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忍欺負老實病人?

 

病人年輕清秀溫文儒雅,最可貴的是古意到不行;老實到令人不忍欺負她,每次鴨嘴大夫看診看到她,血壓即急速下降,得以解除武裝,好整以暇與她閒話家常,得以延年益壽。話說上文曾提過她才自然分娩過一個小孩,堅持體恤老公辛苦,曾一再要求鴨嘴大夫替她作陰道整型手術,以取悅老公,可是鴨嘴大夫怎麼檢查,陰道口寬度也才2指半,離標準值2指寬不遠,差強人意,怎樣也找不出需要作陰道緊縮手術的適應症及藉口,所以只建議她再生過一個小孩再整型不遲,現階段只要作凱格爾運動,鍛鍊「恥骨尾骨肌」收放自如,隨心所欲足矣。但病人護夫心切,過了幾個星期又跑來向鴨嘴大夫報告,她明天要去找整型外科醫師作整型手術了,鴨嘴大夫不死心,還好意勸阻說,整型醫師包山包海,博大精深,但對婦產科領域的陰道整型涉獵較不深,充其量只是作作會陰整型(小整型),讓外表看來賞心悅目,美美的而已,對控制陰道緊縮度的恥骨尾骨肌通常都不敢、不會、也不願自討苦吃深入著墨,手術結果只是外緊內鬆,繡花枕頭而已,病人還不斷點頭稱是,好像聽進去了,但過了三天,即手術後第一天又來找鴨嘴大夫換藥,理由是因為她早先已經繳了保証金二萬,不做不行,..。鴨嘴大夫檢視傷口,固然漂亮不言,但果然不幸言中,做的正是婦產科醫師眼中的小整型(會陰整型)而已,不但只需要局部麻醉,又不要住院,更不要放導尿管,那像婦產科正統的大整型(陰道整型),不但要請麻醉師全身麻醉,又要住院1~2天,因為傷口會緊到連小便都解不出來(蓋恥骨尾骨肌形成尿道口,陰道口及肛門口的括約肌,控制此三個出口的鬆緊收放),還要放導尿管,接受膀胱訓練OK了才能出院,而且包準一週內病人會痛到坐立不安(因為恥骨尾骨肌為坐骨肌的一部份),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那像小整型的病人,術後神色自若,行動自如,但好在大整型手術一個月後,不但可以恢復正常夫妻生活,而且彷如處女,不在話下。

病人因為與鴨嘴大夫醫病關係良好,所以到頭來還是回頭找鴨嘴大夫善後處理傷口,鴨嘴大夫即預言她的入口處略嫌太小,以後夫妻同房時一定會裂傷。果然一個月後開始驗收成果時,第二天病人一大早就面無人色裂傷回診,治療一週,裂傷處長出肉芽組織後,鴨嘴大夫再度鼓勵病人驗收,果然已再次癒合的傷口上又再裂出一個小洞,鴨嘴大夫還再三安慰病人要忍耐,因為這是正常程序,必須等到過緊的「陰唇後聯合處」傷口(做愛時直接磨擦最大的六點鐘位置)裂到正常可容老公自由出入的大小時,才會停止再度裂傷。歷經三個月後終於有一天,病人興高采烈地告訴鴨嘴大夫不再痛,也沒有再裂傷了,最意外的是從頭到尾病人竟然沒有過一句怨言或嗆聲,此時迴首一看,陰道口不是又恢復原狀了嗎?鴨嘴大夫不禁啞然失笑,想起民法契約不履行的損害賠償,一是恢復原狀(民法第  213    條第一項:負損害賠償責任者,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回復他方損害發生前之原狀。),除非不能回復原狀或回復顯有重大困難者,應以金錢賠償其損害(民法第  215    條)。既然恢復原狀了,是否就沒有損害賠償的問題了呢?

最可貴的是,古意的病人從頭到尾都沒有埋怨過一次該整型科醫師, 鴨嘴大夫也很有修養,從頭到尾都沒有問一下整型科醫師的大名,因為鴨嘴大夫聲名在外,身為專門免費替醫師解決醫療糾紛的醫師法律人,若該醫師被告,鴨嘴大夫豈不是又要自找麻煩,窮忙一場為醫師辯護?唯一要微言的是衛生署有規定病人住院或手術時,醫師都不可預收訂金,該醫師一下子就收兩萬訂金,太狠了一點。至於收費標準,主隨客便,不予置評,惟依鴨嘴大夫的財務觀念,還停留在師大牛肉麵小碗的一碗4塊半(中碗5塊,大碗5塊半)的時代,從此就君子遠市場,沒有買過東西了,所以有點迷惑,蓋以前鴨嘴大夫的小整型手術費用一向收不到該整型科醫師的五分之一,比訂金還要少很多,甚至連大整型手術也逹不到該整型科醫師的小整型收費標準,加上鴨嘴大夫又愛作不作,十分挑剔,難怪不得不安貧樂道。鴨嘴大夫恩師陳庵君大夫常言:陰道整型也有名牌標籤,譬如說病人會很驕傲的祕示閏房好友:「人家我的陰道整型是陳教授做的呢!」,多麼了不起,是名牌醫師做的喔!看來鴨嘴大夫頂著高博土(本土的博士簡稱)的頭銜,一承師道,儘學恩師武功,今後陰道大整型手術也要調整價碼了。

titles.gif (2030 bytes)
www.drkao.com
本站純為服務性質
本頁資料只供參考