬怎夠?夫以妻貴? 妻以夫賤?

所以當主計者,一家之主死亡時,理應用保險學估計「被保險人的經濟價值」的方式來計算賠償額,才可能會有較合理公平的安排。保險學上一般採一「人類生命價值法.Human Life Value Approach 」,即人類生命價值=對家庭經濟貢獻的現值 –(減)消費的現值或二「家庭需求法Needs Approach」,即主計者若身故時,該家庭為維持基本的生活水準所需的各項費用總和計算:包括(1).善後費用Clean-Up Fund:含最後的醫療費用、喪葬費用 、遺產稅及清償貸款等。(2).家庭重新調整生活水準期(5~7年)的生活費用。(3).子女的教育費用。(4).配偶的退休費用。(5).急用金。後者二的「家庭需求法」顯然比較實際好用。

 

.植物人的壽命多長?

植物人照護費用與死亡賠償金額有天壤之別,關鍵時刻醫師救或不救?植物人平均壽命較短。領了錢就把植物人送終,應考慮「支付定期金」的可行性,活得愈久,領得愈多。

.腦性麻痺兒的命運--支付定期金,

分期給付的必要性,定為支付定期金,但須命加害人提出擔保。

94年台上字第2128號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前項損害賠償,法院得因當事人之聲請,定為支付定期金,但須命加害人提出擔保。又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此觀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項前段規定自明。既謂法院得因當事人之聲請,定為支付定期金,可見關於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之損害,係以金錢一次賠償為原則;而就被害人非財產上之損害,亦明定賠償相當之金額。是民法就身體健康之侵害,係明定應為金錢賠償,此即同法第二百十三條第一項所謂之「法律另有規定」回復原狀以外之損害賠償方法。

 

 

肆 討論    

 

一.   衛生法庭health court與行政補償administeactive compensation

衛生法院(醫事專庭),不僅能夠提供受害患者更一致的財務補償,而且還可以幫助防止未來的醫療錯誤,和提升建立一個更加可靠且病人和醫生都可以信任的醫療正義系統。才能增加病人就醫安全的機會[3]

Administrative Compensation  行政賠償

在人身傷害訴訟和責任保險費用大幅上升時期常激發改革侵權行為系統的呼聲,醫療糾紛當然也不例外,一項基本改革的提議是把人身傷害的爭論從侵權行為安置到替代性的行政補償。在醫療傷害領域,一項具體化的提議就是新近的成立專門的行政健康法庭的構想。儘管相當可觀的所有者和政策決者感興趣,行政補償的提議也要努力在政治上能廣泛被接受。本文考慮到行政補償提議的歷史經驗,並著重在職災, 車禍傷害, 和疫苗受害等方面的討論,結論是經由檢視找出有利或阻礙衛生法庭成立的各種狀況[4]

馬薩諸塞州參議員 羅伯特奧里瑞提醒聽眾說,醫療改革不是完全在有關補償上的問題:「而是有關醫療保健的品質,才是最大的公共價值。 」[5]

 

二.   檢討衛生署布有關「無論過失醫療救濟補償辦法」的立法綱要

 

 衛生署醫事處處長石崇良:目前醫療糾紛調解或訴訟案件,因須故意或過失才能成立,即使病患明確受到醫療損害仍求償無門,政府有必要自體系上改善,實施「無論過失補償制度」,不追究醫師個人責任,而給予受害者適度的及時補償。無論過失醫療救濟辦法的立法目的,基於醫療的不確定性及公平正義的原則,使得受害人得以迅速獲得合理的補償,扭轉尋找代罪羔羊的思維,確實檢討真因,尋求改善,提升醫療品質與安全。
 補償項目包含生育及手術、麻醉過程,因醫療儀器、設備的瑕疵或於移動病人時所造成的意外重大傷害,由專業第三人仲裁調查,依傷害程度設定上限補償,部分採保險精神。但排除人體試驗、未加入健保者或無必要的手術或麻醉行為、獲得其他補償或救濟者。政府將設置醫療傷害救濟基金會,基金來源主要來自全民健保,政府每年編列預算補助半額,受理期限自知有損害發生時起一年內,及自該就醫行為發生時起七年內,審議委員會應於受理三個月內完成審定,給予死亡給付、殘障給付、嚴重疾病給付。

檢討:最近衛生署的「無論過失醫療救濟補償辦法」,採「無論過失責任」(即無關過失責任no fault liability,即regardless of fault),也就是說無關過失,不論對錯,只要有醫療傷害事故發生,即由補償基金付出一筆行政補償金給醫療受害人,作為基本保障。其出發原是要仿傚藥害救濟基金,但立法基礎完全與藥害救濟基金背道而馳,而誤採汽車強制責任保險的無關過失責任的立法途徑。

    蓋汽車強制責任保險採「無關過失責任no fault liability,即regardless of fault,限額事故補償,但醫師執行醫療行為與駕駛人駕駛汽車駕駛大不相同,病人是生病才看醫師,醫療行為不確定性高,且若無照駕駛也補償,密醫的醫療行為補不補償?壽終正寢或自然病程的不可避免性的無法律責任部份,若也照常求償,補償基金的財務馬上破產。

而仿傚藥害救濟的特點是因為藥害救濟基金是

1. 採「非醫療過失」 liability without fault的基金的責任基礎,必須是指醫療不幸與醫療意外這兩種醫療傷害才能予以救濟,政府不能做只要發生醫療傷害事故發就發補償金的散財童子,而若是出自醫師本身的醫療疏失所造成的醫療傷害,仍必須由醫師自行負責損害賠償,與國家行政救濟制度無關

2.定額給付,既是針對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為非過失責任,當然沒有代位求償的問題3.限為配合國家政策的醫療行為才救濟,推而廣之,只有如防疫政策,人口政策或醫療政策者才能予以國家救濟

4.財務完全由國家負擔或招募基金,醫師都不必出錢,蓋救濟即為社會福利國家社會救助的一環,殘障福利應自出生開始就由國家一手承擔才對。

 

 

伍 結論---終局醫療糾紛的多元化途徑

 

終局醫療糾紛的多元化途徑

 

進度

一如何面對醫療

糾紛

二如何解決醫療

糾紛

三如何避免醫療

糾紛

訴求重點

風險管理—危機處理

醫師責任保險---責任負擔

提高醫療品質---減少病人傷害

進行步驟

1.危機小組法律諮詢

2.調解、和解、仲裁

3.醫療訴訟

1.責任保險:醫師專業責任保險

2.緩起訴、認罪協商、緩刑

3.去刑化,除罪化

1.事故補償:醫事人員強制責任保險

2.風險救濟:醫療救濟基金

3.錯誤通報系統

4.病人安全制度

求償方式

ADR與訴訟

司法賠償

行政補償Administractive compensation

主管機關

一般法院/JURY

醫事專庭+專家証人

衛生法院Health Court

責任基礎

絕對責任

Tort system侵權行為

過失責任

Tort reform

無關過失責任

非過失責任

補償方法

損害賠償

affordability

損害賠償 +慰問金

insurability可保性

事故補償,風險救濟

avoidability可避免性

目標

化解醫病緊張

滿足病家財務安全

保障病人生命安全

(2009/5/23製表)

 

 

陸 自由討論 

 

 



[1] 江朝國 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P248 智勝文化 19998 月初版

[2]汽機車責任險理賠實務

[3] Health Courts & Administrative Compensation: Opportunities for Safety Enhancement

Health Courts:Health courts would not only provide more consistent financial compensation to injured patients, but could also help to prevent future medical errors and promote a more reliable system of medical justice—one that both patients and doctors can trust.

 

[4] Barringer PJ, Studdert DM, Kachalia AB, Mello MM JOURNAL OF HEALTH POLITICS POLICY AND LAW    Volume: 33    Issue: 4    Pages: 725-760    Published: AUG 2008   Time

[5] Healthcare Reform:Robert O’Leary of the Massachusetts State Senate reminded the audience that healthcare reform is not wholly about compensation: “It’s about the quality of healthcare, which is of the greatest public value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